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濫捕濫告成風 三被告獲撤非法集結罪名成首例

更新時間 (HKT): 2019.11.26 20:31

【新增律政司回應】

市民於8月3日舉行旺角大遊行,結果各區開花。警方當晚的旺角區衝突中,拘控13人非法集結或阻差辦公等罪。事隔逾三個月,案件今再提堂時,有三人獲撤銷非法集結控罪,當庭釋放,包括當日路過打算返家的香港迪士尼樂園菲律賓籍男舞蹈員,是反送中運動濫捕濫告浪潮中,首宗有關公共秩序或示威控罪的撤控案件。另有被告涉嫌阻差辦公,今獲控方「降level」改控刑罰較輕的阻礙公職人員罪。

律政司發言人回應查詢時表示,在詳細考慮所有相關證據後,認為有關證據未能支持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故決定撤回控罪。

起訴卻未能提出清晰指控 大律師質疑做法不常見

大律師蘇俊文認為,警隊近月針對示威活動「有少少濫捕」,當中或涉及政治考慮,以壓制市民發聲,「令佢哋要遵守保釋條件,即使合法遊行都唔敢去,因為警方可能突然宣佈遊行係非法」。

蘇又指,反修例案件中,控方遲遲未能對被告提出清楚指控,這種做法並不常見。蘇解釋,一般案件提堂時,控方應已掌握若干證據,包括被告的具體涉案行為;反觀近月示威案,控方很多時均未能指出被告行為等具體案情,「例如話有人掟汽油彈,而附近有堆人聚集,但冇講到呢班人點參與(行動)」。

而近期經手不少示威案件的大律師羅銘基則表示,警方多輪大搜捕後,將大量被告帶上法庭,但他留意到警方提控時草擬給辯方及裁判官參考的案情摘要,經常「好唔完整,冇乜substance(實質內容)」,證據層面亦非常不充足,或導致案件上達律政司考慮後需撤控收場。

「有理無理」先拘捕 被捕人士或遭超時扣查

羅銘基批評,警方濫捕濫告大量市民,根本是濫用權力,兼且把決定是否有充足理據提控的責任卸給律政司,「有理無理」先拘捕及扣留疑犯48小時。羅指出,很多在星期五及周末發生的示威活動,拘捕起計48小時後已是星期日,惟卻因法院當日不辦公,變相令被捕人士遭超時扣查,有時可能會出現扣留72小時才上庭的情況。

獲撤控的被告頓成無罪之身,即時重獲自由。不過,羅指出,被告並非沒有損失。若被告在案件提堂後獲裁判官批准保釋,通常是會施加一些條件,常見的包括不准離境、包括不得前往澳門或大陸、宵禁、禁足特定區域或街道等。被告保釋期間的人身自由已受影響。

羅並指出,部份被捕人士獲警方批准保釋後,通常要在數星期後返回警署報到,但部份人會質疑警方指控「冇料到」,在報到時拒絕續保,將警方「逼埋牆」,要警方決定是無條件釋放抑或帶上法庭提堂。若獲得釋放,便是坊間所謂的「踢保」。

本案共9男4女被控,年齡介乎15至34歲。當中年紀最輕的15歲少年,正是昨天因管有雷射筆等罪成、被判入更生中心的同一人。除三名獲撤控被告外,其餘10人的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3日答辯,並預計明年7月至8月開審。

辯方質疑限制被告的人身自由

三名獲撤控的被告分別為銀行女文員梁希穎(24歲)、男攝影師李永豪(22歲)及香港迪士尼樂園菲律賓籍男舞蹈員Jethro Santiago Pioquinto(26歲)。據庭外了解,三人當晚被捕後,在警署遭扣留約40小時後被帶上法庭。有辯方法律代表私下質疑,被告雖然在首次提堂後獲准保釋,但須守宵禁令並要向警署報到,無形中限制了人身自由。辯方亦質疑,為何要待三個月後才撤控。

當中女被告被控於8月3日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與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非法集結。兩名男被告則被控於同日在旺角彌敦道與快富街交界與不知名人士參與非法集結。文員與舞蹈員申請要求控方賠償訟費,控辯雙方將於12月6日就訟費申請陳詞,獲釋被告屆時毋須出庭。

據案件早前提堂時辯方透露,李曾投訴被捕時遭警員毆打,導致面部、腳部和腰部受傷,而男舞蹈員自2008年起在香港迪士尼工作,聽不懂廣東話,當晚被捕時正欲返回旺角住所,當時身上只有一個腰包,內有電話和八達通。

餘下10名被告繼續分兩案檢控。廚師劉偉麟(31歲)原面對一項最高可判監兩年的阻差辦公罪,控方今改控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最高監禁半年,但控罪詳情的被阻礙人士依舊是警務人員。控罪指被告在8月4日在彌敦道與太子道西交界,阻礙警員18205執行公職。劉另涉同一天管有鎅刀及三刃摺疊刀,被加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另案9名被告則是15歲少年、16歲姓鄧學生、學生陳俊霆(18歲)、女學生韓明恩(22歲)、學生廖智峯(22歲)、女文員陳嘉汶(34歲)、經理伍兆銘(24歲)、學生方施陽 (20歲)及女文員蘇澄怡。

官下令控方文件不得遮蔽警員編號

9人面對同一項非法集結罪。蕭另涉管有雷射筆,今被加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各罪指被告8月3日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犯案,蕭則被指管有雷射筆意圖用作非法用途。

另外,韓明恩原涉另一項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罪,今獲控方撤控。

辯方申請押後答辯。10人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3日再訊,並暫時預留明年7月至8月共20多天聆訊日,作審訊之用。控方暫定有42名證人。

有律師在庭上投訴,控方提供的文件當中,有「相當多」警員證供,卻連警員編號(UID)也被遮蓋,辯方無從得知證供提及的警員「邊個打邊個」,此舉對辯方核對文件造成甚大障礙。控方堅稱,文件沒有遮蔽警員編號。署理主任裁判官嚴舜儀大聲謂:「一個話有,一個話冇,唔通我幫你哋對呀?」並即時下令控方文件不得遮蔽警員編號。

另外,有保釋候訊、仍有控罪在身的被告於庭外指,警方未提供口供紙,卻要求他簽署收妥的同意書。

【案件編號:KCCC2064-2066/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