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教局涉越權清算教師 至少10人未答辯就被指專業失當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7 00:03

教育局早前稱完成調查60宗與近期社會事件有關的教師專業操守投訴個案,當中約30宗初步成立,最嚴重可能取消其教師註冊。《蘋果》獲悉,當中至少10名教師被教育局指行為失當(misconduct),但局方調查期間並無直接接觸涉事教師,而是只按學校調查所得作為證據。直至教局發信告知其行為失當的指控初步成立時,始要求涉事老師提交書面回應,過程中未有安排會面或聆訊。有律師批評,教育局此舉「好離譜」,有違公正,可被司法覆核挑戰。

記者 鄧力行

《蘋果》獲悉,上述至少10名被投訴教師的處境相似,都是教育局先要求學校調查。教育局尚未直接接觸涉事教師,就基於學校調查結果發信,稱初步調查顯示涉事教師發表偏頗(biased)或煽動仇恨(incite hatred)言論,對教育專業形象有負面影響(negative impact),指其言論已屬行為失當。教育局在信中並無要求涉事教師與局方人員會面,只要求他們提交書面回覆,又指局方會考慮按照《教育條例》採取紀律行動(disciplinary action)。據悉,涉事教師由始至終均不知道投訴人的身份,亦有學校對此不勝其煩,希望盡快了結事件,以免影響學校運作。

據《蘋果》了解,教育局處理反修例風波相關的教師投訴個案時,程序及手法並不一致。《蘋果》另行接觸一名在反修例風波中較早時期因網上言論被投訴的教師。該教師透露,教育局曾邀請他與局方人員會面,他要求有工會代表或律師陪同,但局方拒絕,改為要求他書面答辯。最終局方並未就其書面答辯作任何回覆,就直接發信通知他正式裁決結果,指其行為失當的指控成立,亦無解釋為何不接受其辯解。他直斥教育局裁決完全是黑箱作業,漠視程序公義。

本身是律師的教協副會長莊耀洸指出,教師註冊是教育局向教師個人發牌,若有問題應由局方直接與涉事教師處理,透過學校調查並不合適,對學校亦不公平,直斥教育局做法「好離譜」。莊指出,教育局可取消教師註冊,對教師來說是「好大件事」,牽涉教師註冊的問題理應安排會面聆訊,不應只透過書面處理。莊續指,涉事教師有權知道投訴人的身份,教局做法有違自然公正原則,亦令涉事教師無法得知有關材料是否透過黑客入侵等非法手段取得。

莊耀洸續指,一旦有被投訴教師遭取消教師註冊,上述種種不公都可成為日後挑戰教局決定的理據;按照《教育條例》可上訴至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若仍不服也可透過司法覆核挑戰。

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名譽專業顧問余惠萍亦於報章撰文,指教育局6月以來不停立案調查教師在網上發表抨擊警暴言論的投訴,卻不向涉事教師披露投訴指控內容,更有案件顯示局方未有先給被投訴教師答辯機會,就妄下結論認為投訴成立。余更指,有關投訴多數是從涉事教師的私人社交平台截圖作證據,屬侵犯個人私隱,教育局卻反過來扮演「幫兇」角色,採用這些非法材料指摘教師專業失當,實屬違法。

余更指,《教育條例》並無授權教育局對被投訴的教師作口頭警告、譴責等處分,若失當行為並非嚴重到足以取消該教師註冊,就必須終止進一步處理,否則就是「越權」。

教育局發言人回應稱,被投訴教師有充份機會向學校申述,學校亦有責任在提交予教育局的報告中載述,局方收到報告後會仔細審視,如認為投訴不成立即會結案。發言人續稱,如局方初步認為投訴有機會成立,會把初步看法告知被投訴教師,並邀請對方提出書面陳述,如當事人認為有需要,可主動提出會面的要求,局方從來沒有排除與當事人面談的可能。

發言人又否認對教師作勸喻、警告和譴責是「越權」之舉,反稱是對教師、學校、學生及整個教育體系負責任的做法。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