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無綫申阻襲記者毀財物 法官拒頒臨時禁令 指採訪時無展示台徽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1 12:41

【新增動新聞】

電視廣播(511,TVB)本周一入稟高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及故意襲擊無綫電視記者及毀壞其財物,聆訊今早在高院進行。法官陳美蘭聽罷陳詞後,同意案件涉及重要議題,但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法官直言,無綫的記者和採訪車自上月7日起已沒受到襲擊或騷擾,「已有一個月的和平」,無法向法庭證明他們的員工有實際風險遭受襲擊或包圍。法官並注意到,無綫記者在採訪期間、以及在所使用的器材上,均無展示公司標誌,認為難以執行有關命令,反問:「難道要舉旗表明TVB記者身份?」

臨時禁制令申請由無綫單方面提出。法官陳美蘭今早甫開庭即謂已閱畢相關文件,但指無綫記者自從上月7日起已無受襲,「已有一個月的和平」,質疑為何仍要提出申請。代表無綫的大狀回應指,無綫作為僱主,有責任保障員工安全,強調過往的襲擊並非意外,有機會再次發生,最近更有網站記錄記者和攝影師位置。

官:無綫記者都不願透露自己是無綫記者

大狀又指,不斷有市民在社交媒體留言,慫恿無綫記者辭職,重申禁令的目的是保障員工安全。大狀更謂,無綫是最早受襲的媒體之一,禁令是為保障言論和新聞自由。

惟法官關注到一旦頒下禁令,根本難以證明被告干犯禁令,就連無綫的記者都不願透露自己是無綫記者,「難道要舉旗表明TVB記者身份?」直言執行禁令有困難。法官又指,襲擊和刑毀本身已是刑事罪行,有警方執法。

法官同時提出,法庭昨日頒佈禁止在網上發表威脅使用暴力的禁令,難道不足以保障無綫?大狀則指,昨日的禁令並非為保障傳媒,而且與本案有別,本案的禁令是針對實際的襲擊,而非網絡言論。

法庭暫時看不到無綫員工有實際受襲風險

法官最終拒絕頒下禁令,直指無綫記者在6、7月被包圍的事件,僅屬個別例子,且示威者事後已公開道歉,並呼籲不要妨礙記者採訪。而無綫在往後三個月雖然仍受到不幸的騷擾和損毀器材,但自10月7日起,已無實際襲擊或騷擾發生,法庭暫時看不到無綫的員工有實際受襲風險。

此外,法官認為禁令難以執行。她指出,一般禁令是限制任何人進入某地方或針對某類特定人士,但無綫記者周圍採訪,事前亦不會公佈採訪地點,記者和攝影器材等更不會展示公司標誌,故此,潛在的被告人根本不知道無綫記者的身份,除非無綫記者表明身份。但明顯地,他們不願意透露。

法官同意本案涉及重要議題,若無綫認為有需要,可申請安排快期審訊。不過,法庭認為無證據顯示無綫員工受到即時的遇襲威脅,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

【案件編號:HCA1977/19】

記者 楊思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