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旺角無限復活抗「撕」暴 義工:文宣是最低成本抗爭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4 02:03
曾經非常漂亮的旺角連儂牆,那些用心製作的反送中宣傳品,可能就只有一日壽命,翌日已被撕毀得面目全非。董立華攝

連接旺角東站與旺角港鐵站的行人天橋,自反送中運動開始,一直是旺角連儂牆所在,整條天橋貼滿各種各樣的文宣。採訪前一晚,這條天橋還在橋頂貼滿了中華民國國旗和街坊因悼念陳彥霖而摺的一大堆彩色紙鶴,兩旁放滿了在宣佈即將實施蒙面法那夜數百街坊製作的面具。但一夜間,所有文宣全軍覆沒,幾乎被徹底撕毀了。

翌日晚上,才剛下班的十數個旺角連儂牆義工,又再帶來一大叠文宣紙張,重建連儂牆。曾經非常漂亮的旺角連儂牆,那些用心製作的反送中宣傳品,可能就只有一日壽命,翌日已被撕毀得面目全非,然而,正在天橋的區議會告示牌貼文宣的義工黃先生(化名),希望最後感到徒勞無功的,不是他們這群不斷張貼卻不斷被撕紙的義工,而是那些不斷撕紙但仍看見文宣無限復活的人。

橋上辦活動連結街坊

黃先生幾乎每天下班後都來這裏修修補補。他清楚記得自己8.18開始參與連儂牆。那日下午,港島區有遊行,早上他路經這條天橋,看見很多人在大規模清理文宣,他記得天橋有一個位置放物資,便趕快過去拯救那些包書膠、便利貼、筆等等。邊拾邊被撕紙者指罵,他拾走物資後,去了遊行。翌日,他來「交還物資」,看見義工重新「建牆」,他也一起貼文宣,此後就留下來了。

為保安全,義工都在天橋無人時分快閃工作,但據他們觀察,撕紙者總是在他們離開不久後就出沒,天亮了他們回到天橋,文宣未被閱讀已消失,有時是連續3、4日發生這種事,他們一邊沮喪,一邊互相鼓勵:「他們越拆得多,就證明我們越做得正確。」

連儂牆從最初以便利貼為主,逐漸演變成以文宣為主,主因是撕紙的人太多,便利貼要靠街坊逐張逐張寫和貼,很難在短時間內大面積復修,這群義工也不想連儂牆變得只有十來個義工參與,遂嘗試在橋上舉辦不同活動連結街坊,如蒙面面具工作坊、悼念彥霖摺紙晚會、《地厚天高》放映會等,也趁遊行和人鏈等活動前在橋上派傳單,希望有更多人明白和參與反送中活動。黃先生始終希望連儂牆不只放文宣,而是一個街坊可以參與並討論時事的地方。由於旺角區遊客眾多,他張貼文宣時見有遊客停步,有時也會上前解說。

他仍記得最初參與時,義工仍會在橋上邊工作邊閒談,後來因為不同地區連儂牆接連有義工遇襲,他們只能快閃工作,甚至派人在附近出入口把風。訪問當日,幾個義工坐在天橋地上處理文宣,一個義工提醒另一人不要背向行人走道坐,否則若有人攻擊她,她就看不見、無法避開。同時,也有些較年長的人一直站在義工前面閒談,算是「人肉保護牆」。黃先生表示,連儂牆的每個「手足」都很害怕,不明白為何連這種最和平的抗爭手段都會引來政見不同的人傷害身體,「是否反映了我們說的是正確,你無法反駁,所以要用肢體暴力來對付我們?」

義工極度警惕,令他感到非常可悲,他說香港整個社會現狀也十分可悲。他表明自己不割席、不分化,卻也從不支持暴力、非常和理非,但當他想起很多「手足」受到不公平乃至暴力對待,甚至失去性命時,他就更覺得自己至少要堅持製作連儂牆,因為相比前線,這已是和理非能參與的最低成本抗爭。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