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保護令」評估變相關押

更新時間 (HKT): 2019.10.21 10:29
警方在返送中運動已拘捕了超過100名16歲以下抗爭者,年齡最小的只有12歲,而警方在處理年輕的被補抗爭者時亦曾經向少年法庭申請《保護令》。

執筆之時,警方已經確認在反送中運動已經拘捕了超過100名16歲以下抗爭者,年齡最小的只有12歲,而警方在處理年輕的被補抗爭者時亦曾經向少年法庭申請「保護令」,理由是該兒童或少年不受控制的程度達致可能令他本人或其他人受到傷害,而少年法庭亦曾經因應警方的申請,頒令把這些被捕但還未被起訴的年輕人送往兒童院或青少年院暫住,讓社會福利署作出保護令評估,變相把他們關押。

保護令是一個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所定立的機制,容許少年法庭作出命令,把一名需受保護的兒童或少年(即18歲以下的人士)交由社會福利署作為法定監護人、或付托予任何願意負責照顧他的人士或機構作出照顧、或命令他的父母或監護人向法庭保證對他作出適當的照顧及監護、或交由兒童院監管。根據條例第34條,一個需要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是指曾經或正在受到襲擊、虐待、忽略或性侵犯,或其健康成長和福利曾經或正在或看來相當可能受到忽略或在可避免的情況下受到損害、或其不受控制的程度達致可能令他本人和其他人受到傷害。

院舍監管可長至三年

一般而言,在決定是否需要作出保護令時,法庭會考慮社會福利署對該名年輕人的評估報告,該兒童或少年的家庭狀況、有否社工跟進、及如在學的話,他的校內表現及學校能否提供足夠的支援才決定是否需要作出保護令。

可是法庭在考慮應否作出保護令時,有權把該名兒童或少年送往兒童院好讓社會福利署能評估他們的家人是否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及監管他們。送往這些院舍接受評估可以長至28日,必要時更可延長至56日,假若少年法庭認為必須作出保護令把該年輕人士送往院舍監管,監管的時限可以長至3年。

不論是在家事訴訟中牽涉未成年的子女、或在刑事案件中把一名未滿21歲的少年人作出判刑、或處理有關兒童或少年人福利的案件,法庭遵從的金科玉律是必須以該未成年人士的最佳福利作為最重要的考慮。一般的離婚案件,假若離婚雙方就未成年子女的撫養權作出爭議,法庭只會考慮哪一方照顧子女才是對該些子女的福利是最好的。同樣地,刑事法庭在向一名未滿或剛滿21歲的少年人作出判刑時,除非是所干犯罪行是非常嚴重而法庭別無他選才會把他判處監禁。法庭考慮的主要原則是如何能夠把該名年輕人帶回正軌,而不是為了懲罰他便把他送往監獄裏。

甚麼驅使年輕人豁出去?

從以上可見,究竟一名兒童或少年人的父母家長能否有效地監管這些年輕人及妥當地照顧他的福利是法庭重要的考慮。在過去的運動中,筆者曾經遇上不少牽涉少年人的案件,令人十分心痛的是這些參與抗爭的少年在家中往往不能夠坦誠地與父母家長討論時事及政見。當大家的意見不同,成年人往往指責少年人不明世事或受人唆擺,更不願意用心聆聽他們的想法及為何會認同抗爭。但當父母及子女不能夠坦誠對話,年輕人又怎能有效及妥當地接受監管呢?當法庭面對警方要求作出保護令時,大人又是否只能夠怪責這些年輕人「搞事」而不需考慮自己有否給予他們機會抒發感受或尊重他們所想呢?

不論是政府或家長都應反思,究竟以高壓的態度無視年輕一輩的想法是否有助溝通?還是我們應設身處地想想,究竟是甚麼驅使這麼多的年輕人甘願把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也豁出去?或許這樣才能避免再見到這麼多年輕人被警方拘捕和有效地化解我們現在面對的危機。

【政識法治】專欄由6名大律師輪流撰寫,逢周一在蘋果動新聞上線。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