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民間記者會少數族裔齊發聲 恐「今日新疆 明日香港」

更新時間 (HKT): 2019.10.28 21:55

警方早前向清真寺發射兩發無情的水炮,本港數以十萬計少數族裔無奈地被捲進逆權運動的漩渦。民間第21次自發記者會邀得數名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均稱,在抗爭運動中從沒因為身份而被排擠、質疑,反而警方褻瀆清真寺,與平常警員針對少數族裔一樣,是分化、歧視的行為,「戴住有色眼鏡(執法)」,令他們陷於「今日新疆,明日香港」的恐懼,年輕一代不會原諒政府和警察。希望終有一日,少數族裔的待遇能與香港人無異。

直播重溫

巴裔大專生Fire與家人居於公屋,幸運地能就讀本地學校,中文程度亦算跟得上。雖然如此,他與其他少數族裔朋友一樣,不斷遭到歧視,尤其是警方,他說,曾試過一日內數度被警方無故截查,「唔講原因」,朋友也常被警員在街頭無端搜身。

原想畢業後投考警察的他,6.12見證警察濫射催淚彈後,他打消了做警察的念頭,並走上街頭成為抗爭分子。在抗爭現場,他鮮有地感受到自己被認同是香港人,「上周日(10月20日)有人開咪大聲說『我哋都係香港人!都係香港一分子!』這一句說話擺喺心入面好耐,終於有人講出嚟。」

他指在抗爭現場,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少數族裔身份被質疑,是「真正的connect」,但7.21元朗恐襲後,他曾被指是「鬼」,人們用怪異的眼光看他,令他不敢再上前線。岑子杰被襲事件發生後,他再度自己擔心,南亞裔的形象再轉差,「但反而令我看到理性的香港人,以前見到打劫,會話一定係『南亞裔搞事』,今次看透了,有一班害羣之馬收錢做事,不是整個族裔。」他認為警方才是一直歧視、分化香港人和少數族裔的人,警方10月20日用水炮車「染藍」清真寺就提最佳力證,年輕一代不會原諒政府和警察。

棟篤笑表演者、第三代土生土長印度裔香港人Vivek Mahbubani(阿V),10月20日曾在重慶大廈派水支持抗爭者。他也指,小時候也曾因為膚色,經常被查身份證,甚至覺得非華裔身份是負擔,但長大後經過其他香港人的正面鼓勵,走出身份認同危機。作為棟篤笑表演者,阿V現在堅持以「來自香港」自我介紹。他稱,岑子杰遇襲後,族羣之間曾擔憂會再激起種族間的矛盾,使多年來促進共融的努力付諸東流,但香港人對派水行動及「重慶大廈感謝日」的正面反應,令他相信不同種族可以真正連繫。

民間記者會發言人指,警方水炮車射擊清真寺一事,令很多香港人關注少數族裔權益,但這只是開端,重要的是,抗爭運動中,「香港人」的身份並非單純建基於種族或血緣之上,而是來自於對民主,目由,公義等彌足珍貴的價值認同。

民間記者會亦代一位尼泊爾裔人士發言指,雖然會因為被認同而感動、慶幸,但也擔心少數族裔在參與運動時,會因為缺乏資源、資訊來源、法律權益等,在抗爭前更須三思而後行。該人士也擔心,自己參與運動,會否對族羣構成負擔。但即使如此,他始終認為「良心」是做人的基本,毋須特別的掌聲,只希望將少數族裔當成與本土香港人無異便足夠,「核彈都唔會割,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對於警方成功申請到禁制令,禁止市民查詢選民登記冊載有警方的資料。民間記者會指以往發生過,選民登記地址涉舞弊,並指禁止市民查冊,或會使區立選透明度下降。

民間記者會發言人「戴和解」表示,對於高等法院批出禁制令,禁止非法發佈或披露全體警隊和家屬的個人資料,必會剝削公眾知情權、損害新聞自由,日後種票等涉及重大利益的事情,公眾無從得知及監察;此外,也很有可能導致警權「無限擴大」、警暴情況更加嚴重。

少數族裔代表「香港人」(化名)表示,事實上少數族裔權益多年來都不受重視,不論警方、政府、政黨也如是,即使民建聯等政黨有所謂「少數族裔委員會」,但只是爭取選票的工具,「無嘢做到。」

他說,據他理解,有政治立場的少數族裔「黃、藍一半一半」,但特別提到「唔知點解尖沙嘴咁多人支持民建聯⋯⋯不過我就死都唔投民建聯!」Vivek Mahbubani則認為,經過這場逆權運動,以前不關心政治的少數族裔,現在會登記做選民,又或者認為「要出番把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