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被捕骨折者求醫遭警留難 醫護斥傷勢唯一可能遭虐打

更新時間 (HKT): 2019.09.20 00:01
《蘋果》製圖,國際特赦所指的個案,被捕具體地點目前仍然未公佈。
(資料圖片)

就醫是被捕者的應有權利,但國際特赦組織訪問多名於反送中示威活動受傷被捕人士,大部份人向警方表示求醫後,警方5至10小時後才肯送他們到醫院。有示威者被警方拖行致流血不止,但警察竟不准他抹走身上血迹,直至落完口供為止。有被捕期間手部多處骨折的示威者要求就醫後,警方仍帶他到拘留所,雙手反扣背後數小時,承受難以言喻的痛楚。

記者 于健民

國際特赦組織的實地調查報告指,受訪者要求就醫後,警方多要求先完成一系列如收集指紋、錄口供等程序後,才肯送去醫院,質疑警方借機向未有律師支援的被捕者施壓。例如一名上月在銅鑼灣被捕的示威者,被送抵拘留所時口、鼻一直流血,警方堅稱「如肯盡快落(完)口供,你才可以去(醫院)」。結果,被捕者花近5小時完成程序後,留醫兩日。

另有男示威者被捕時遭警員於路面拖行及用警棍毆打,臉上及身體多處受傷;到警署後他要求就醫,但警察不單要求先錄口供,更不准他擦走身上血迹。7至8小時後,他才獲送去醫院,最後留醫超過1星期。

報告形容最「過份的」(egregious)個案,是一名同於8月被捕的男子,他被制服時手部已多處骨折,隨即要求去醫院,但警方先帶他到拘留所,其間他雙手一直遭反扣背後,直至數小時後完成程序。他指當時曾向警員表示感到異常痛楚,但不獲理會;有兩名知情醫護向組織表示,男子所受的傷極其嚴重及罕見,唯一可能是遭受嚴重虐打。

報告指出,無理地不准傷者求醫是違反人權,延醫更可能耽誤病情;組織發現,有被捕人曾在錄口供前獲准就醫,證明警方容許做法,但非每次實行。組織亦留意到不少被捕者與醫護人員交談時,警員拒絕離開,被捕者私隱蕩然無存,有人更因此向醫護人員「講大話」,例如訛稱因跌倒受傷而非被警察虐打。

曾在示威場合任急救員的王醫生(化名)認為,不少示威者被捕時都大量流血,雖沒生命危險,但須承受巨大痛楚,若任由傷者長時間流血,可造成傷口感染等嚴重後果;其間若繼續受警察嚴刑逼供,心理壓力加大,「傷口就更痛,又係變相一種折磨。」他認為警方拒絕即時送傷者到醫院,已是極不理想,擔心隨着警方武力不斷升級,終有被捕者因為延醫導致身體永久創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