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論壇】嚴懲酷刑凌虐長者的警員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林卓廷)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2 00:00
兩名警員被揭發對被捕人士施以酷刑。
(資料圖片)

8月18日有170萬香港市民上街要求林鄭政府正式撤回送中草案及調查警察濫用武力。在全港抵抗當權者打壓之際,本人於6月底接到涉及警察向一名被捕長者施暴的投訴個案,本文旨在向台灣朋友講述事件的來龍去脈及反映的社會問題。

事件隨着本人及被虐事主的兩名兒子於20日召開記者會而正式曝光,全港譁然震怒。62歲事主鍾先生於6月25日晚上醉酒與人爭執,其後被指襲擊警察遭逮捕,並送往北區醫院急症室。

鍾伯伯被送往急症室的「紊亂病人休息室」後,遭兩名軍裝警員連環使用私刑虐打,猶如「十大酷刑」,包括拳打下體、掌摑面部、以尿液沾濕衣物掩蓋口鼻、大力按壓眼睛、拗傷手指及手腕、電筒近距離照射眼睛、警棍拍打下體,甚至被警棍戳下體及肛門,警員更出言恐嚇其家人安全,過程歷時近20分鐘,情節極之嚴重。

6月26日凌晨,當時鍾伯伯因醉酒手腳被綁於病床,被醫護推送入「紊亂病人休息室」,而兩名軍裝警員及一名便衣警員跟隨。據鍾伯伯兒子透露,其間爸爸曾咒罵警員為「死黑警」。鍾伯伯在病房期間,警員曾一邊揮拳打向伯伯腹部,一邊恐嚇他:「黑警就是這樣辦事的」,另一名警員則拔伯伯腳毛及手捏下體,讓同僚兩度揮拳重擊伯伯下體,並用毛毯掩蓋其口鼻。

鍾伯伯不甘受辱,以頭撞向床架企圖自殺,但被警員制止。警員亦威嚇伯伯「我弄你老婆,弄你家人」,並讀出伯伯妻兒姓名,其後警員還強行脫下其褲,並用警棍戳下體及肛門。

本人6月27日接到鍾伯伯兒子對警員的投訴後,認為事態非常嚴重,在得到鍾伯伯授權下,馬上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向醫管局索取事發時的監控錄影片段,而醫院終在8月12日向本人提供有關片段。

事實上,鍾伯伯兒子早在6月底已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警員虐打事主,可是當時作出投訴,雖已表明醫院內有監控電視,期望警方取得錄影片段調查,但是相關職員仍態度敷衍,亦無詳細記錄投訴內容。本人認為警方後來聲稱不知病房有監控電視為由,不嘗試向相關醫院蒐證,是無意認真調查,想放過相關警員。所幸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最後取得虐打鍾伯伯的錄影片段,並將其公諸於世,促使警方20日拘捕了涉案的三名警員。

這次事件反映現今投訴警察課是「警察自己人查自己人」,處理投訴不但馬虎了事、包庇同袍,而且絕大部分個案都無法成功投訴,例如投訴人無法辨認涉案警員身份,投訴警察課便會拒絕受理;又例如若沒有相關片段,就無法證明有關投訴屬實。警員濫用武力及權力的行為情況越趨嚴重,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必須改革,投訴警察課須獨立於警隊,監警會成員則必須由社會具公信力人士出任,而非現時普遍由親政府建制派人士出任,令監警會不能持平監管有關警隊的投訴。

反送中運動展開以來,媒體不時報道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制伏示威者,亦不時有被捕人士投訴被警員毆打,單是在8月11日的抗爭活動中,警方就證實拘捕的54人中有31人需求醫,其中6名傷者有骨折情況。任何人合理的會擔心,警務人員向被捕人士施虐絕非單一事件,一名醉酒伯伯尚且受到警察施以如此酷刑,而警察針對年輕被捕示威者的暴力更不敢想像。

在現今緊張社會氣氛下,本人衷心希望警隊管理層關注執勤人員的精神狀態和心理健康,防止濫權施虐惡行再現。前線警員如果繼續當市民是情緒發洩工具,違反紀律部隊應有的綱紀及操守,必然會進一步令警隊形象於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間蒙羞!

(台灣《蘋果日報》蘋論陣線供稿)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