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揭魔警凌虐被捕學生 稱「冇嘢講」即被毆至半昏迷

更新時間 (HKT): 2019.12.25 00:21

香港人抗爭運動已超過半年,至今逾6,000人被捕,學生佔近四成。《蘋果》訪問多名不同場合被捕的學生,發現他們遭受的警暴情況相似。他們即使已被制服,仍遭警察暴力對待;要求入院驗傷和診治被拖延5至25小時不等;部份更在警署內慘遭私刑逼供,「一腳伸落背脊、車張凳落我度」。民權觀察訪問約20個被捕個案亦發現同類情況,形容警察濫權普遍。

記者 鄧力行 梁銘恩

根據多名於不同場合被捕學生講述被捕情況,他們即使已遭按在地上制服,仍繼續遭暴力對待。就讀某傳統名校的中學生A同學表示,10月上旬在示威現場遭警察壓在地上後,背部、手臂、後腦被打共7棍,面部更近距離被射胡椒噴霧。中大生B亦稱,8月下旬被捕時,遭多名警察壓在地上,將她的頭撼向地,又不斷扯其頭髮,並將其手臂扭向後導致韌帶撕裂。

更有學生疑遭卧底警跟蹤,按在地上行私刑。公大生C同學稱,10月上旬一次警民衝突時,3至4個黑衣人突然衝至,把他壓在地上。黑衣人將他雙手扭後和繫上索帶後,就拳打腳踢,更有人把他的頭抽起再重擊在地至滿臉鼻血,又用硬物狂毆他的腳關節。對方一直未有表露身份,直至防暴警察到場接手後,他才知道黑衣人是卧底警察。

被押返警署後,亦有學生遭警暴。C同學表示,被單獨押到一間有3至4名警員的房間,當中有兩名便衣警一直蒙面,警員要他面向牆壁站立接受盤問,不斷逼供住址等個人資料。他多次重複稱「冇嘢講」,有警員一腳踢向其背部,令他失平衡頭撞向牆,蒙面警員繼而對他拳打腳踢。他被毆至軟攤在地,一度陷入半昏迷狀態,身上多達30處傷痕。8月下旬被捕的大學生D同學亦稱,在警署內被警察用文件夾打頭及推向牆壁叉頸,「特登話見我咁凍,『較暖』啲個冷氣,但係將溫度調到最低」,強迫他錄口供。

延誤醫治的情況亦常見,A同學稱被捕時全身都中了胡椒噴霧,但被押返警署後卻只准洗眼不准沖身,令他全身痛如火燒。他一直「死頂」,直至翌日其他被捕「手足」發現他不妥,才要求送院醫治。他卻要等約5小時,才有救護車到達送院。E同學被捕時身體多處擦傷流血,到警署後已立即要求送院醫治,但警察卻聲稱「安排緊,好多人」一直拖延,直至翌日,拖延足足25小時才送院,醫生一度擔心他有腦震盪,安排他照X光和進行電腦斷層掃描。

被捕學生亦不斷遭到辱罵和言語威嚇。A同學指出,警察在言語上特別針對中學生,他被帶返警署時,不斷遭防暴警言語威嚇,「你死X梗,信唔信坐10年?信唔信的你去新屋嶺?」又問他「係咪收咗錢?為正義定為錢?」不過在警署接手的便衣警態度截然不同,有人嘗試動之以情着他「唔諗自己都諗吓父母」。9月下旬被捕的中大生E同學亦表示,有別於拘捕他的防暴警不斷粗言穢語,在警署接手的便衣警聲稱:「我哋唔係對立,只係行使法律職權。」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民權觀察設有被捕支援熱線,在安排律師提供法律協助後,有嘗試聯絡部份被捕示威者,了解他們有否受到警方濫權對待。王透露,在訪問約20人後,發現普遍在被捕後有受傷,即使要求求醫亦遭到延誤,更有個別示威者在警署內被毆打和言語上威嚇。

警方回應稱,截至12月18日,投訴警察課共收到1,418宗與自6月9日起的大型公眾活動有關的投訴警察個案,指控包括「疏忽職守」、「行為不當」、「不禮貌」等。警方稱非常重視任何嚴重指控,如認為受到警方不合理對待可投訴,投訴警察課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投訴警察課不會評論任何個別案件。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