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應接受「私了」嗎?

更新時間 (HKT): 2019.10.14 09:51

反修例運動的「私了」行為,不再零星。因意見不合、爭執而被圍毆,已非孤例,因撕掉「連儂牆」的海報可被打至血流披面,其中一位傷者是一位女士 [1]。

「私了」,可理解為私下了斷,以私人方式討回公道,不涉第三方裁決;與示威不同,「私了」的對象並非政府官員或警察,而是平民;方法則主要以暴力襲擊或破壞為主。

筆者曾公開呼籲避免「私了」,而不少回應都指「私了」是為了自衞,是迫不得已。

法律上的正當自衞

自衞在法律中,是一個完整辯護理由,可免除因使用武力攻擊他人的任何刑責;但需符合若干原則,方稱得上正當自衞,否則一樣犯法。

是否正當自衞,主要考慮兩點。第一原則,自衞者是否真誠相信,需以武力保護自己。假如自衞者面對的攻擊,可以輕易避開,根本無需使用武力以保障自己安全,這便令人懷疑,自衞者是否真誠相信需要動用武力。另一種情況,如果動武目的是為了報復,等於並非為了保護自己,談不上自衞,例如被人推開,施襲者無進一步攻擊而轉身離開,此時上前攻擊施襲者,不是自衞。

第二原則,因應自衞者所確信的危險,他使用的武力是否恰當、超出保障自己的範圍。假設對方已經停手,自衞者依然不停攻擊對方,這便有機會超出恰當的武力,不能構成正當自衞。

從以上原則可見,「私了」圍毆,既不是為了處理即時的人身安全威脅,所使用的武力亦遠超合理水平,不會構成法律上的正當自衞。

「私了」弊多於利

筆者原則上並不同意「私了」,正如連登讀者常見格言「不要在與怪物搏鬥的過程中變成怪物」。我們都痛恨警察的濫暴,抗爭者又如何為自己濫暴辯護?

筆者當然明白,「私了」的出現,有其社會脈絡,因為市民認為警察選擇性執法,報警無用,不得已把除暴安良的使命,由自己扛起。不過,即使警察犯錯,也不代表「私了」正確。站在法治的角度看,「私了」是把司法程序排除,很容易不講道理,誰大誰惡誰正確,拳頭說了算,這種做法自然不應於文明社會出現。

不過,就算不以原則分析,「私了」又是否有利於反修例運動?

首先,抗爭者在前線擋子彈的犧牲,大大感動人心,是運動得到大多市民支持的很大原因,但「私了」對平民造成的傷害,難免削弱運動感動人心的能力。第二,「私了」的出現,會給予對方陣營口實,一方面可批評抗爭者的行為過份,另一方面加強及鞏固對方陣營的支持力量,甚至鼓勵對方也以「私了」還擊,令平民械鬥的風險增加。第三,反修例運動極需國際支持,「私了」傷及平民的時候,外國政府又如何向選民交代,支持的不是暴徒而是受壓迫的人?不要忘記北方國家機器最善於抹黑及分化抗爭力量,「私了」的畫面不正是國家機器最需要的工具,以醜化運動抗爭者嗎?

筆者並不反對正當自衛,這是法律所接受的重要權力,以保障一己之人身安全,但正當自衛講求原則,如果只以自衛為名,「私了」為實,這並非法律所容許,也等於濫暴。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