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保衞戰】TG放題恐釋大量二噁英 專家籲撤人 憂警嫂Madam流產誕畸胎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5 21:02
化學博士兼名師K. Kwong指,前線防暴警及其家人的精子及生殖能力,或受因高溫燃燒而從催淚化合物中分解出來的二噁英影響,更有可能導致流產及畸胎。
(蘋果日報)

持續5個月的抗暴之戰中,防暴警在各區「催淚彈放題」,催淚化合物幾乎遍佈香港每個角落。K. Kwong再次在網上解釋催淚煙的禍害,指因高溫而由催淚化合物分解出來的二噁英污染物,難以清洗和抵擋,警告一般市民不要自行清洗。他更特別提到,防暴警現時身穿的裝備,並非「NBC Nato」型面罩,無法阻擋吸入二噁英;而二噁英亦會殘留於衣物與裝備上,令污染物帶至警署及家中,或影響前線警及其家人的精子及生殖能力,更有可能導致流產及畸胎。

K. Kwong早前本月初在Facebook發文警告,催淚彈內的催淚化合物本身是固體,要靠其他燃料加熱為氣體,但若溫度過高,會分解為多種有毒物質,包括「超級致癌物」二噁英、會引致肺積水的氯化氫和山埃等。他續指,為免催淚彈釋出過多有毒氣體,各國生產時都希望將發熱溫度盡量控制於450°C以下;但國產催淚彈的發熱原料有別,溫度可達3,300°C,不但有爆炸風險,亦因本身含有的催淚化合物較多,因此高溫會釋出更多二噁英等有毒物質。他呼籲警方停止使用催淚彈。

他當時又指,二噁英不但溶於脂肪,而且相當穩定,擔心女警和女示威者攝入後,懷孕會小產。他強調,被國產催淚彈污染過的地方,要認真清理才能解封,因催淚化合物及其殘餘物不能溶於水內,更不可用漂白水清潔,否則會釋出更多有害物質,須混合多種指定化學劑,令催淚化合物及其殘餘物溶於其中,再稀釋沖走,才能安全清潔。但他慨嘆,警方和市民均不知國產催淚彈的遺害有多大,令負責清潔的食環工友「率先硬食」,更指外國應對這類有毒物質時,要穿生化衣。

由民間自發成立的研究組織的公共衞生研究社撰文,亦呼籲政府停用催淚彈,阻止人道災難,因催淚化合物在高溫會分解出類二噁英,並能通過皮膚接觸、食物、食水和空氣等途徑進入人體,常身處前線、暴露於催淚煙中的人是高危一族,即使佩戴面罩等保護裝備,也無法避免攝入。當身體長出氯痤瘡,代表體內含有相當濃度(但未足以致命)的類二噁英,但因其毒性在廿年後才減半,可謂無法根治,醫生只能用藥紓緩症狀。在外國,不少氯痤瘡患者在幾十年後,患處還在發膿。

文章又指,氯痤瘡往往只是類二噁英中毒的早期症狀,若攝入過量,可破壞免疫系統、影響內分泌平衡,甚至致癌;孕婦則有流產或誕畸胎風險,甚至通過母嬰傳染(包括血液及母乳),把類二噁英傳給下一代。有文獻指出,高濃度的二噁英會影響嬰兒體重、語言、認知、小肌肉運用等發展。警方至今在港施放至少7,500枚催淚彈,惟政府仍未清楚知道催淚彈的成份及其衍生化合物,以至它對人體的長期健康影響,更遑論檢測受污染食物上的毒素和提醒市民其潛在災害。

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在記者會回應時,意圖轉移視線,聲稱示威者在過去數月燃燒塑膠、垃圾和水馬所釋放的二噁英,遠多於國產催淚彈,反指「暴徒」才傷害大眾健康。

惟K. Kwong反駁,指含氯的塑膠(PVC)放進焚化爐,經高溫燃燒才釋出二噁英,但示威者在街上很難找到PVC來燒,因很多材料已轉用PE或PP膠;而且燃燒PVC很臭又多黑煙,示威者較少燃燒PVC,亦因非放進焚化爐高溫燃燒,故即使在街上燃燒PVC,很少會釋出二噁英。相反PE或PP膠易燒又易找到,示威者主要燒這些,且因PE或PP膠沒有氯,所以較難釋出二噁英。

K. Kwong重申,因催淚彈內的催淚化合物本身含氯和苯環,所以經高溫燃燒會分解出二噁英。而國產催淚彈燃燒時比美製高溫,所以前者才會令催淚化合物釋出二噁英。對於身兼警察教官的汪威遜自詡吸入催淚化合物的份量多過任何一個人,但他都無長出氯痤瘡,藉此叫公眾放心,K. Kwong反嘲汪或因體內多脂肪,故即使吸入二噁英,亦可能溶在其中,未有長出氯痤瘡;但若前線警員、示威者和記者體內很少脂肪,便會很快有反應。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