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NHK前記者每月來港記錄抗爭 辦攝影展向日人呈現真相

更新時間 (HKT): 2019.10.05 00:05
前NHK記者児玉浩宜在日本舉行名為「WATER」的反送中運動攝影展,展出過去4個月拍攝的作品。
(蘋果日報)

從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開始,前NHK記者、日本人児玉浩宜每個月都來到香港抗爭現場,用相機記錄他眼中的前線真相,包括示威者做「哨兵」互相協助逃命、警察濫發催淚彈的畫面等,他在2萬多張照片中挑選具代表性的作品,於東京高圓寺舉辦「WATER」攝影展,盼向日本大眾介紹運動的真實一面,為抗爭者爭取更多支持。

在東京高圓寺經營相機店的児玉浩宜,見證了今個夏天多個驚心動魄的抗爭現場,如6月12日警察發射200多枚催淚彈、多名示威者受傷的情況;他亦是7月1日晚第5名隨示威者闖進立法會的獨立記者。在衝突中,児玉浩宜吃過催淚彈,亦因為站得太接近前線,一度被警棍毆打,「(被催淚彈射中時)老實說內心很害怕,現場變得很躁動,不知道將會發生甚麼。」

在抗爭街頭,児玉浩宜遇到很多人,「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我記得他們的臉」,回到日本後,児玉仍然無法忘記這些臉龐,促使他4次飛到抗爭現場,「我擔心大家現在的情況,所以再去香港,我和其中某些人在街頭重逢。至於那些沒有再見的人,我會想,他們是不是發生甚麼事了?我很擔心。」

児玉浩宜過往在朝日電視台、NHK任職記者、編導等工作,因為職位無法讓他自由採訪欲報道的題材,他選擇離職。由於日本媒體報道香港抗爭運動時,未有呈現事件全貌,促使他在自己店舖舉辦攝影展,讓來店的客人、年輕人了解香港正發生的抗爭運動。他舉例指,日本往往將遊行、示威等描述得很暴力,「媒體會把穿黑衣的示威者形容成暴徒,因此市民大眾會覺得穿黑衣的人很可怕,我想讓大家知道,示威者不是暴徒,和你、和我一樣都只是一般人。」

他解釋,日本的媒體注重收視率,為吸引觀眾關注,在將採訪內容變成新聞報道時,要用簡潔、煽情的詞語來表達新聞,因此日本媒體會用「暴徒」形容示威者,「但反送中是很複雜的一件事情,要用不同的視點來觀察,因為每個人都各自有不同的意見,如和理非、勇武派等,但這些事情日本新聞都不會詳細報道。」

児玉浩宜遂在拍攝得的2萬多張抗爭運動的照片中,挑選出最能夠呈現抗爭者的想法、運動由6月至今變化的樣子、表達出現場的事實的照片,在9月28日至10月6日於高圓寺VOIDLENS展出。攝影展取名「WATER」,源於他在7月1日的強烈感受,「我隨着抗爭者跑進立法會,我感受到他們的憤怒,明白一切就像覆水,再也回不去了。」児玉自嘲指,自己挑選出的照片,都是無法登在日本報紙上、變成新聞圖片的照片,如他在9月8日拍攝,有示威者充當哨兵,通知其他人警察到場的照片,「日本的報紙大多只能放一張照片,所以會選擇一些比較激烈的、一看就讓人能夠理解的照片,但我單純覺得,示威者擔任哨兵、協助夥伴,令我覺得很感動。」

特別的是,児玉浩宜在店內用日文貼上香港抗爭者經常掛在口邊的話語,如「因為警察不在,所以很安全」、「一起回家」等;在一排排抗爭照片的最低位置,展示出他拜訪香港朋友家時,跟朋友相處的點滴,「我故意把生活照和抗爭、遊行的照片放在一起,也沒有寫說明,因為我要讓大家知道去抗爭的都是一般的普通人,過着一般的生活。」

為了鼓勵來店客人觀看照片,児玉浩宜在攝影展期間決定不做生意,一部相機也不賣,「我會向客人說不好意思,這幾天不賣相機,但我希望你能看看照片,因為讓大家知道這些事情正在發生比較重要。」驚喜的是,客人們都很願意看展覽,向他發問,「來店的通常是年輕人,如高中生等,他們有70%都不知道香港發生的事情,有些人可能知道一點,但不清楚詳細的狀況,例如為甚麼香港還繼續抗爭?」児玉浩宜來者不拒,向訪客逐一解釋,「說得我喉嚨很痛。」他笑說。

児玉浩宜在大學畢業後,第一次出國、到訪的地方就是香港,當時他下榻尖沙嘴重慶大廈,香港給他的印象是包容,「香港有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移民,我覺得香港的魅力在於這個地方可以包容到不同的文化,大家都很open-minded。」對他來說,擁有自由,才是香港,「如果香港人全部被管理,像新加坡一樣,那就不是香港。」他已計劃下個月再來香港,用相機繼續紀錄抗爭現場。記者問他,是否打算記錄運動完結一刻,和港人齊上齊落?他幽默回答:「不對,直至2047年,我還會繼續去香港,由現在到2047年,對香港來說也很重要呢!」

記者 廖梓霖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