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街坊遭扑穿頭 工人被屈襲警 CAPO查3年半始認濫權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4 00:20

警方處理「反送中」運動被指濫暴,甚至傷及無辜。住在將軍澳的陳先生8月初遭無編號警員扑穿頭,傷口逾4厘米要縫9針,他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但對調查不抱厚望。記者追蹤過去「有相有片」投訴警員施暴個案,有個案調查1,244日始回覆證實警員濫權,但警方拒透露採取甚麼紀律行動,又稱沒有充足證據證明警員涉及刑事罪行。

記者 潘柏林

「我隻手係滿手血喇!當時我幫爸爸止血。」21歲Anson仍然難忘8月4日晚,父親遭防暴警察用警棍扑穿頭,止血敷料由白轉紅。Anson向警員大叫:「爸爸係食緊薄血丸,如果佢有咩事呢,佢哋全部、香港警隊都要負全責。」其父陳先生今年2月中風,要吃俗稱「薄血丸」的抗凝血藥,副作用是受傷後流血難止。

事隔兩周,陳先生清晰記得扑穿頭感覺,當下頭暈和腳軟,倒地後皮膚涼一涼,才知傷口血流不止。他說,自己只是住附近街坊,當晚與兒子落樓到公園,就見街坊喝罵到場防暴警察。他上前用手機拍攝,突然防暴警察衝前驅散,陳先生轉身離開時頭部中棍。

救護車送陳先生到將軍澳醫院,醫生指傷口不規則和長4至5厘米,為了盡快止血,不注射麻醉藥就要縫針。他形容針線在頭皮穿插,傷口縫了9針,「拮你啲皮膚穿過啦,拉緊佢,你感覺得到嘅。」記者聽得毛骨悚然,陳先生指頭皮不太敏感,不算太痛。

經此一役,陳先生對警察濫權由質疑變肯定,「我而家用咗我頭、流咗我自己血,我就更加好肯定話畀大家知,其實佢肯定係用暴力嘅,係過份武力嘅。」他8月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但舉證有難度,警察沒有編號,頭盔亦遮蔽樣貌,翻查各大傳媒片段都無法辨認施襲警員,「係咪真係可以還我公道呢?坦白咁講,我就信心唔大。」

記者追蹤過去「有相有片」投訴警員施暴個案。油漆工梁偉文2014年在旺角遭警員插眼和屈手,導致左手骨折和眼睛微絲血管爆裂,他更被控告襲警。2015年1月律政司撤回控罪,同月梁偉文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警察濫用職權。

投訴警察課經歷1,244日調查,去年6月25日終回覆「濫用職權」投訴證明屬實;警員在處理人群時態度不恰當,「行為不當」投訴列為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惟警方稱沒有充足證據支持涉及刑事罪行。梁偉文今年8月再收到回覆,涉事高級警員謝勝鑑紀律處分尚未完成,警方拒絕透露是何種紀律處分。

梁偉文指,現時監警機制無法制衡警察濫權,「單案都係2014年發生,而家去到2019年喇!都係未處分到個警察,咁有乜用呢?」他指,近月反送中運動,警員全無編號,被毆打或濫捕市民根本無法追究,「你無一個編號畀我去投訴,咁我究竟可以投訴邊一位警員呢?」

-----------------------------

8.31五周年民陣再集結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