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頂住北京壓力的香港法庭

更新時間 (HKT): 2019.11.25 07:06
高等法院的判決頒佈後,數日內被人大常委法工委及《人民日報》接連攻擊。沒有司法獨立,又有誰為港人頂住北京,守護法治?
(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上星期頒下判決,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部份違憲,以《緊急法》為立法權力來源的《禁止蒙面規例》(下稱《反蒙面法》),亦因此全文失效。

就《緊急法》及《反蒙面法》的司法覆核,爭議點有數項,包括《反蒙面法》的主要條文違反《香港人權法》;本文集中探討案件的第一大爭議,即《緊急法》本身,是否把立法會的立法權力,錯誤地沒有按《基本法》的要求而轉交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 (下稱「特首與行會」)。

要理解判決,首先必須弄清楚,特首與行會是在什麼情況下動用《緊急法》。特首與行會在訂立《反蒙面法》時,並非以「緊急情況」、而是以「危害公安」的原因 (條文只容許該兩種原因)作為訂立規例的基礎 (§7)。高等法院的裁決只宣佈如果以「危害公安」作為規例的立法基礎,則屬違憲,並無處理如果以「緊急情況」作為立法基礎,是否違憲(§97)。

司法覆核的申請一方認為,香港的憲制秩序是以《基本法》為基礎,並指明立法會為立法機關,立法會不能把自身的主要立法權力,轉交予特首與行會,而《緊急法》正正讓後者獲得主要立法權力 (§35)。

律政司則認為,《基本法》本無明文或隱含地禁止立法會把自身的主要立法權力轉交予特首與行會,而且《緊急法》於1997前已訂立,無任何法規令《緊急法》需要在回歸後作出任何修改;按《緊急法》訂立的規例如《反蒙面法》,亦需經立法會批准,不存在轉交立法會權力 (§36)。

法庭則認為﹕

(一) 《基本法》並不容許立法會把其立法權力,轉交予其他單位,除非是賦權另一單位訂立附屬法例 (§52);

(二) 《緊急法》賦權特首與行會的立法權力,其性質可以用「最為寬廣」來形容,實質上無異於立法會的一般立法權力,有別於附屬法例的性質 (§55-57);

(三) 特首與行會可以「危害公安」的原因訂立規例,但何謂「危害公安」,《緊急法》卻沒有定義,由政府說了算,法庭亦極難作異議 (§60-61);

(四) 《緊急法》甚至讓特首與行會可以取締、修改或暫停任何現行的主要法例。一方面,《基本法》並無賦予特首與行會如此大的權力,另一方面,《基本法》指明是由立法會擁有如此權力 (§63-64);

(五) 《緊急法》甚至令特首與行會,至少理論上,有權繞過立法會審核《反蒙面法》的批准程序,讓其直接生效 (§74);而即使特首與行會並不繞過立法會,在《反蒙面法》生效期間的執法,即使立法會後來否決《反蒙面法》,亦不受影響 (§75);

(六) 對於律政司一方指,人大常委會於香港回歸時,並無指《緊急法》違憲,法庭認為,律政司並非指人大常委會如無作出指示,就等於《反蒙面法》必然合憲,而《基本法》第160條亦指,香港法律可於回歸後,方發現違憲 (§94);

(七) 總括而言,《緊急法》賦予特首與行會的立法權力,太闊、太完整、太不受約束,並不符合《基本法》把立法權力交予立法會的規定 (§97)。

結語:香港法庭繼續緊守崗位,港人請珍惜

高等法院的判決頒佈後,數日內被人大常委法工委及《人民日報》接連攻擊。如果讀者有留意,該案的申請人,並非立法會主席或全體立法會議員,而是24位民主派議員。這兩件事一方面反映,主動提案守護立法會憲制地位的,並非立法會主席本人;另一方面,按北京訂下的《基本法》判決的法院,卻受到北京攻擊。沒有民主派議員,法院當然無案可判;但在香港社會面臨回歸後最動盪的時刻,法庭頂住北京「止暴制亂」硬命令的背景下,堅持依法判決,不偏不倚捍衛法治,實在讓人肅然起敬。筆者惋惜的是,日前有人縱火破壞沙田法院,筆者衷心希望讀者明白,法庭只能按法律判案,結果或未能盡如人意,但如果港人肆意以武力威嚇法院、破壞司法制度,這正正是北京樂見。沒有司法獨立,又有誰為港人頂住北京,守護法治?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