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香港●東區】兩代工程師聯手出戰 冀監察撥款杜絕 「不能避雨亭」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2 00:01

區議會的「小白象」工程浪費公帑,「經典作」包括鰂魚涌「不能避雨亭」及元朗區議會試圖以17億元天價興建天橋,兩名不同年代的土木工程師,今屆區選齊齊在東區征戰,80後張振傑有感當區議員只顧「蛇齋餅糭」,未有真正處理社區於規劃和環境上的問題,決心於興東選區出征;同為土木工程師的70後太古城東區議員王振星尋求連任,務為民主派守住議席,用專業為公眾監察區議會工程撥款,杜絕小白象工程。

記者 陳嘉裕

自小在筲箕灣長大的張振傑,一直關注區內問題,他留意到由領展管理的興東邨停車場連年加租,區內違泊問題亦嚴重。他曾經就區內問題電郵當區現任區議員工聯會許林慶,但未有回音,3年前與朋友組成「興東東熹環境關注組」,冀協助解決區內由來而久的社區問題、以專業知識回饋社區。

張振傑認為區議員應就社區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惟許林慶卻只懂「蛇齋餅糭」:「佢如果淨係派蛇齋餅糭我唔會覺得咁唔妥,咁佢都係幫緊老人家,但當佢無專業知識去提議一啲事,而嗰件事做出嚟係影響街坊,咁呢個就係問題。」他舉例指許林慶建議在區內興建的過路處,改建後附近的巴士站避車處和路面縮窄,一星期內引發多宗交通意外,「呢個就係我成為區議員可以避免嘅嘢,亦都係佢(許)唔應該繼續連任嘅原因」。

土木工程師工作繁重,甚麼原因令張振傑投入區選?張坦言:「好老實,放完工咁攰我睇吓戲、拍吓拖、去吓旅行唔好?(落區)對我嚟講卻係一個樂趣同使命。我會諗,如果我唔出嚟,真係無人出嚟,呢個社區會繼續有問題,甚至更加差。」最近的反修例風波,更鞏固張參選的決心:「每個香港人佢哋都諗辦法去幫呢個地方,我覺得每個人有自己位置,而咁啱我嘅位置係可以做到呢樣嘢(參選)嘅時候,我會盡力去做。」

有別於一般民主派素人,張振傑今次出選沒有打住民主派旗號,他直言,政治議題非參選的主打,「我希望街坊投我票嘅原因唔係因為我唔係工聯會,而係佢真係覺得,我呢個工程師、呢個後生仔係幫到佢哋」。興東被視為深紅選區,民主派過去2屆派人參選都無功而還,張坦言對選舉信心不大,但仍然繼續努力,「今次參選,無論贏輸都好,我希望係畀到壓力佢(建制對手)做多啲嘢。佢派多啲糭、派多啲奶粉,對我嚟講已經幫到呢個社區」。

興東有工程師新丁上場,太古城東則有泛民中佬王振星尋求連任。2015年區議會選舉,王振星以82票之微擊敗時為新民黨的謝子祺在太古城東當選,4年來奔走於土木工程師專業和區議員工作之間,他直言沒有被忙碌的生活嚇怕,反而更有興趣繼續服務,「(東區區議會)好多嘢都繼續發展緊、去緊,如規劃上嘅硬件;軟件方面,又例如議會資源、公帑嘅運用、撥款嘅機制都係要推進改善」。他指工程師背景令他更有效履行區議員的工作,特別在審議地區工程撥款上,會更容易掌握資料,發問過程亦可揭露政府回應上有否不盡不實的地方。王的對手是新民黨郭浩景。

4年過去,王指參選的「初心」不變,認為區議會是推動社會民主發展的重要一環,除了在地推動民主普選的制度,亦要透過地區工作提高市民在社區的參與:「老生常談,區議會暫時喺香港仲係一個最公平、最低門檻、資源上相對地可以自由運用到嘅選舉。如果能夠喺地區入面推動市民參與,係值得去做。」翻開王的單張,會發現他向市民公佈區議會撥款項目,讓市民知悉所交的稅項用於何處,了解社區資源分配的看法,他認為也是民主深化的過程。

2016年特首選委選舉,民主派工程師以「進步工程」名義出選,泛民在被視為傾向建制的工程界獲得一半席位,歷史性做到平分秋色,今屆區選又有多名年輕工程師出選,王振星指,樂見更多工程師以專業服務社會,但他坦言工程界始終依賴政府批出工程,傾向建制亦難免,預料假以時日才可有大改變。一直有傳民主派屬意王振星參選2020年立法會選舉工程界功能界別議席,王稱暫時未有考慮,暫會專注區議會的工作。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