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子涉強姦心儀女同學 自辯稱案發前一周兩人曾於家中地庫房間性交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3 18:15
被告陳明熙。
(資料圖片)

【更新】

家住薄扶林獨立屋、曾就讀國際學校的男生,涉於前年借醉將心儀女同學強姦,案件今續審。被告出庭自辯,聲言案發前一周女事主才主動為他口交,二人並曾性交,至於案發日到底發生何事,他因醉酒和服過藥而完全忘記,對於被女事主指控強姦,他相信自己有做過不對的事,但他不認為有強姦過女事主。

被告陳明熙(19歲),因壓力太大而離開原本學校轉讀私人課程,他今供稱,14歲開始看精神科,直至目前仍需每天服用抗抑鬱藥治療,不過,他在田徑方面有突出表現,曾代表學校參加鐵人賽。

曾在家中地庫房間與事主性交

他供稱,2017年3至4月間透過友人認識同校同級但不同班的事主X,兩人之後常有傾談,並透過facebook等通訊,亦曾數次三人結伴到中環蘭桂坊飲酒,他試過與X共用同一個工具吸食水煙,跳舞時亦手拖手,表現親密。

被告指,X曾提及有男友,但稱已分手。被告不只一次要求X做他女友,但她表示希望維持朋友關係,不想發展太快。直至4月23日,被告與X和友人往蘭桂坊作樂後離開,X隨他搭的士返薄扶林寓所,二人抵家後在床上接吻,X主動脫掉被告褲子,想替他口交,被告怕嘈醒父母,遂帶X到地庫的房中親熱,其間被告欲戴上安全套性交,但X卻堅持不要戴套,最終二人在沒有安全措施下性交。事後兩人睡至早上10時才起床。

事後事主仍有跟被告聯絡

一周後三人又往蘭桂坊,被告稱X對他仍表現非常親密,其間三人均有飲酒,被告記得自己離開時已步履不穩,他們乘的士離開,待友人下車後,他便失去知覺,醒來時已是早上10時,他不記得是否如X所說,當晚由X送他回家。該次之後,X仍有跟他聯絡,他亦得從友人口中得知X入院,他問過X為何入院,但對方只稱病。

後來X多次責難被告,指被告將她強姦,被告稱對當晚發生的事並無記憶,至於與X之間的通訊對話,並非承認強姦,只是覺得自己可能對她做過不對的事。

被告估計事主只想維持情慾關係

控方及後辯問被告,指X之前既已拒絕被告的表白,但卻仍與他性交,問被告,X是否只欲與他維持情慾關係。被告指X之前曾提及,因為之前的戀情令她備受困擾,才拒絕與他倉卒開展另一段關係,故他估計X只想跟他維持情慾關係。

辯方及後傳召被告友人Max出庭,現年17歲的他作供指,3年前認識被告,兩人每周會見面兩至三次。Max前年4月透過被告認識X,有三至四次大夥兒到蘭桂坊夜蒲、飲酒、食水煙和跳舞,他形容被告與X表現親暱,會手拖手,又會互噴水煙入對方口中。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