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鼠年】自家文宣變手作 藝術家無懼政府打壓年宵照擺檔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8 00:01

農曆年宵傳統習俗,年年花市年年有驚喜,惟抗爭逾7個月未停,港府以「公眾安全」為由取消花市乾貨。但坊間自發遍地開花,以「和你宵」之名,共建逆權黃色經濟圈,加緊籌備得如火如荼之際,政權陸續出招打壓,以現存地契、食物牌等條例,反對區議會年宵、恐嚇私人借場年宵。雖然山城年宵改為以街站形式進行,原有檔主之一、本地藝術家Miss FAT仍然堅持帶作品參與年宵,與街坊於節慶同樂。擔心有風險嗎?「其實就……都擔心唔到咁多,反而係每件事自己覺得值得做,有意義就會去做」。

記者 鄧溢禧 盧珮瑤

Miss FAT早就是敢言之人。她創作的「Miss FAT」胖女孩公仔,笑言「係我自畫像嚟!」當初主要希望關注女性議題。這個胖女孩在這次年宵產品中亦有亮相,不過她旁邊被畫上了一句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漸漸覺得唔止女性議題可以關注,可以做多啲嘢」。

反送中運動逾半年來,Miss FAT不斷創作文宣,「我身為本地藝術家,我好希望自己作品可以記錄香港發生過咩事,而呢啲紀錄係好民間嘅,唔係啲權貴可以話事嘅內容。」時代能被畫筆勾劃,創作者破碎的內心,亦能被顏料重新拼湊,「當我見到啲影像,覺得情緒好痛苦,無辦法宣洩嗰陣就開始畫畫,對我自己嚟講係一種治療」。

她拿起一幅以水彩繪畫而成的圖畫,當中有一位穿着示威者裝束、體型瘦弱的年青人,獨站在畫框的中間,「你見到佢只係拎住一把遮、一個鑊蓋,雙手包咗保鮮紙,同埋好瘦。我想突顯嘅就係,其實我哋真係……好無力」。這幅作品和當中的無力感,正正由她經歷6.12而得來的感受,「我好記得嗰日,無人話到畀我知,邊個出口係安全」。

後來,Miss FAT嘗試把作品放到網上平台,發現不少網民對作品拍手叫好。這時遇上山城年宵去年12月初招募檔主,她毫不猶豫參與,並決定把作品以圖像移印的方式印刷,製作為不同貨品,包括各種大小不一的袋子、拼圖、明信片等。為迎接鼠年,她亦自家設計名為「黃金鼠」的摺紙遊戲,「即係黃到金嘅鼠!」當中更設有「機關」,玩家大力按下便會有「光復香港」的字樣,希望用藝術和創意,於新一年為港人輸出歡笑。

「我覺得唔需要做得好表面,畫啲連豬、Pepe,人人都畫到」,首飾網店Badasu店主Aliz認為,「製造」這種人有我有的產品,確實容易呼應到運動,但作為本地「黃色文創圈」一員,亦時刻須尊重創作自主,不想只作表面的隨波逐流。Aliz望以獨家手藝出頭,她透過在文具店、玩具店、裁衣料舖裏買到最簡單的材料,如一卷絲帶、一袋塑料恐龍玩具,用油彩稍作點綴,令玩具變成飾物,重現日本原宿風格。

為令觀塘流水式年宵「年宵見」中的攤檔,加添濃濃的過年氣氛,Aliz設計名為「盤長結」的項圈(choker),紅搭紅的配搭,戴在頸上緊緊貼於皮膚,形似狗帶卻帶時髦氣息。她笑言「會令人震驚,有個話題打開,唔使同藍絲親戚傾政治」。每條「盤長結」都由她親手製作,由抽繩到織結、再組合繩結與項帶,她花上最短半小時造好一條,當日示範時卻「哎呀,好似已經織錯咗」,又要拆結重織,故即使只為兩日檔期備貨,她預算一手一腳做好都用上5天。

同一攤檔中,Aliz亦擺賣自製的恐龍飾物,被問到為何用恐龍玩具,「鍾意就鍾意」。因今次年宵由觀塘工廈單位老闆免費借場,檔主將捐出兩成收入,分別一半作場地基本開銷,另半則撥予支援抗爭被捕人士的基金。她又提到檔名Badasu,是日式英語併音的「Badass(壞蛋)」之意,「係宗旨,可以係壞,亦代表我可以好犀利」。

「小朋友」手畫繪馬

旺角離地年宵同樣將整個民間年宵乾貨區「升級」至樓上,由多家區內的女僕咖啡廳、模型店店東等一同義借地方,讓一眾黃店年宵檔主借場推出自家產品。檔主白卡佬(化名)指該民間年宵位處九龍市中心,方便大眾參與,而且欣賞主辦單位事前做貨品審批,踢走所有「淘寶貨」,保留是香港人的獨特風格。

白卡佬以攤檔品牌Lollipop進駐離地年宵,原本打算擺賣首飾品貨尾,但因早前曾到訪日本,親眼目睹當地寺廟內的祈願木牌繪馬,凡寫有「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等的中文字口號,就遭人塗鴉試圖滅聲,「真係覺得好心痛,大家各有想法,點解會唔畀人表達」,故臨年宵前月,萌生擺檔賣繪馬的念頭,還原香港人心聲。

他續透露自己是「飯卷媽媽」,不時會派發飯卷予有需要的「小朋友」,換來是「小朋友」自製物品報答他。忽發其想,「既然佢哋都整嘢畀我,不如真係出錢請佢哋幫手畫繪馬」,即再自資租用工場,向本地美術公司買大小木牌,親自教授「小朋友」刻劃繪馬的方法,「因為每一筆都用辣雞畫,一畫花成塊唔要」,又指除寫字、畫圖還要上色,需約兩小時才畫好五塊。

白卡佬名義上主理今次年宵檔,實際將工夫交由小朋友全權負責,連如何佈置攤位都交由「小朋友」出謀獻策。「最激氣係30個人報名,實際嚟嘅得2、3個鐵腳」,但他明白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今次合作唔到,唔緊要,你之後再搵我」。大小繪馬等都會標明自由定價,但他承諾「公開盤數」,指出收入幾成屬成本、幫忙製作過繪馬的「小朋友」人工,餘下全數撥予購買飯卷。

他指坊間總有人會斥「食人血饅頭」,但相信自己為運動的付出,「各人有各人所長」,總有人心中明白,又引用繪馬上字句祝願香港人,「齊上齊落,平安返屋企,毋忘初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