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專訪】嘆港人受異離感凝聚 梁繼平:「身份認同將成就時代革命」

更新時間 (HKT): 2019.10.06 00:09
正在美國攻讀博士課程的梁繼平上月聯同香港眾志等人在美國游說國會議員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他指不同抗爭手段應該並駕齊驅。馬泉崇攝

香港抗爭者約定「煲底」再擁抱,7.1衝擊立法會除罩讀宣言的梁繼平,現於美國繼續攻讀博士,在可能面對的檢控下,歸期未卜,形同流亡,但他認為自己與在「我城」被體制排斥的香港人一樣,懷着強烈「孤獨感、異離感」,隨時失控流落星塵,卻在彼此間產生牽引,「我同你﹙香港人﹚之間嘅痛苦係有個連結,你代入到我、我又代入到你,呢種連結個能量先係最大」,他指這種能量可持續一整個時代,跨過心理關口,凝聚起來,就可進入革命的時代。

「好多人會覺得我離開香港係好痛苦,﹙實際﹚佢哋覺得冇辦法明白我嘅心情」。人在異鄉的梁繼平,反倒不太強調自己是個「流亡者」,更自覺與在港抗爭者無異:「你返到屋企又要俾阿媽鬧,返學又會俾老師鬧,跟住你睇電視見到林鄭月娥又講啲黐線嘢,你覺得你根本上就唔係住喺呢一度」。他以月球圍着地球公轉比喻這種異離感,「不斷轉但係冇辦法接近個中心,唔知會幾時會流落星塵,我哋就好似嗰粒月球,永遠冇辦法返屋企」。

然而這種共同經歷的異離感,卻成為今次運動最大公因數──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好重要嘅意義係我哋共同經歷過一種痛苦、一種掙扎,係大家都明白嗰種受壓迫、嗰種共同心理,其實係變成一個好持久嘅身份認同」,因此大家都有勇氣衝破一道心理關口,「唔理有冇用,唔理個犧牲有幾大,只要係正確嘅就要獻身去抗爭,對於我呢啲長期要喺外國讀書或者暫時冇得返去﹙香港﹚嘅人嚟講,嗰種異離感你跨過咗嘅時候,我覺得冇乜嘢可以繼續難到你」。

在美繼續學術道路,梁繼平說,他的政治啟蒙來自不同政治家的演說,「學英文嘅時候睇好多林肯、列根、奧巴馬嘅演說」,形容演說是一種將理性與情感結合的藝術,灌輸之時也觸動民眾。他指08至09年的香港政制大辯論,「百花齊放,講緊要唔要五區公投,好多有辯才嘅議員,嗰個時候﹙自己﹚覺得做代議士係好好」。考上大學後發現從政不是參政的唯一方式,「做學者係一種方式」,他喜好抽象的東西,笑言自己性格思前想後、優柔寡斷,「個問題係我從政,係咪令我發揮得最好?我覺得唔一定係,我寧願星期六日去咖啡店,講多幾個talk(講座),畀兩個鐘畀支咪我,講完之後我可以答你問題,咁樣幾開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