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轟學生】中槍男被控暴動及襲警今缺席聆訊 被指以「鐵通狀物件」打警署警長致開槍

更新時間 (HKT): 2019.10.03 19:12

七名被告依次為清潔工陳珩(38歲)、學生陳金國(19歲)、程式員李振文(25歲)、學生馮清華(21歲)、學生郭小琴(22歲)、學生曾志健(18歲)及博士生邱宏達(26歲),其中被告李振文、郭小琴及曾志健現正留院,故缺席聆訊。首五名被告被控一項暴動罪,控罪指他們於10月1日在荃灣海壩街一帶與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首被告另被控一項縱火罪,指他同日在荃灣海壩街一帶,與其他不知名人士無合法辯解而用火損壞其他人的財產,意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損壞。

中五生與博士生同被控一項暴動罪

至於中槍的中五男生曾志健,則與邱宏達共同被控一項暴動罪,指兩人同日在荃灣大河道一帶和鱟地坊與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曾另被控兩項襲警罪,指他同日在鱟地坊一帶襲擊執行職務的警員謝思明及警署警長曾家輝。

今午出庭的四名被告最終獲准保釋,並毋須守禁足令或宵禁令。至於三名仍然留醫的被告,其中李振文及郭小琴的案件押後至10月9日再訊;而曾志健的案件則押後至明天,留待控辯雙方再陳詞,討論法庭可否在被告缺席的情況下,批准其擔保申請。

今午有大批市民到庭聲援,坐滿法院旁聽席。散庭後,聲援人士隨即再到法庭地下列出「傘陣」,保護一眾獲准保釋的被告離開,並高叫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過,疑有被告家屬希望離開時大家不要叫口號,故一眾聲援人士依言停止。

控方呈上兩批截圖

控方今由高級檢控官張卓勤代表。據悉控方反對七名被告保釋,直指證據強烈。據知,警方為本案預備了多幅截圖,解釋當日荃灣海壩街及大河道一帶發生暴動,而警方一直派員將整個情況拍攝其中。截圖中只見被告陳珩、陳金國、曾志健及邱宏達,未見其餘三名被告,惟控方指其餘三人亦置身暴動現場。

據了解,控方指當時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石頭、硬物、鎚仔及汽油彈,警方施放催淚彈後仍無法驅散示威者。首被告陳珩在行人路上「畫下一條火線」,而當時陳手持淺藍色雨傘,被捕時衣著與截圖上顯示衣著脗合。及後警方在指稱暴動現場拘捕陳金國、李振文及馮清華。

第二批截圖顯示第六被告曾志健當時於大河道追著正在撤退的警察,並向他掟磚,又用鐵通狀物件襲警,後來有更多示威者加入襲擊。警署警長曾家輝當刻為了自己及同袍安危,於是取出佩槍開槍。曾志健最終受了槍傷。控方指曾志健當時手持一個相當易認的黑藍色盾牌,盾上印有圖案。

控方指各被告為「非一般的示威者」

至於第七被告邱宏達,控方指他於曾志健倒地後,向前執拾曾志健手持的鐵通狀物件。警方見狀,隨即上前制服邱。警方在七名被告身上搜出大量控方指稱的「激進示威者」擁有物件,包括防護物品、對講機及頭盔。

據知,控方形容七人為「非一般的示威者」,認為七人均有很大機會重犯,故反對七人擔保。惟裁判官最終批准今日出庭的四人保釋外出,各人准以現金5,000元至一萬元擔保,案件押後至11月14日再訊,待警方再作調查。四名被告毋須守禁足令或宵禁令。

曾志健大狀:被告連行街都有困難 難再上街示威

第六被告曾志健現時仍然留院。其代表大律師黃瑞紅透露,他胸口中槍,子彈打穿肺部,昨天完成一個緊急的大手術,今天剛由深切治療病房轉到加護病房,現時情況穩定,但醫生明言難定他何時可出院。

據知,黃大狀反對由警方看管曾志健,皆因警方羈押疑犯的48小時快將完結,而案件亦已提堂,曾志健的身份已轉為被告,保釋與否,應由法庭決定。黃又稱,一旦法庭反對曾志健保釋,並交由警方看管他,家屬在警方限制下探望「會有好多阻撓」,希望法庭考慮到他胸口中槍,而且十分年輕,需要家人照顧,批准他在保釋情況下留院。黃又指可與控方保持緊密聯絡,待他可出院後會立即提堂應訊。

黃更指,控方揚言擔心被告重犯而拒絕被告擔保,但明顯以他的健康狀況而言,他甚至「連行街都有困難」,遑論再上街示威。

控方表明反對黃大狀的說法,認為被告在沒出庭核實身份的情況下,不能就此申請保釋。裁判官李志豪亦同意情況罕見,最終將曾志健的案件押後至明天下午再訊,屆時雙方再作陳詞。

另外,控方一度反駁指曾志健現時已轉往普通病房,而非加護病房。惟法庭小休後,控方承認因對醫院理解不足而說錯,旁聽公眾隨即傳來笑聲。

控方未有列明哪位警員拘捕中槍男生

黃大狀亦批評警方,指直到今天仍不知道到底是哪名警員拘捕他,控方的指控亦沒寫明,反而其餘六名被告則有列明拘捕警員是誰。黃直言已多次去信詢問警方,仍得不到回覆,質疑有關情況屬「無可能」。控方否認故意隱瞞,反駁指現階段只是提堂,待答辯階段便會適時提出相關資料,「如果到時冇,自己都會批評自己」。

第七被告邱宏達的代表律師申請保釋時,提到當時邱在曾志健中槍後,有警員已經取出佩槍,但他仍回頭,是想「救人」,不認同控方對邱的指控。

次被告陳金國的代表律師亦指,控方所謂的截圖「邊個打邊個都認唔到」,並反對控方指控陳為前線,「前線係邊個位置根本唔清楚」。陳亦投訴,警方聲稱在他身上搜出的眼罩,並不屬他所有。

而現正留院的第三被告李振文,今日原本沒有法律代表到庭。後來提訊中途,律師伍展邦表示已獲委託代表第三被告,並向法庭投訴警方未有就李提堂一事告知其代表律師,連李自己也不知道,直到下午3時多、即審訊中途,才獲告知案件已經提堂。伍狠批情況「唔理想、違反程序公義、無視被告權益」,並在法庭「嚴厲譴責警方」,希望法庭可記錄在案。

控方則反駁有關說法,指警方已在今天中午通知第一至第五被告,又點名指伍展邦經常致電執法部門,詢問一眾被告詳情,直言雙方「有溝通」,否認故意拖延被捕人士獲得應有權益。控方自言已經「好克制咁回應」。

【案件編號:STCC3684/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