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香港●上水鄉郊】嫲嫲篤侯強面被捕 父反對建骨灰龕捱斬 90後女原居民圍村起義

更新時間 (HKT): 2019.10.27 00:10

7.21元朗恐襲事件,將在香港積存已久的「官商鄉黑」勢力全面曝光,其實圍村的青山綠水背後,村民亦長年受鄉黑勢力的影響和滋擾。28歲的侯曉彤在上水河上鄉土生土長,成長過程中一直經歷鄉黑勢力的不公義,年過90歲的祖母的農地被非法傾倒泥頭,其父又因反對興建骨灰龕被斬斷手筋,面對種種威嚇,她沒有退縮,今屆循上水鄉郊選區挑戰鄉事勢力,希望通過參選將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帶入圍村,讓村民知悉城市發生的事,亦令一直出賣村民的鄉黑勢力有所收斂。

記者 陳嘉裕

訪問於上水河上鄉進行,乘車入鄉的一段路上,侯曉彤對村內一事一物瞭如指掌,由同宗、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所住的地方,祠堂的建築及明朝至今歷史,甚至附近塱原濕地候鳥群的變遷,她如數家珍。因為對鄉郊的愛,令她對鄉黑賤賣土地、村內的不公義氣憤難平:「細個放低書包,就會落田同泥玩,我覺得鄉郊、耕作其實係香港好重要一環,所以我都覺得自己(原居民)個身份,同埋自己個感受,係可以咁做(參選)」。

侯最不齒鄉事派為了錢出賣鄉郊利益,「佢(鄉事)係為錢咩都做得出,侯志強都話想將鄉郊變成尖沙嘴咁旺,人流同錢對佢就係最緊要」。她認為,田地是鄉郊最重要的命脈,田地阻隔了深圳吹來香港的廢氣,「香港係需要有田做防火牆和護城河,隔絕同深圳最相似地方」,她的政綱其中一項就是維持城鄉共生。

年紀輕輕決心挑戰鄉黑,皆因侯曉彤家人過去飽受鄉村黑勢力折磨。2009年,侯曉彤祖母、當年85歲的劉愛嬌婆婆因為拒絕讓出被指佔用耕種的農地,懷疑被侯志強非法傾倒泥頭破壞,法庭雖然最後判劉婆婆勝訴,卻已耗盡一家人的心力,劉、侯其後狹路相逢,一度發生罵戰,劉婆婆因為用手指篤向侯志強右臉頰,結果被指涉襲擊被捕。倒泥頭事件後,侯父又因為反對在河上鄉村口興建骨灰龕而再次得罪鄉黑,被斬斷手筋。當時只是中學生的她與弟弟每星期搬家一次,就為躲開鄉黑襲擊,之後在村屋外牆加裝閉路電視,但恐懼仍在,「因為鄉黑真係黑得好勁」。

自反對東北發展開始一直關注社會,及後的反對國民教育科運動、雨傘運動至最近的反送中運動,侯曉彤未曾缺席。傘運後的2015年區選,她曾協助素人在北區出選,到今次親自披甲,她明言其中一個原因是填滿白區,防止建制派自動當選,同時亦受反修例運動中的前線抗爭者所感動,「我係唯一上水鄉郊入面非建制唔怕(鄉黑),亦都係受害者,去選呢一個區」。前線抗爭者的決心,亦給予她起義勇氣,「連醫生、護士同飛機師都走出來,我只不過係一個份工無咗,可以再搵嘅人,我唔覺得(自己)前途同生命係比佢(哋)更貴重」。

侯指,她家中遇到事故時曾經尋求議員協助,但最終只有訴諸法庭,她深明區議員職能有限,但認為仍要寸土必爭。「如果我(民主派)將個北區區議會(議席)過半數,就可以推返一個泛民主派人,或者係非建制派人去做主席,就會可能好多(利民措施)可以過到,如果我入到去個區議會,令到成個(區會)係非建制過到半數,咁就可以做到更多。」她期望區議會未來可真正監察政府,亦可批出撥款推動農地耕作。

侯曉彤笑言今次參選勝算不大,她觀察該區本來有兩位建制派疑似參選人,分別是該區工作多年、民建聯侯漢碩及競逐連任的鄉事侯福達,但最終只有侯福達報名,相信是建制派集中票源,令選舉變成「單對單」泛民與建制的對決。即使沒有勝算,她仍視參選為一個宣傳反送中運動的機會,「我本身一開始就係想做文宣,起碼可以印到『五大訴求』入晒屋先」。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