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流亡港人獲「逆權黃雀」收留 疑在台遭人跟蹤監視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7 00:04

30年前的八九民運,港人發起「黃雀行動」,香港成為營救內地學運領袖的安全港;30年後的反修例運動,香港對抗爭者來說已不再安全,居於台灣的同路人成為這批流亡港人的「黃雀」,包括在台港生Owen。他在台灣收留的抗爭者,之前在港提心吊膽、無法安睡,連家人都無法相信。有流亡港人稱,身在台灣亦不敢表露身份,且懷疑被跟蹤監視。

記者 羅智堅

多名香港抗爭者自7.1衝擊立法會事件後赴台灣尋求政治庇護。在台港生Owen(化名)表示,7月有數十名抗爭者赴台,但最終因求助無門而失望返港,「一嚟長貧難顧,二嚟都拎唔到長期簽證。」

據了解,台灣有團體協助赴台抗爭者尋找住所、聯絡義務律師團隊及提供基本生活所需,亦有港人參與其中。惟團體本身資源不多,加上抗爭者無法在台工作自力更生,經濟狀況頗為拮据,甚至無法負擔禦寒衣物的花費。

Owen早在反修例風波爆發前赴台留學,今年暑假回港參與抗爭。他返台開學後,為香港抗爭者Sam(化名)提供安身之所。

Sam在港期間,曾幻聽到警車聲,又以為有警察上門抓他。某天傳出警方即將大搜捕,他就匆匆來台。採訪當日,他願與Owen一起現身,但不欲詳談。Owen坦言,Sam現時連家人也無法相信,自然也無法相信記者,「佢成日話喺香港,即使返到屋企都無安心嘅感覺,咁如果佢返屋企都無安心嘅感覺,咁佢留喺香港邊一度先有安心嘅感覺?」Owen續指,Sam赴台後飽受壓力,「佢試過半夜瞓瞓吓突然大叫,我要拍佢膊頭同佢講︰『無事、無事』。」

現正照顧Sam的Owen,近來也陷於情緒低谷。Owen當初選擇來台留學,是覺得香港沒有希望。《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前夕,他與一眾在台港生焦灼難耐,紛紛回家參與抗爭。當暑假步入尾聲,他多番思量下,懷着不捨與愧疚返台繼續學業,「喺台灣見到8.31(太子站事件) 時,會覺得好僥倖,但同時又會覺得內疚,喺台灣呢個地方叫口號、做人鏈、黐吓嘢,環境係安全,但有種圍爐取暖的感覺,有時甚至覺得自己買緊贖罪券。」經歷抗爭洗禮,Owen更不輕言放棄香港,「始終我哋都喺香港大,唔係話行開就可以行開。」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