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如果我是陳奕迅 —— 陳易舜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6 02:00

多風光的海島,一秒變廢土,硝煙下,不少有心人參加今屆區議會選舉,不許人間見白區,當中觀塘是傳統紅區,戰況慘烈可期。

藍田山上平田選區,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屋邨你住哪一座?今次選舉卻是大歌星對大老虎,學生撼航母。獨立民主派這邊,候選人廿三年前呱呱落地,風水師好大整蠱,起名陳易舜,同期歌星陳奕迅出道。世間竟有這等巧事,陳奕迅是聖若瑟小學舊生,陳易舜則在聖若瑟中學畢業。

小子背負這個名字的沉重包袱,今次區選卻看見箇中美麗,芸芸候選人當中,有理由相信這個名最易記,區內街坊也琅琅上口。打建制大老虎嘛,名頭能不響亮?

用名字贏聲勢

香港有警,社稷遇危,表面上林鄭shall we talk,實際上警察shall we扑。自己地方自己救,4年前傘後組織突襲區選,送了不少紅底議員去勞工處。今屆如法炮製,陣容包括本文這位中大學生,記者請教大號,他說:「我個名叫陳易舜,通常人家問我只有兩個答案,你爸媽很喜歡陳奕迅嗎?另一個答案,是不是你自己改的?」他解釋:「第一,怎可能是自己改的,難道我甫出生便替自己改名?而95年陳奕迅才第一次參加華星(新秀歌唱大賽),我在96年出生,我父母哪有可能這麼in,追捧這麼新的明星?」

今時今日陳媽媽深黃,每天在《蘋果》、《立場》留言大戰藍血人,搞不好當年她也高瞻遠矚,當年料到陳奕迅大紅,找兒子做其影分身呢?當事人說:「沒可能的事,初出道就喜歡他?現在的父母看見姜濤,也不會將兒子改作姜濤吧?」本文主角生於96年7月29號,同年8月19日陳奕迅才發行第一張唱片,據舜仔說之前家人並不認識這位歌手,唯一解釋是風水師依命起名。

每次結識朋友總要訴說這個名字的前世今生,有時候卻無從解釋,兒時一次病倒,光顧聯合醫院,揚聲器赫然傳出聲音:「陳易舜請到分流處!」頃刻間一眾病人面面相覷,竊竊細語:「陳奕迅?陳奕迅來聯合醫院?」阿舜訪問時苦笑說:「陳奕迅(家住壽臣山)怎會來聯合醫院?他去對面海其他醫院嘛!」

中文名雷同實屬巧合,洋名Eason卻是刻意老翻,他3歲入讀幼稚園,那時候陳奕迅已經家傳戶曉,老師說:「你叫陳易舜,不如英文名也叫Eason吧!」如此這般香港便多了一個Eason Chan,未曾想,20年後這個大名有助選舉。你叫他做浮誇吧,加幾聲噓聲也不怕,他說:「這個名字我當然喜歡,對我幫助很大,人們一定記得我的名字,記得我的名字多過記得我的樣子、我這個人,無論做甚麼都有幫助。」

如果他是陳奕迅,怎樣幫助香港這片地、這場運動?「如果我是陳奕迅,看見政府做得這麼差,我一定會選特首。以前人們常說劉德華做特首就好了,那是上一個年代的說法,是時候轉一轉,我們這年代較多人喜歡陳奕迅。找陳奕迅做特首當然很正,一來有知名度,二來英文好(在英國讀書多年),走出來說話得體嘛,不會連英文也不懂,你看警察英文字也不懂一個。」問題來了,再下一個年代難道找姜濤做特首?

陳奕迅將於年底開演唱會,跨年唱到明年初,「如果我是陳奕迅,當然改一改口號,成為抗爭音樂會,唱現在人們常唱的歌。」眼下有良知的香港人都用各自的方法幫助這片地,然而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現在香港男歌手第一人一定是陳奕迅,他在紅館搞(騷)一定要做破格的事,如果我是陳奕迅一定這樣做。」《願榮光歸香港》自當打頭陣,「現在他們(選舉主任)不DQ我,我可以說啦!況且我是說陳奕迅,不是說我自己。」

深黃鬥深紅 挑機無聲虎

繼續往名字裏做文章,話說中國三皇五帝時代,堯將帝位禪讓給舜,一天Eason(意指陳易舜,下同)的朋友忽發奇想,說:「你的名字有個舜字,你的對手有個姚(堯)字,還不是堯舜?堯讓位給舜,你豈非勝券在握?」今次平田選區對手正是姚柏良,報稱獨立,但2011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就是探訪他的選區平田邨,陳易舜說:「當時姚柏良已做了區議員,是他打點一切。(李克強)那麼多地方不去,來香港就是去平田邨探望他,所以他的地位好高。」

中國第一首航空母艦,姚柏良有份遠赴歐洲談攏,地點正是抗爭歷程可堪與香港比擬的烏克蘭,他將原名瓦良格號的戰艦送中,成為遼寧號。侍李之恩,購艦之義,足教中聯辦相庇,陳易舜說:「基本上今次我是打老虎,今次區議會選舉其中一隻最厲害老虎可能就是姚柏良,而他是無聲無息的老虎。」姚先生任職中旅社,可知深紅,「中旅社本身就是政治機構,九成是共產黨成員,雖然不知能否查到。點打呀大佬,但我現在就是打最紅底的!」

敢捋虎鬚,勇氣固然可嘉,下場不會很好,早前Eason出post:「姚議員大力吹捧1,100萬平田徑附近一帶出現野豬」,次日起來一看手機,幾十個沒顯示號碼的未接來電。比起遼寧號,區區平田徑算甚麼,但1,100萬元造價全部來自納稅人,此外觀塘海濱音樂噴泉更盛惠5,000萬大元,「誰做出來?就是所有觀塘區建制派,很多街坊都知,加上今次整個反修例風波,大家都不喜歡建制派留在議會內,所以要將代表民意的代議士帶入議會。」

這天他選擇在姚柏良辦事處門前受訪,擺明叫板這位現任區議員,一天他收到不明來歷訊息:「最近過得如何呢?有性愛發生嗎?有性高潮嗎?」Eason哭笑不得,說:「好像我這些肥仔,也有人關心我的性生活,有冇搞錯?」留低擊傷你的石頭,從錯誤裏吸收,「不時收到這些騷擾訊息,尤其9月開始,臨近選舉收到這些訊息,便知道選舉近了。」他透露這些訊息一律沒有用戶圖像,用字老是繁簡夾雜,emoji來去同一套,似出自同一手筆,似乎中聯辦做事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政權當然打壓建制派的對手,難道替民主派拉票麼?陳易舜只期望對方光明正大明刀明槍,「最好的方法是和我直接辯論,來街站跟我講,不要在背後做太多鬼鬼祟祟的事。」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我期待到無奈有話要講,得不到裝載。

從小睇新聞 培育政治意識

Eason在5兄弟姊妹中敬陪末席,別的小孩寧願在公園躲藏不想喝湯,他卻在家看新聞,「大佬,排第4的哥哥(的確就叫阿堯)也比我年長15年,姊姊更比我大了20年,我回家難道跟他們說卡通片劇情?當然說他們喜歡聽、會講的題目,就是新聞,講政治講財經。」如此成長環境下,他決心考入中大政治及行政系,未料最後脫腳緣盡大學。那時候我含淚發誓各位必須看到我,終於循副學士途徑繞個大彎殺入中大政政。

陳易舜將於今年12月31日,陳奕迅演唱會期間畢業,如若當選,1月1日無縫接軌做他的全職區議員,萬一贏得不需要的自由,和最耀眼傷口,11月25日便要找工作。如今只欠選舉研究一科,題目正好是區議會選舉,「可能我是第一個正在參選的人讀選舉研究!」科班出身的他滿腹數據,除了數說姚柏良開會不足,還指今屆平田多了2,000選民,單計藍田山上,不計算山下的麗港城、匯景,平田最多10來20歲的選民登記,老虎再兇,這場仗有得打。而據他觀察,反送中一役令很多人返回Facebook世界,「現在網絡好重要,而我的對家完全唔Q識用Facebook!」

藍田連儂牆就在平田選區,每晚年輕人張貼文宣,老街坊在旁守護,不遠處階梯上,數十伯伯下棋,階梯下師奶放狗,三路人馬各自忙碌和而不同。其實藍田真的很藍,德田更是全港最多民建聯成員的屋邨之一,不勞中聯辦動手,自有真心藍街坊找他辯論,教這個政治學生何謂政治,Eason只好細聽,我非你杯茶,也可盡情地喝吧,「民主社會就是要聽不同說法,不能因為他是藍絲、親政府便不理他,你也要顧及他的感受。」他說:「這個問題大家要想一想,假如將來香港民主化,你們認為的藍絲也要在香港生存,將來在公民教育上,傳媒、政府如何培養民主公民德性,其實很重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