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論壇】香港的經濟內患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徐家健)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6 00:00
中港政治形勢將左右香港經濟發展。
(資料圖片)

今天,香港的經濟前景並不樂觀,特區政府眼中的經濟逆轉,是香港正處於一個外憂內患的境地:「外」有中美關係矛盾繼續升溫,「內」有因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持續不斷的示威衝突。最近,有中國媒體向香港大地主地產商發動輿論攻擊;而另一頭,則有外國媒體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國資會要求國企加強投資香港各項戰略性行業。

先回顧一下香港近期的經濟表現。根據政府統計處7月底公佈的第二季本地生產總值預估數字,2019年第二季較去年同期實質上升0.6%,與第一季的升幅相同。近乎零增長的主要原因,是投資開支和對外需求疲弱。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今年第二季與去年同期比較實質顯著下跌逾一成,跌幅比第一季的還要大。

另一方面,貨品出口和進口總額與上年同期比較亦獲得實質跌幅。經季節性調整後,2019年第二季的本地生產總值較第一季實質下跌0.3%,要不是私人消費和政府消費開支都有上升,這跌幅只會更大。由於本地生產總值的統計數字公佈滯後,目前的數字主要只反映因中美關係矛盾升溫的「外憂」。這「外憂」的走向,當然視乎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

關於中美貿易戰,大半年前我已說過沒有贏家的貿易戰不易無緣無故真打起來:「以大規模加關稅打一場貿易戰,短期可以,長期亦無不可,只是由短期過渡至長期政治上比較難行。」我當時強調「由短期過渡至長期政治上比較難行」,是特朗普該如何向他的支持者交代呢?

以農業為例,月初便有外媒報道:「為了安撫受損的農民,特朗普政府兩度撥款共280億美元……然而,補貼被指發放緩慢,集中於農場規模較大的經營者,無法彌補小規模農民的全數損失。」政治經濟學的「機會主義政治經濟周期」,所指的是執政者會想透過受歡迎的政策去提高競選連任的勝算。

美國總統選舉將於2020年11月3日舉行,特朗普競選連任這政治考慮,路人皆知,他自己亦承認反覆無常:「對不起,這是我的談判策略。」大選前,嘴巴上關稅的加加減減不用看得太認真,我對貿易戰談判能夠取得一定成果,還是比較樂觀。即使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只要大選前中美關係因「機會主義政治經濟周期」而得到緩和,中短期之內我對香港「外憂」的走向亦不致過份悲觀。

特區政府眼中的「內患」,源自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一連串遊行示威及警民衝突,而這些「內患」的直接影響,都反映在本地零售業上。根據政府發表的零售業銷貨額臨時統計數字,2019年5月的零售業總銷貨數量的修訂估計較2018年同月下跌1.8%,而到了反送中運動開始的6月,相關跌幅擴大至7.6%。7月的零售業銷貨額更較去年同月下跌13%,相比6月的跌幅擴大了接近一倍。

過去三個月香港零售業的節節敗退,是遊客減少和本地消費氣氛轉差所致。其實,特區政府早前提出的修例,一是《逃犯條例》,另一是《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前者「害命」,後者是「謀財」。明眼人眼中,大地主與抗爭者捍衞的核心價值其實是無法割席的。經濟學者眼中,這核心價值並非自由民主,而是私有產權。

香港的經濟優勢,是兩制之下私有產權制度對市場投資者的保護。香港的經濟隱憂,是一國之下市場投資者對私有產權制度失去信心。鬥地主、國有化,削弱私有產權才是比「外憂」更令人擔憂的「內患」。

(台灣《蘋果日報》蘋論陣線供稿)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