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醫管局警告醫護若無警員同意 聯絡被捕者家屬或有刑事責任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3 13:39
(蘋果日報)

有警員被指於北區醫院涉濫權,妨礙醫護人員工作,企圖剝奪受傷示威者獲得合適治療,包括要求醫生每日只能診治傷者一次,甚至要求進入示威者的手術室內,但遭醫護人員拒絕,之後警察指要記錄醫護人員的名字及身份證號碼。醫院管理局昨日向醫護人員發出「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的錦囊,當中提醒若被拘留的病人希望醫護人員代其致電家人,醫護人員應審慎處理,並提到:「醫護人員若未得警察同意下致電家人,有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醫護組織「杏林覺醒」成員、屯門醫院心臟專科醫生黃任匡表示,醫護人員經常因索取病歷等原因與病人家屬聯絡,故不少醫護人員對此感擔憂。他又形容,錦囊內容「唔清唔楚」,促醫管局應詳細解釋內容,釋除疑慮。

據「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錦囊的內容列明4條問題,包括被拘留人士的人身自由會否受影響、治療時醫護人員能否要求警員遠離病人、病人可否要求醫護人員代為致電家人,及警員與醫護人員就處理被拘留病人時有分歧時的處理手法。錦囊內提及,警察有權限制被拘留人士的對外通訊,醫護人員若未得警察同意下致電家人,有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提醒醫護人員要審慎處理。但錦囊又提到醫護人員亦有責任為病人提供適切治療,若有臨床需要聯絡家人,如獲取藥物敏感史,或商討治療計劃等,醫護人員應需先向警方提出要求。至於緊急救援情況下,例如須獲取緊急手術同意書,醫護人員可即時聯絡家人,並作出相關記錄,如通話內容,致電原因,不致電的後果。若醫護人員與被警察就處理被拘留病人持不同意見時,應向部門主管求助,部門主管可透過醫管局與警方的「兩層溝通平台」,向警方反映。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醫管局的指引是謹慎的做法,也是值得醫護人員參考。李指出,被拘留人士對外通訊,是警方的監視範圍;醫護人員是否致電被拘留病人的家屬,主要涉及風險問題,警方擔心有人通風報訊。以一名銀行劫匪,被槍傷後送院為例,若醫護人員幫劫匪打電話,可能會被懷疑是通風報訊,協助處理證據或贓物。

李安然指,醫護人員致電被拘留病人家屬的目的,如涉及緊急醫療用途,最理想做法是警方立即在現場批准醫護人員打電話,雙方能作出協調。若警方沒清晰答案,或警方不在現場,而醫護打電話目的只是緊急醫療用途,是沒干犯法律。即使是非緊急情況,醫護人員如只是問家人被拘留病人有否藥物敏感,也應向警方提出要求,雙方作出協調,而非醫護自行打電話,以免瓜田李下,被懷疑是協助被拘留病人通風報訊。

李安然指,若警方拒絕批准醫護致電被拘留病人的家屬,醫護可以請警員在其旁邊,讓警員聽到醫護的對話內容,「醫護人員都講唔到咩令人懷疑」。若警員拒絕,醫護人員應向上級反映,再與該警員的上級聯絡,這是行政上最快的處理方法。醫護打電話時可錄音,當被指控時可保障醫護自己,或像醫管局指紀錄自己通話內容。

黃任匡表示,現時錦囊內容未夠全面,醫管局應主動再補充內容,以減輕醫護人員手擔憂。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雖然警方有權限制被捕者與外界通訊,但亦有責任讓被捕人士及時聯絡律師及一位親屬,以獲取相關協助。至於醫護人員與被捕家屬聯絡是否犯法,需視乎通話內容,如提及「夾口供」等,或會被控阻差辦公等。他續說,如真的出現被捕者請求醫護人員聯絡家人,相信因被捕者向警員多次要求而不果所致的情況,警員或已經違反讓被捕人士擁有聯絡外界的基本權利。

有醫護透露曾有警察於北區醫院內,表示要進入手術室內監視示威者。醫管局於「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錦囊內指出,警察有責任確保被拘留人士,在醫院時有妥善的保安措施,盡可能時刻直接和嚴密監管被拘留病人,同時醫護人員應保護病人個人資料。錦囊中圖片顯示,若被拘留病人要做手術,警察應在手術室或急救室門外等候;當病人需接受診治,可安排設有玻璃窗的房間作診症室,警察則在診症室外看守。

醫院管理局發言人表示,因應前線醫護人員提出,近日面對較多被拘留人士求診的情況,醫院管理局製作小錦囊,協助解答員工在照顧被警方拘留病人期間遇到的常見情況,希望保護醫護人員免於牽涉在法律糾紛,同時確保病人適時得到所需治療。醫管局正檢視及修訂現行有關醫護人員照顧被拘留人士的指引文本,完成後會向員工發布。該局會繼續透過不同方式解答員工有關疑問,亦鼓勵同事在有疑問時向上級尋求協助。

-----------------------------

8.31五周年民陣再集結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