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攻防戰】聲援人士送物資被困校園 舊生哀號:喺度等死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8 14:40

警方圍攻理大,大批示威者下午突圍衝出時,多人被捕。今早被困在校園的舊生陳先生致電港台節目《千禧年代》,坦言「警方鎖晒啲防線,唔係話我哋唔想走呀,係我哋走唔到呀」。他指早前主要到理大聲援同學,「我而家喺某個地方嘅飯堂裡面打畀你,想講有啲同學、有啲聲援人士就唔係話前線,入嚟幫啲同學仔整吓飯,送吓物資,都被迫噚晚困咗係入面」,更向主持人說:「我都唔知仲有冇機會再同你傾電話,我唔係去自殺,絕對唔係。」

警方昨晚曾一度指校內人士可循北面李兆基樓(Y座)出口離開,但陳先生批評警方出爾反爾,「想留守嗰班唔係唔想走,係走唔到呀,出到去又係暴動,唔出又暴動....噚晚係Y座被拘捕人士,而家生死未卜。」他坦言﹕「大學管理層,校長入唔到、副校長都入唔到嚟,我哋透過學生會都有聯絡過部份立法會議員,佢哋都入唔到嚟,都被防暴包圍……乜人都入唔到嚟,講得難聽啲,依家喺度等死」。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也致電節目,指今早約7時曾與其中一名在校內的學生聯絡,該學生坦言,目前校內部份人士的「心理狀態相當之惡劣」,部份年紀較細人士情緒更瀕臨崩潰邊緣,「佢講畀我聽其實而家入面心理狀態相當之惡劣,因為佢話有一班年輕少少,其實唔係勇武個班,情緒瀕臨崩潰邊緣,有一少數諗過衝出去,比較大個少少,但衝唔到之後,亦都係好恐慌狀態。」

但他坦言,暫時無計可施,「我叫同學睇吓有冇其他人喺度,一個跟一個暫時逐個睇住啲同學先,我哋喺外面睇吓有咩可以做到……我成晚到而家喺度,但都好似乜都做唔到。」他指今次事件在理大校園發生,期望學校管理層可以積極斡旋,「積極一啲,因為有先例可睇,睇吓段校長,如果管理層積極斡旋,件事唔會拖延到依家,去到一個階段,我好擔心喺入面同學嘅情況,講到情緒陷於崩潰,真係令人憂慮。」

鍾劍華又講述昨晚與天主教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到理大與警方談判的情況,指昨晚約8、9時,他陸續收到在校內的學生及舊生求救訊息,「一路諗辦法佢哋可以邊度出到去呢,但諗唔到,而每一個出去嘅方法都俾人封死咗,同埋都俾人拉」。至晚上約10時許,他仍未見校方有任何協助,遂在晚上近11時決定由元朗出發返理大,「希望睇吓可唔可以埋到去,希望做得幾多得幾多,特別係一啲學生只係喺入面做project,或者做義工,睇吓可唔可以埋到去幫佢哋,或者紓緩吓佢哋情緒,有可能就帶返佢哋出嚟。」

鍾劍華與兩名同事,及約百多名校友及學生抵達尖東後,得悉主教及部份立法會議員在現場,他遂與主教會合後到天橋與警方溝通,但遭受不禮貌待遇,「我哋都未埋到去,距離差唔多成100米,佢哋(警員)見到有人行埋去,就已經搵強力電筒照射我哋啦、大聲呼喝」,警方更將二人趕走,「我哋表明來意唔係要闖,只係想睇吓可唔可以同警察、指揮官溝通一下,睇吓可唔可以入到去,幫手紓緩吓啲情緒,同埋可唔可以勸到啲同學出嚟,或者幫到一啲其實係入面被困而想出嚟嘅人,我哋都未講完,佢哋已經用啲好不禮貌嘅態度趕我哋走,擺起嗰姿態好似想打我哋咁,我同主教惟有轉身走,當時成點鐘。」

他直言,警方拒絕任何溝通及對話,「(學生)行出嚟就會被捕,被捕之餘仲要面對暴動檢控……入面有啲學生我都識,係比較溫和,你都未有證據,就用暴動來標籤佢哋,成嗰做法同我理解法治精神好唔同。」

理大退休老師丁惠芳亦遭警方拘補,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昨晚丁媽與兒子在理大內組織在場社工協助支援,安頓各未成年人士。今早她與社工以為警方可以放行,讓丁媽帶領想離開的人和平離開。不過,張超雄指當丁媽與兒子在正門探身出去探路時,立即被補。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