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香港】傘運警暴受害者曾健超鄭仲恒參選 狙擊民建聯為港人「出返啖氣」

更新時間 (HKT): 2019.10.13 00:01

誰料到警暴會在傘運後5年,變本加厲。當年曾被時任警司朱經緯扑頭的鄭仲恒坦言,與反送中運動因警暴受傷的年輕人相比,自己的經歷「不值一提」,慨嘆在政府盲撐警隊下,現時的警暴受害人「有冤無路訴」。「﹙警察﹚暴力係幾何級數上升緊,扑頭嘅、攞命嘅、近距離開槍嘅﹙都有﹚」,2014年於金鐘添馬公園遭七警暗角毆打的曾健超則指,當年警方及司法制度若能公正判罰違規警員,「警隊就唔會有今時今日咁邪惡」。兩位警暴受害人今年同戰區議會選舉,冀盡力踢走縱容警暴的建制派,為香港人「出返啖氣」。

記者 林俊謙

曾健超一年多前,獲上屆在馬頭圍選區僅以45票之差落敗、現為民主黨成員的莫嘉嫻邀請開展地區工作,其所屬的馬頭圍居民協會辦公室與現任區議員、料是其對手的民建聯邵天虹辦公室只一間「水泵房」之隔。曾健超接受《蘋果》訪問時不諱言民建聯對手的「蛇齋餅糭」攻勢強勁,而且該選區更被劃入不少劏房大廈,但對選情未感悲觀:「我唔係對自己有信心,而係我對街坊有信心、對香港人有信心。因為嗰一票唔係淨係投畀泛民、投畀我一個人,係投畀佢哋現實中對政府、政制嘅不滿」。

觀乎他試過與長者一同到機場出席首場反送中集會、不時透過WhatsApp「圍爐」互報平安和交流反送中運動消息,相信與街坊已建立一定感情。最令他意外是近日連退休警察街坊亦為他打氣,表明不恥警方現時所作所為:「佢(退休警察街坊)話我哋(香港人)一定會贏嘅,只係爭在時間咋」,相信港人若能透過選票「光復」區議會,剷走建制派,除能「出返啖氣」,更能確保納稅人的錢更有效運用。

曾健超在2014年傘運期間遭7名警員暗角毆打,當年的警暴惹來各界譁然,七警最終被裁定罪名成立被判監,其中兩人上訴得直撤銷控罪。問及5年前的警暴與現時相比,曾坦言:「我個單(七警)案發生喺5年前,叫做係一個新聞,(被)打4分鐘;換成今日,(其實)乜嘢(新聞)都唔係,(因現時)可以係一個十幾歲嘅小朋友過馬路,唔係做緊任何嘢而俾人(警察)打」,直指警隊暴力已經幾何級數上升。

親身體驗過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如何無能的曾深信,不論是「七警案」抑或朱經緯揮棍襲擊途人的個案,警隊和司法制度當年若能公正判罰違規警員,「警隊就唔會有今時今日咁邪惡」,認為現時唯一能夠解決警暴的方法是盡快解散現時濫暴的警隊,「如果唔係徹底去洗牌,係無嘢解決到」,直指香港人目前最大危險「就係因為有警察喺度」,相信巿民會透過選票表達警暴的不滿。

「我哋要堅持,唔可以因為警察嘅濫權、政府嘅暴政,而有任何畏懼或者退縮。」曾在傘運時遭時任警司朱經緯揮棍襲擊的鄭仲恒確實未被嚇退,5年後以參選報答當年港人的強力聲援。他近日勝出民主派初選,將於沙田鞍泰選區硬撼該區現任民建聯區議員招文亮。自言參選目標是「狙擊民建聯」的鄭直指區議會和立法會在建制派壟斷下,未能真正反映居民意願,希望透過參選為區內民生問題帶來實質改變,直斥身為選委的招文亮提名造成當今困局的林鄭選特首,認為招須就此向居民問責。

8月開始落區與巿民一起守護該區連儂牆的他指,不會主動與街坊提起自己是朱經緯案受害人:「雖然我係好成功告得入朱經緯,但喺呢幾個月發生嘅警暴係嚴重過我,我覺得我(個案)不值一提。我係食咗一棍,但又無爆缸、又無流血,又認得到朱經緯係邊一個人,又告得入(朱);但而家呢幾個月畀人打嘅(人)細過我、嚴重過我,仲唔知之後有無後遺症。而家啲警察無樣睇、無number,成件事係差過、嚴重過我當年千千萬萬倍」。

他稱當年控告朱經緯,是想藉此令警方及社會知道濫暴是錯,但見提控成功卻換來更嚴重的警暴,情緒也因此低落過。他批評警方現時執法時不止蒙面,更拒絕展示警員編號,令巿民難以追究,而當年在社會輿論壓力下,仍未全面建制化的監警會尚且要花近兩年多才能迫使警方落案起訴朱經緯,現於政府盲撐警隊加上警暴個案多不勝數下,料屬「無牙老虎」的監警會更難發揮作用,「我覺得佢哋(受害人)而家係有冤無路訴」。雖然追究警暴較傘運時更難,但鄭認為香港人必須堅持發聲,明辨是非、守住良知,「因為如果真係退咗、真係驚咗,香港就無㗎啦!」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