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爸爸完全盲撐警 警二代:Gear收埋喺房 發現一定趕出門口

更新時間 (HKT): 2019.10.17 00:05
問到爸爸的政見,阿V毫不猶豫說「完全撐警方,盲撐!」
(蘋果日報)

「由細都覺得做警察好型,着制服好型。」阿V(化名)有這個想法而投考警隊,全因其父親退休前是警隊的一員。不過,催淚煙蓋過他身上警二代氣味,變成一位名副其實的「衝衝子」,「佢知我有出去遊行示威,但唔知我喺呢個位置」。要掩蓋的秘密太多,因此兩父子變成沉默相對,避免說政治,阿V亦會故意在外流連至深夜才回家。若終有一天,兩人能重新打開話匣子,兒子仍等待爸爸的一個明白,「希望佢(父親)明白點解我哋要用呢個方法抗爭。」

訪問完畢,阿V看看手錶,一臉躊躇,說時間太早不想回家,「我去附近睇吓有無啲咩(示威活動)搞。」這是他日常的生活:上班、下班、「發夢」。即使沒有示威活動的晚上,他亦會在外用膳後,流連至晚上12時才默默回家,「因為呢個時候佢哋都瞓晒」。

退休警爸爸:唔好出去攻擊警方

問到爸爸的政見,阿V毫不猶豫說:「完全撐警方,盲撐!」雖然媽媽與自己的政見相同,但父母都不知道其「衝衝子」的角色,只以為他是和理非參與遊行,「佢會叫我唔好出去掟嘢,唔好出去攻擊警方。」如何回應?他笑言:「我首先唔會畀佢知囉一定。」總要帶裝備出門吧?「我收埋喺間房,佢哋冇發現過,如果發現咗……都應該幾嚴重,可能好似其他手足咁俾人趕出門口。」

他回想在運動起初的首一至兩個月,家人仍能談天說笑地討論這場運動,「佢會覺得我哋點解會用暴力,或者點解要將一個示威演變到一個咁激烈嘅運動……佢覺得和平示威無問題,係唔明點解我哋用呢個手段抗爭。」

不過,來不及解釋,一頓晚飯造成兩父子關係中巨大的裂痕。有一次一家人晚飯時發生口角,甚至大打出手,「嗰次都幾嚴重,會令我覺得點解我返到屋企都要咁樣嗌交。」自此,他選擇盡量不與父親見面,「以前放工都會返吓屋企食飯,或者會留喺屋企,而家唔好理出面有無活動,都好少留喺屋企。」

曾幻想與父親在戰場對峙

假如現時阿V的父親仍未退休,兩父子相遇的地方,或許就會是催淚煙熏天的戰場。「都有幻想過呢件事,假如我出到去面對嘅係我識嘅人,甚至係我爸爸,心情都……幾矛盾」,但他慶幸其父經已退休,「始終佢而家無做啲咩攻擊佢哋(示威者)」。

在家中或許看似無言以對,阿V心底始終有話希望寄語父親:「我想佢明白點解要用呢個手段嚟抗爭,要明白喺和平示威無效嗰陣,我哋仲可以做啲咩……同埋都係為咗未來嘅香港着想,甚至係我嘅仔女着想。」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