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用私人檢控把黑警繩之於法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6 07:00

由反送中運動開始到現在,警察濫用職權和疏忽職守的事件可謂多不勝數,而且是越來越過份。元朗721白衣人 襲擊事件發生了一個多月,只有幾個人被檢控。少女懷疑被警方不明彈種所傷,右眼受傷,到現在還沒有人去調查。女示威者遭警刻意凌辱、全裸搜身,警方強詞狡辯。這些事件告訴香港人,現有的制度,根本不能有效地制約警察的濫權。要警察調查自己的同袍,除非證據確鑿,否則基本上是天方夜譚。面對着種種的不公義,我們是時候認真地考慮一下用私人檢控的方法把濫權的黑警繩之於法。

私人檢控是每一位市民在普通法下擁有的權利。英國的法院曾經說過私人檢控是「針對權力機關怠慢或偏袒的一項寶貴的憲法保障」。這句說話,放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可說是相當的應景。

話雖如此,要成功作出私人檢控並不容易。提出私人檢控的人要面對搜證困難、法律程序複雜、訟費風險等問題。

搜證是私人檢控最難解決的問題,因為一般市民沒有警察的搜證權力。所以,要搜集到足夠的證據去提出私人檢控並不容易。但是,就警察虐打被拘捕人士的案件而言,受害者的供詞,就是最好的證據。至於相關警員的身份,如果受害者有他們的警員編號,就可以查出他們的身份(如果警員編號也沒有就比較難搞)。

私人檢控的另一關,就是需要向法官申請,要求法庭向被檢控的對象發出傳票。提出私人檢控的人需要說服法官,他所提出的指控有足夠證據,有合理的定罪機會。

法庭發出傳票之後,提出私人檢控的人便需要負責整個法律程序。刑事檢控程序有一定的複雜性,而且技術要求很高,技術上出錯的話,有可能令被告成功脫罪。因此,一般市民都需要聘請熟悉刑事法的律師去代為處理。除了自己的律師費,如果法庭最終裁定被告無罪,提出私人檢控的一方,更有可能要負擔被告的訟費。

雖然私人檢控費用不菲,還有對家訟費的風險,但這些問題可以透過眾籌來解決。在全世界登廣告所需的幾百萬,在短短數小時便籌到,把黑警繩之於法所需要的費用,可能會更快籌到。

面對著巨大的不公義,我深感憤怒。我一個人,做不到甚麼,但我相信,如果我們這群追求民主公義的人可以同心合力、集思廣益,我們至少可以把一部份的黑警繩之於法,讓他們不可以肆無忌憚地濫權和傷害那些為公義奮鬥的年輕人。

【政識法字】專欄由6名大律師輪流撰寫,逢周一在蘋果動新聞上線。

-----------------------------

8.31五周年民陣再集結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