【逆權運動】親述8.11喬裝警暴行 銅鑼灣逃脫者:特登打我哋 製造黑衫內訌畫面

更新時間 (HKT): 2019.08.14 00:30

8.11晚上10時,約10名喬裝示威者的警察忽然衝出銅鑼灣軒尼斯道,制服及拘捕多名示威者,防暴警察後至。僥倖逃脫的示威者W一度遭制服,直至對方掏出警棍,才知是警察。警方僅承認警員會喬裝不同角色,不做犯法行為,示威者W回應:「(就算)唔認大家都有眼睇。」他並質疑或曾有警員作暴力行為。

記者:鄭祉愉

當日示威者W一直留守維園附近,恐遇紅衫福建幫,便打算沿途保護遊行隊伍,後來走向銅鑼灣。

直至晚上10時,大部份示威者已經散去或快閃,留守人數約50、60人,他與10多名示威者坐在軒尼詩道電車站,正在聊天,「換咗衫,冇口罩,冇裝備」,已打算離開,氣氛平靜。正值人數零散,W背向行人路坐,形容「毫無預警」之下,約10個原本站在希慎廣場行人路的黑衣人衝過來。W反應不及,便遭從後制服,「當時嗰刻,我以為係黑社會,冇諗過係便衣」,亦怕黑社會用刀捅他,完全不敢動。

對方與示威者一樣戴豬嘴、Decathlon面罩或「韓仔口罩」,W一度困惑。直到兩人由腰間拎出警棍揮舞,他才意識到是警察,但「冇表露(身份),冇委任證。」對方一言不發,W只問了一句「做咩事而家」,一人便不斷以警棍毆傷其手腳,約10下。W全程臉朝下,聽到其他人叫「做乜嘢撳住我哋。」企圖抬起頭時,箍頸的另一人則隔着眼鏡,「一個重搥打落嚟。」

他捲起衣袖褲腳,指身上四處瘀痕及傷痕,左大腿瘀痕長三寸,均由警棍所傷,右手亦遭扭傷。W的左眼瘀痕呈紫色,高高腫起,「如果眼鏡爆咗,我隻眼應該盲咗。」翻查片段,多名示威者頭破血流,有一名更沒了門牙,他質疑警員有意洩憤。

整個制服過程歷時約半分鐘。「本身諗住一定畀人拉,一個(警察)突然行開,一個無喇喇鬆手,我即刻走,但一個追住我。」他估計或有其他示威者分散注意力,他足足跑了一條街,才逃離現場,後來被義載司機接走。被制服後,不到兩分鐘,防暴警察便從波斯富街衝出,他憤指 :「夾好晒。」

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又強調「卧底」不會挑起事端。W指警方絕對有意挑起事端,刻意裝束與示威者一致,「着第二件衫一定認到」,「卧底」又一言不發,沒有展示委任證,「又特登打我哋,(警方)好似想製造黑衫打交、內訌(啲場景),令其他人幫唔到手」,其他示威者亦一度混淆,過了半分鐘,才醒覺是便衣警員打人。對警方指當時示威者拒捕,才使用武力,W則反駁,指根本沒反抗,一來警察就打,「根本冇拒捕,由頭到尾我哋都唔知係警察,我哋點樣拒捕?」

周一記者會中,警方沒有明確表示「卧底」是否包括示威者。W反指,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曾提過做法「如同派臥底入黑社會」,指警方說詞早已失去公信力,「唔認大家都有眼睇。」他稱呼8.11為「恐怖事件」,痛斥警方手法「卑鄙下流無恥賤格」,又指「連打仗都唔會咁樣扮敵人。」

警方聲稱卧底不會主動犯法或煽動他人犯法。有傳媒片段拍得當時「卧底」警員拾起屬示威者的網球拍,W認為,或曾有警員喬裝示威者作出暴力行為,「帶動人哋去做暴力行為,會影響大家情緒。」上周末前線在現場決定快閃方向時,曾多次分歧,又出現多個討論小組,他不排除卧底有可能煽動現場氣氛,或干預當日快閃行動,分散人數。他指,當警方和示威者一樣戴面罩,「唔可以否認有冇做過,亦都確認唔到。」

W指,警察明顯意圖從內部分化示威者,原先前線溝通已混亂,但現時信任基礎更如履薄冰,他怕無法再互信,「佢哋(警方)就係想咁。」「我哋出嚟,最多俾你打,邊個自己友都分唔到,先係最驚。」有何解決之道?「就係全香港人企出嚟,人多就唔使驚。」W本因抗爭人數越來越少,失去希望,但8.11警暴又再激起民怨,或成轉機。

屈指一算,短短半個月間,W三次差點被捕,今次僥倖逃生,是幸運之神眷顧。訪問前,W發來訊息指情況危險,擔心樣貌被認得,又哀嘆:「我懷疑我俾佢哋(警方)target咗。」臨別前他留下一句:「下次你都唔知訪唔訪問到我。」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