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凌凌漆》金槍人黃錦江:香港要捍衞特色

更新時間 (HKT): 2020.01.30 02:00

黃錦江在電影《國產凌凌漆》飾演大陸司令金槍人,現實裏他從大陸來港當過校工,洗過廁所,後來拍電影為大眾認識,居港15年是人生光輝歲月。八九民運後遠走紐約,一住30年,恰恰是在港日子的兩倍,偏偏他對香港念念不忘。

觀眾認識他的金槍,藝術界欣賞其鐵畫銀鈎,最近這位書畫家回港展出作品,記者找上他,訪問從眼下社會運動說起,原來他遠在上海的朋友慷慨就義,聲稱「冒着生命危險」來港捧場,只沒說18年後又一條好漢。

主角拍心口擔保朋友安全,說:「一個社會運動當然對社會有影響,但整體來說香港非常OK,香港人的素質我覺得是全中國數一數二,無論男女,無論混了多少中國人、大陸人。香港150年的中西文化結構很難得。」

黃錦江在《賭神2》飾演張寶成,即使他賭術精湛,也犯不着以自身安全作賭注,在烽煙之地辦展覽吧?68歲,人稱KK的他說:「我真的對香港有信心,否則我不回來辦展覽,我沒取消畫展。」例如陳奕迅便有個消失的演唱會,「我完全不認識他,這是他的事,每人有自己的選擇,我選擇對香港有信心,(各方達成滿意結果)只是遲與早的問題。」

沒有自我等如失去價值

15年香江情懷刻骨銘心,他不敢忘,「香港是我走過全世界任何地方,我覺得中西結合得最好的地方,無論衣食住行、人情各方面。」近日編舞家曹誠淵離開一手創立的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另起爐灶,規定團員認同香港是中國一部份,CCDC前路茫茫,問道黃錦江,KK答道:「我不敢說,你們的事你們決定,但我希望你們保持自我,你們這個團或這個人的價值就是有香港的style。」

且聽他剖析:「你有style因為你有香港特色,香港特色就是中西文化結合,有摩登感,有幽默感,容量大,中西衝突也接受到。如果你因為加入大灣區而lost了自己的style,你就失去價值,即使你加入大灣區也要keep住自己的style。」

這方面他是過來人,80年代末準備赴美,一名外籍設計師跟他說西方藝術不必學,保持自己一套就好,他不怎信,到埗才知大有道理,「發覺西方事物是好,但不要lost yourself,忘記自己的東西。很簡單,全行只有我用毛筆畫人體,我覺得我用毛筆最擅長最適合,但裸體畫是西方事物,他們看見我便很震驚,我有部份作品很好賣,他們尊重我個人的東西;如果你畫西方東西畫得很好,他們不會尊重你。」

美國《時代》雜誌連續三年請他寫書法,就是看中獨特個性,「所以我覺得文化和人一樣,你不要覺得自己很時髦,很迎合紐約潮流、西方潮流,你得不到真正的尊重。很簡單,你英文好,但英文好的鬼佬太多了,你中文也很好,有個人特色最重要。」這道理所有香港人適用,「香港回歸祖國之後便不用廣東話了?不行吧;不吃廣東菜?不行吧。廣東傳統文化要保持,你一定要保持自我。」

尊重態度 展現港人謙虛

眾生紛紜,有人過得迷糊,有人活得清醒,黃錦江是第二種人,說得出每段往事。1962年爸爸從上海來港,在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明華堂宿舍幹活,74年KK跟隨老爹腳蹤,臨別時農民寄語:「阿黃,用心做事,待香港解放,你就是部長、科長!」阿黃在今次訪問笑說:「我現在看那些農民好勁,我還未去,不知何謂九七,他們便知道遲早解放香港。不過我令他們很失望,甚麼部長、科長都沒做到。」

反而跑到崇基數學系當校工,時年二十三,「中大廁所在我接手前臭到不得了!」他透露:「你知我沒讀過大學,我對大學很嚮往,對大學生很尊重,嘩,我可以在大學工作!怎知大學生小便不掀廁所板,尿池還要發黃。」

黃錦江經歷過文革,本文抽出當中若干段落,比對香港經歷,例如說到文革下鄉,「(中大男廁)勁過農村,我在農村也不用洗廁所,比農村的更臭!」自小愛畫,當下作畫一幅貼在廁格,提醒男生掀廁板。一名女生慕名嚷着要入去看,委婉語氣為窮小子帶來人間溫馨與希望,然男女有別,還是狠心回絕,該女生如今是高級公務員。

一天數學系眾教授召來校工阿黃,小伙子有點受到驚嚇,原來有人造謠,聲稱教授們不滿意他的工作,結果該系致函校董會澄清KK工作稱職,「為了一個如此低級的校工,這些事不可想像,所以我感受到香港人的溫馨、open、民主的思想。」小子每天替教授們弄咖啡,說好每人一杯,「我覺得很平常,舉手之勞,但他們的態度非常謙虛,非常尊重我,偶然多喝一杯咖啡要說對不起,我便覺得香港人太有禮貌了,來港前在大陸我未遇過這樣的人。」

有才華無文憑 一樣贏機會

說到禮貌,如果讀者像他熬過文革,想必更珍惜香港人情,話說大陸中學美術老師下鄉,設計工作落在黃錦江頭上,小子畫了毛澤東肖像,不懂繪畫的工人領導(毛主席下令工人階級領導一切)胡亂加了幾筆,拋下一句上海粗話「冊那」便走,KK稱之為強姦意識,「創作人的自尊心受到侮辱、干涉,而沒有一句sorry,相比香港人對我的尊重,我在香港做幾十次設計從沒受過這等侮辱。」

校工歲月不長,未幾他替香港話劇團、香港中樂團擔任美術設計師,「香港給了我很多機會,我第一次應徵市政局設計師,沒有文憑,我是大陸仔,來了沒幾年,英國(港英)政府interview請了我。」道路好走也多得自己努力,說到這裏又要比較中港差異,「我在香港讀過夜校設計,學過人體寫真,全部不用文憑,不需要開後門,只要你付錢便可以學。我覺得整個香港社會open,當時有大圈仔(大陸人來港犯罪),沒有人對我有這方面成見,even開玩笑都沒有。」

修讀廣告設計,廣告界前輩黃霑來講了一課,竟然借鑑文革宣傳手法,黃錦江憶述:「香港人學無止境,可以遠到大陸,譬如說『三面紅旗』,一面已經好勁,三面放在一起廣告效率很好。」學習態度本該如此,好小子大開眼界,「躍進已經好勁,不是,還要加個大字,大躍進,這就是廣告手法,過癮吧?所以他是我一日之師。」

84年楚原拍攝《愛奴新傳》,李碧華穿針引線,好友KK當上美術指導,如此這般加入電影界。後來甚至跑到幕前,別問演技何來,經歷過文革虛情假義,人人都是影帝影后,「我在香港得到很多很多,有機會你看看我40年的紀錄,大部份在香港打下基礎,香港open的社會接納了我,幾乎沒拒絕過我。我第一次做電影美指沒有任何電影紀錄,人家讓我做,從沒任何呼喝批評,包括星爺,別人說星爺很難相處,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94年在深圳拍攝《國產凌凌漆》,周星馳想將共產特色字句放在牆上,精忠報國之類,向他請教,他說共產黨不說精忠報國,就寫忠黨愛國吧,星爺二話不說吩咐照辦,並加情節,凌凌漆大罵金槍人如何對得起忠黨愛國四個字。KK指周星馳不恥下問,求知的心遠追黃霑,「這就是他,這就是香港人!」

未到最壞 相信香港百年質素

金槍不會倒,香港亦然,黃錦江說:「剛才你問我為何對香港有信心,OK我想反問你看過電影《Life is Beautiful》嗎?你看過了,導演名字(Roberto Benigni)都知道,現在香港形勢無論如何不像納粹時期吧?」該片港譯《一個快樂的傳說》,講述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

數人類罪行,東方古國則有文革,中德兩害孰更慘烈?答案是兩者都慘過香港,KK說:「香港不可能差過納粹時期,也不可能差過文革時期幫派大亂,我相信香港不會亂成這樣,所以我對香港始終有信心。再說,現在香港形勢跟我經歷過的(文革)形勢,小巫見大巫啦!」

30年前北京淌血,不待97年香港「解放」,先行告退;今時今日香港人是去或留?這位過客說:「我哪有資格說這個問題,我已經走了30年,我是香港的逃兵!」司徒華生前聽到他這麼說,指人人各有選擇,訪問這天KK也是這句話,「我不能鼓勵你們移民或留下,我總覺得一個人的選擇是自己的。還有不要將希望放在別人身上,即使去台灣不要抱太大希望,就當出去看多一點吧。」

希望就在自己手上,只要懂得生活樂趣,去哪都快樂,黃錦江說:「如果你移民,你追求的都是快樂,不會追求名利,即使名利到最後有快樂的結果才好玩。」回首當年離開大陸前,公安局跟他說:「人到哪都一樣,做個正直的人就行了。」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