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高年生「小圈子」欺凌 女宿生決退宿割席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2 00:01
X小姐表示,她原以為終有一天會獲偉倫堂宿生接納,故一直默默忍受欺凌,但換來一次又一次的無理對待。易仰民攝

去年入住港大偉倫堂的X小姐(化名)除被迫拍攝裸露鏡頭,亦曾被其他宿生體罰、批鬥及集體杯葛,「話我係最唔受歡迎嘅Freshman」。她親睹有新生熟睡時突然遭人「兜頭淋」凍水,慨嘆舍堂文化令新生身心飽受折磨。

X小姐表示,自去年9月入住偉倫堂,就時常被「大仙」命令完成一些無理「任務」。新生入宿首月,下課以後還要在所屬樓層的「樓O」(各樓層自行舉辦或協辦的迎新營)遭受疲勞轟炸。例如在一個名為「Bevy Adventure」的活動,大仙要求新生在沒有水、錢包的情況下,兩小時內從校園跑上山頂凌霄閣自拍,再按大仙指令青蛙跳、表演唱歌等;又要求新生在20秒內飲光一罐可樂,否則須倒在頭上作懲罰。

除了在「偉倫節」短片中半裸出鏡,X多次通宵參與拍攝工作,「試過企完Info Day Booth後直落喺學校拍片,由夜晚7點拍到10點,然後去蘭桂芳繼續拍到2點,但第二朝凌晨5點要去到鴨脷洲繼續拍。」X又稱,有大仙趁一名女宿生深夜熟睡之際,在鏡頭前向她「兜頭淋」凍水,事後卻指責被淋的同學毫無反應,未能達到拍攝的預期效果。X表示,被淋的同學重看那段短片時,曾向她表示「我戥自己心痛。」

拍攝工作完成後,X須借出電腦協助剪片,卻因電腦速度慢又被大仙喝罵。更令她難受的是,有大仙把隔鄰空床的「床位空置告示」,貼在她書桌前。X解釋,此舉等同「我哋無當過你住喺呢一層。」她事後在偉倫節檢討會上提出此事,直至有其他宿生幫忙指證,涉事大仙才承認是他所為,但未有道歉。X卻在會上被批鬥近2小時,其間有人說「你係唔合格嘅Freshman」、「你係最唔受歡迎嘅Freshman」等。

直至今年4月的一場小風波,終令X決定與同層宿生「割席」。當時公共雪櫃一瓶寫有她名字的煉奶被人打翻弄污雪櫃。有宿生點名要求她清理,X指煉奶並非她打翻,堅拒不從,因此被踢出該樓層的WhatsApp群組,寫有其名字的門牌更被撕去。她坦言,此事雖看似微不足道,但她感到不被這「小圈子」所接納,最終決定退宿。

記者 羅智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