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主理哈囉喂12年遭易帥 海洋公園辭退的導演 —— 黃湛深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5 02:00

阿Sam黃湛深與黃霑真名黃湛森何其相似,其實他兒時的確就叫黃湛森,只是媽媽相信水為財,改森為深。後來霑叔女兒黃宇詩與阿Sam共事,一次她向其母、黃霑前妻華娃引見,並要媽媽猜這小子姓名,華娃真會相人,瞧兩眼陡地大喝:「黃湛森!」

過往12年阿Sam主理海洋公園哈囉喂節目《地獄巨星賀台慶》,多麼希望觀眾知道他的名字,奈何觀眾只管稱呼他「大王」。今年節目內容涉及反送中運動,園方受壓中途易帥,如此一來黃湛深三個字終於全港皆知。贏了名字,丟了飯碗,他苦笑說:「我每次食蕉才被人知道我的名字!」

入行20年,這口飯絕不易吃,記者看他命途很像《喜劇之王》尹天仇--他有份演出該片--只是尹天仇沒有做過脫衣舞男。

成也7,敗也7,1977年海洋公園落成啟用,同年黃湛深出生,成為海洋公園同齡人,30年後更當上哈囉喂節目主角及編劇,一做12年。今年節目有個角色生於7月7日7時,擺明揶揄777林鄭月娥,又提到「惡毒及享有好大權力」、「死後落地獄」,一名內地來的員工看罷篤灰,海洋公園便叫阿Sam清洗相關內容,然而乾淨版上演未幾,園方第二次跪下,派後備演員上陣。

2015年玩過689 2019年卻被叫收口

12年來黃湛深見證哈囉喂之父盛智文主政海洋公園及離任,以及香港急速敗壞,他舉例說:「如果你說以前諷刺時弊,嬉笑怒罵,我連副主席劉鳴煒也拿來玩。」話說去年節目他扮演閻羅王,喝問兒子:「你十歲時我已給了你十萬袋陰司紙,你還想怎樣?」眾所周知,劉鳴煒10歲生日獲父母贈送10萬元現金,「沒有出事,沒有人叫我不准講,即使他是副主席,大家看得很開心,觀眾也知道你笑甚麼。」

2015年他化身黑哨裁判,矛頭指向誰大家心照,當時梁振英說特首「地位超然」,黃湛深連這四字真言也用上了。一天facebook赫然出現689暢遊海洋公園的照片,「我一看見,哈,開心了!你入來吧,我等你很久了!當然其他職員想辦法不讓他看阿Sam個騷,一定不能讓他入去,但是沒有人叫過我掩口,沒有人說過:『689入來你便要抹掉所有內容!』」

同一手法,過往暢通無阻,今年行人止步,「現在的人不懂何謂幽默,何謂嬉笑怒罵、諷刺時弊。很簡單,如果沒有人看過我的騷,我怎樣形容它?它就是一個哈囉喂版的現場《頭條新聞》,現在就是容不下。」今年主題電視台台慶,據聞某大台高層看罷震怒,要求大改,黃湛深說:「我反問一事,我是演藝(學院)畢業,沒有人教過我揶揄、戲弄、惡搞,誰教我?TVB教我的,兒時看阿叻、曾志偉,看《笑聲救地球》,現在發覺你玩人就可以,人家玩你就不可以?」

輸掉工作 贏得支持

這個節目是他的命根,一幕幕流着他的血,「其實不嬉笑怒罵哪有所謂,照做也可以,但在我立場這不是表演的本意,表演除了是娛樂,也有藝術成份,哪怕只是主題樂園的表演。所以今次事件爆發,我發覺十多年心血沒白費,我曾跟親密的人說,我很怕沒有人明白我做甚麼,但今次事件後很多人出來支持鼓勵,跟我說:『是你給我一個屬於香港人的騷,你令香港人找回正能量,你也不要放棄,無論你去到哪個舞台,我們也會來支持你!』」

其後有海洋公園同事發起罷工,事件主角反而勸阻,「我不斷重複又重複,我不是這件事的大台,我也沒有任何訴求,因我知道不能再在這地方追求甚麼言論自由、創作自由,我只想大家安心做完個騷。不要幫我,(海洋公園)也沒要求我再做,我知道即使再做也不可能做回原版,背後有太多不能透露的原因,那些原因我作為一個香港人承受不起。」

別看如今黃湛深口若懸河,兒時可不懂表達,參演話劇後大有改善,「話劇就是溝通,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演員角色與觀眾之間的溝通。」於是他擱下職業運動員夢想,考入演藝學院,前景向好,同班同學張繼聰鋒芒畢露,機會卻落在並不突出的黃湛深身上,還未畢業便參與電影《等候董建華發落》演出。

地獄黑仔王 靠棟篤笑認清自己

當初他放棄運動員生涯投身演藝界,其實是由一條絕路走進另一條;過往12年飾演地獄大王,終其半生原來是地獄黑仔王。畢業後沒幾年但覺當年媽媽水為財之願還未達成,只好在小童生日派對扮小丑餬口,「扮小丑我不覺得怎樣,因為我喜歡小朋友,我又喜歡錢,且是快錢。」

比起之後這份差事,扮小丑着實不算甚麼,話說一名準新娘告別單身,與姊妹歡聚K房,誠徵脫衣舞男一名,蘇玉華推薦演藝師弟黃湛深,說:「這個傻的,癲的,應該會做。」阿Sam事前幹掉啤酒幾罐,暫別羞恥之心,說:「我心想我要錢,表演而已,做吧!做完其實內心不舒服。」恩師鍾景輝、毛俊輝、林立三大抵沒教過他脫衣服,扭屁股,猶幸內褲留守原有陣地。然而禍不單行,事後一名姊妹過來把酒閒聊,談下去才知來者也是電影業中人,他鄉遇故知當然過癮,脫衣遇行家卻很出事。

那刻不想被認出,其他時候卻多麼希望演藝中人了解他,「很多人不明白我,他們不知道阿Sam是一個怎樣的人,一旦不知便不想了解你,不想了解便不想用你。」身邊人總說他像黃子華,就連曾與黃子華合作、《等候董》監製南燕也送上同一句話,05年黃湛深便走上另外那位黃生的路,「我覺得你不想了解我,你不知道我是誰,我告訴你我是誰,我做個騷,我做個one-man show,我做個棟篤笑,我自己book場,哪怕是幾百人看我都要做!」

中環藝穗會座位百來個,三場下來四百名觀眾不到,但騷後他宣佈找回自己,「做表演,不是做明星,做表演的人如果不知道自己想怎樣便很大鑊,幸好我憑那個騷發現自己。發現自己之後以為OK啦,的確有些前輩因此欣賞我,給我機會,但剛才所說黑仔的路沒有停過。」

性命緊要 良知亦重要

拍過電影《愛鬥大》,未見突破,「直至一套戲,我記得慶功時老闆及其他各樣那樣的人都過來握手,說角色做得好,很好笑。」說的就是09年《愛出貓》,阿Sam飾演補習天王,與考試局女高層上床換取試題,「以為今次搞定啦,但一個補習天王控告我們誹謗,而剛好補習天王告的那個角色就是我做。」演員沒有法律責任,然而拍電影是豪賭的玩意,兆頭忌諱最多,黃湛深難逃腳頭不好的指控,從此幸運再沒敲門。

《愛出貓》由陳偉霆、鄧紫棋擔綱,「我現在仍想,如果當日我比較識做人,巴結男、女主角,可能我現在已經是護旗手,微博粉絲數以億計。」飛黃騰達的不止宇宙GEM、的士陳,舊同學張繼聰也由「謝生」熬出頭來獨當一面,好友朱柏康獲提名金馬獎影帝,白只(凌智豪)更憑《踏血尋梅》成為金像、金馬最佳男配角。日前白只來電慰問,阿Sam跟他說:「為甚麼你們人人讓世界認識,很有型,又金馬獎,又金像獎,為甚麼我每每都是去到爭議性的事件才受人認識?」

近年他擔任演唱會、新車發佈會導演,又拍過超市廣告,但主要還是經營哈囉喂節目,他剖白:「我的同學仔做舞台劇,人人知道他們是誰,大家都很喜歡,都覺得這是藝術,這是高人一等,而我做主題樂園的表演,做完沒有人知道我是誰。」今次被撤下來之後收到很多影迷訊息,遠至台灣,有人早在十年前便在海洋公園大樹灣看過大王表演,卻不知寶號,只懂說:「哈囉喂嗰個男人!」今次事後卻說:「以後跟人說,這個人叫黃湛深!」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