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3幅fb截圖以言入罪 施安娜:幾多人工都唔可以唔畀我講嘢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5 00:05

同事「篤灰」、3幅facebook截圖,就是如此荒謬,施安娜被「以言入罪」,成為兩個多月逆權運動中,首名被解僱的工會領袖。她在港龍航空工作17年,也是港龍空勤人員協會主席,兩個月後年屆40,中年失業,失落難免,但她清楚知道,保得住飯碗,就要犧牲自由,她寧願捱餓,「嗰日我行咗出去,都冇擰番轉頭」。畢竟,豉油撈飯,會吃壞人。

記者 王家文

施安娜前日出席記者會交代被炒經過。清晨回家時,大廈保安員沒如常問她「飛去邊」,改口一句:「施小姐,加油」,心照不宣。入到屋,父親已起床,先擁抱女兒,再輕輕安撫,「你好叻,冇喊」,說完自己忍不住流淚,「咁多年都冇試過,攬住我眼濕濕」。她說,父親對上一次淚流,是她讀大學時母親因腦腫瘤過身,「啱啱見唔到我畢業,好遺憾」。

人走茶涼,記者會後兩小時,國泰航空回應傳媒查詢,只「確認施安娜不再是公司員工」,沒再多補充。施安娜心中有數,「佢係想盡快割席」,正如被解僱當日,公司手起刀落,立即沒收她的員工證,再要她離開國泰城。平復兩日,學懂自嘲,她說,昔日在登機門拒絕遲到的乘客登機,「我𠵱家就係被shut out(趕走)嗰個,喺機門外面」,笑中有淚,「以前我喺機艙入面」。

2002年理工大學畢業後,施安娜投考港龍空姐,情節如港姐報名,陪朋友面試,結果自己入圍。由機艙服務員升至高級艙務長,多次獲乘客讚許,「Mr. Young、柏志京、Ms. Yu……」,每個乘客都珍而重之,嘉許信保留至今;昔日公司的通訊刊物,經常有她的照片和名字,曾被同事懷疑是「公司人」、「臥底」,到了今天,也應該真相大白。

施安娜第一次真正接觸工運是2010年,工會不滿公司加班不斷,剝削員工休息時間,一度談判破裂,幾乎發動罷工。有次在機場遊行集會,她有份發言,控訴內容仍記得清楚,「我冇諗過打一份工會冇時間去廁所、去食飯」。最終資方讓步,增聘人手及改善待遇,那一次,她體會很深,「知道工會好重要,一定要有人去做」。

自2014年起施安娜出任工會理事,兩年後當上主席至今。除每年加薪談判外,在她帶領下,去年工會爭取女性空服員可選擇穿着長褲執勤,今年也促成就延長空服員退休年齡至60歲展開員工投票,並獲通過,當中的支持者不乏「藍絲」同事,「個個話多謝我哋」;但在反送中運動中,就不斷指摘,更揚言退會。

施安娜本打算一直做空姐至退休,也希望能當三屆工會主席,遺憾兩者都未能如願,只因3幅facebook截圖,被公司「以言入罪」解僱。她翻查紀錄,其中一幅截圖的內容,在時限內會刪除,只有20多人看過,包括一名甚少看她發文的「藍絲」同事,其丈夫是駐守機場的警察。她看在眼裏,心中有數。

「點解社會個個要互篤、起底?因為反送中事件引起,搞到所有人要做咁嘅嘢,大家都係suffer(受傷),大家都喺過程中受傷害」。施安娜說,記者會後,收到鋪天蓋地的祝福和鼓勵,有同事、朋友甚至小學同學,很多都受感動,「點解個個睇到喊?因為大家都有共鳴」,彼此都知道,中共清算未完,今日是施安娜,明日便是你我他。

國泰接連炒人,已非單純向中央「交人」保住航權,員工參與合法的示威遊行受限,個人社交媒體也遭監視,漸成極權的幫兇,自由與飯碗,只能二擇其一。施安娜寧棄飯碗,也要自由,「你畀幾多人工我,都唔可以唔畀我講嘢,唔可以唔畀我表達思想和訴求」;被解僱當日,她已經有決定,「嗰日我行咗出去,都冇擰番轉頭」。

-----------------------------

8.31五周年民陣再集結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