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美國直擊】朱耀明次子在美助港人抗極權:爭取民主之路不會完

更新時間 (HKT): 2019.09.23 00:01

反送中運動在雨傘運動創造的土壤上爆發,這場星星之火,燎遍整個香港,亦點燃過去5年未受關注的《美國人權及民主法案》(下稱《法案》),示威者尋求美國支持對中方施壓,定位以外交途徑爭取美國政府保障香港自治的海外港人組織「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HKDC)應運而生,領軍的正是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的次子朱牧民。居美30年但心繫香港的他承繼父親理念,冀動員在美港人建立長期政治力量,推動對香港具影響力的美國外交政策,為香港面對壓迫的反抗者提供支援。

記者 梁穎妍華盛頓報道

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年僅12歲的朱牧民被父親朱耀明送到美國,在美國成長的他廣東話也變得不靈光,但香港人的身份沒有變形、走樣。離開不是個人選擇,朱牧民接受《蘋果》專訪時表示,成長期間他理解在六四事件背後默默努力的父親,把他送走有其原因。因為六四事件離開,他卻從未走遠,每次香港發生重大危機,無論是《基本法》23條立法或是雨傘運動,他都沒有缺場,「雨傘運動頭嗰兩個禮拜我都有返去(香港),我都喺街度瞓。」

2014年返港參與傘運

朱牧民的民主信念不是來自以民主自由號稱的美國,而是父親朱耀明在香港的奮鬥歷程,一生以其牧師身份,由70年代在柴灣推動社區醫療、教育,「究竟點樣可以喺教會入面做嘢,係可以影響到成個社區?我根本就成個inherit(繼承)咗個心念」。在美國的他就像朱耀明2.0,「特別係教地區你點樣組織去advocate(倡議),去爭取佢哋想改變嘅legislation(立法)」,他現時為不同機構進行扶貧工作,例如協助沒有收入或低收入家庭有飯開,或助大學生或不夠錢讀書的人取得政府幫助。

「民主呢一樣嘢唔係因為你達到咗會完,民主係一個不斷唔同嘅掙扎」,朱牧民認為香港自六四事件對內地的支援、到今天發生在本土的反送中運動,都是一個為民主奮鬥的延續,「你要不斷去建立唔同民主嘅社會,你要不斷有新嘅民主教育,有新嘅人去參與民主政府同政治」。

因為爭取民主是一條不會完的路,令本來作風低調,從未接受過中文媒體訪問的朱牧民今年在美國這個時空,自然地繼承父親為香港爭取民主的志業,正如朱牧為他改的名字,「我一路都記得我爸爸畀我嘅名,係牧養 (shepherd) 人民,無論嗰個人民係美國、墨西哥人、中國人、香港人……我個名本身嘅意思就係無論我喺邊度,都要有牧養人民嘅心」。

「爸爸判刑嘅時候我都喺香港,呢個令全港香港人知道,我哋要民主,係要用所有我哋自己嘅自由、身體先可以爭取到,冇人會畀你」。雨傘運動後5年,佔中九子被判坐牢、緩刑也是代價,真普選仍未來臨,卻爆發反送中運動,逾千人被捕,「有啲拉咗都未上庭就已經坐緊監」,朱牧民認為這個正是重要時刻,大眾意識到「有權力嘅人唔會將權力畀你,除非你去爭取」,他形容香港價值回歸後逐漸走下坡,「一國兩制、《基本法》包含嘅reform(改革)從來都冇真正履行過,過去3個月我睇到,根本就expose(暴露)咗過去20幾年未實踐過嘅承諾」。

「呢30年美國冇做到嘢去幫助香港」

繼承了父親倡導者的理念,朱牧民不知道反送中運動會如何走向,但至少爭取國際社會支持是關鍵之一,「全世界都突然間記得起,美國喺84年嘅時候都話過支持香港特區嘅status,但呢30年美國冇做到嘢去幫助香港」,而他在美國一直從事游說工作,正好大派用場, 「我睇到喺美國有個需要去train、去教、去mobilise喺美國住嘅香港人,有一個機會睇到我哋有力量去支持香港人,唔單止去集會、Facebook support,(而是)一個正式嘅方式去影響到美國政府嘅policy(政策)去支持香港」。

朱牧民早前臨危受命在一個月前籌辦HKDC,組織上周正式成立,並與香港訪問團會見不同國會議員及行政部門,「間中有香港嘅代表呢,佢哋嚟咗之後個影響力就冇咗,冇人繼續喺DC入面保持個壓力畀(美)政府」,故HKDC目標是建立長遠的在美港人的政治影響力,聯繫全國港人組織,加強與美國行政立法機關聯繫,冀助在美香港人建立與國會議員的直接聯繫,建構話語權,從而在海外對中國政府施壓。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