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表明將頒永久禁制令 街頭表演勢絕迹時代廣場

更新時間 (HKT): 2020.01.20 19:47

【新增回應】

時代廣場2018年成功向高等法院取得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時代廣場地面露天廣場範圍演唱和進行街頭表演。高院今日聆訊,處理在欠缺抗辯下頒發最終判決的申請。法官需時考慮時代廣場申請的其中一項命令,但表明會頒發永久禁制令,預計本月底或下月初頒下書面判決。

大律師何旳匡指出,法庭頒下永久禁制令後,任何認為自己屬於被告之一的市民如有不滿,都可以向法庭申請撤銷禁制令。可行的理據包括禁制令並非正規地取得,涉及程序不當,例如沒有妥當知會被告人。惟如果禁制令屬正規地取得,撤銷的門檻便會提高。在沒有抗辯下頒發判決的案件中,申請撤銷的市民需要解釋為何一直沒有現身。

被告包括音樂人李冠傑、以及任何非法佔用或阻礙時代廣場露天廣場、進行街頭表演的身份不詳人士。李冠傑上周去信時代廣場,表示不再由原本的律師行代表,他今日亦沒有親身或派代表應訊。

要求法庭宣佈街頭表演不屬於公契准許的「靜態娛樂」

暫委法官王鳴峰表示將會按時代廣場草擬的條款,頒令禁止被告個人或透過他人以演唱或任何街頭表演方式,佔用或逗留於露天廣場範圍、或在該處造成阻礙、或阻撓時代廣場人員執行禁制令相關職務。條款可從載於時代廣場網站的聆訊傳票中查閱。

除禁制令外,時代廣場還要求法庭宣佈,演唱和其他街頭表演不屬於時代廣場公用契約准許公眾進行的「靜態娛樂」。代表律師指,靜態娛樂的意思是指,只需要最少器材、對環境造成最少噪音和影響、讓人可悠閒地享受環境的活動,故明顯不包括音量大的演唱和其他表演。律師又指,宣佈可收阻嚇之效。

不過法官指禁制令已有阻嚇力,法庭不應頒下不必要的命令,且本案未經審訊,受影響的人可能未必了解詳情,故需時考慮,押後頒佈決定。

被告音樂人:訟費負擔是不作抗辯的原因之一

被告之一李冠傑(Jay Lee)接受本報查詢時,指案件未正式審結,不便回應太多,只透露訟費負擔是不作抗辯的原因之一,又自言曾申請法援但失敗。他的抗辯理據包括「靜態康樂」的定義有爭議空間,以及禁制令效果等同只可進行時代廣場批准的活動,影響言論和表達自由。惟法援審批方面認為他沒有勝算。

對於在時代廣場的自發表演勢成絕響,李感到可惜,認為時代廣場地方闊落,容易聚腳,過去五、六年間已成為本地人和旅客眼中具有文化特色的表演地點,現時情況有點像長洲失去搶包山這個特色。李又謂現時會到不同地點做街頭表演,逢周五在銅鑼灣東角道表演;但與時代廣場相比,其他地點可能較受天氣影響,而且接近民居,須更注意音量。

【案件編號:HCA2244/18】

記者 勞東來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