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書教青少年保障個人權利 檢控官遭律政司禁處理反修例案件

更新時間 (HKT): 2020.03.20 11:33

根據網上內容簡介,涉事書籍《一讀就懂!孩子必須知的法律常識》由大律師梅碧思及律政司刑事檢控科檢控官翁達揚合著,是以青少年為對象編寫的法律科普啟蒙書,「教導孩子如何避開法律陷阱,培養人權保障意識,做個知法守法好公民」。

序言鼓勵年青人:你們一直的堅持是香港人的希望

該書去年9月由明窗出版社出版,全書共有11章,當中更因應逃犯修例風波出現的種種法律問題,特別增加談及公民社會人權保障的附加章節。

去年因逃犯修訂條例引發的風波,梅翁二人在序言中均有表達感受。翁達揚提到:「我在寫這本書時正正經歷香港最重要和最嚴峻的歷史時刻,還記得6.16的那個父親節是多麼的震撼人心!」他並將此書獻給香港年青人:「你們一直的堅持是香港人的希望;香港的未來是屬於你們的,香港人,加油!」

而翁的師父、曾任副刑事檢控專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定國(John Reading),則在序言中謂,該書關於法律制度的內容十分珍貴及具資訊性,也是首本為孩子而設的同類書籍。李定國在閱讀過書本章節標題後,認為題材廣泛,涉及年輕人特別感興趣以及應該多了解的各項主題;論其重要性,絕對值得學校和公共圖書館收藏,更期望該書會出英文版。

惟近日有人在社交平台貼文,公開批評該書作者教人逃避法律責任,有留言者疑「跟車太貼」,未加了解,竟以為該書是學校教材,指會令香港未來棟樑變得反叛、忤逆,另有人留言「香港教育已死」、「教棍害了下一代」,更有人指「拿個編教科書的老師出嚟問佢點解要寫啲咁嘅嘢來教育香港小孩子」,甚至大罵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扮唔知」,是「禍港高官四人幫」。

亦有報道引述法律界中人質疑,以翁在律政司內的職位和工作性質,出書向青少年講解法律知識的書籍,存在莫大衝突,令人感到公義是否得以彰顯。

另一作者:點解本書出咗六個月,佢哋先作出反應嘅?

根據律政司日前回覆《蘋果》查詢,翁達揚曾在出書前,取得部門首長刑事檢控專員的批准,惟批准具有附帶條件,翁的外間工作不可與他本身的律政司職務有衝突;若有違規行為,律政司會嚴肅跟進,絕不容忍。

律政司又指,為免外界可能因翁的著作,而對他能否不偏不倚地履行職務存有疑問,故已安排他不用處理涉及公眾秩序活動的案件。

翁達揚今年1月由「裁判法院組」借調到專責反修例示威活動的「公眾秩序活動及電腦網絡罪行組」,惟據了解,當部門獲悉其著書被質疑利益衝突後,召開高層會議商討事件,並決定將翁調到「高等法院組」,並於昨早發出內部通知傳閱。

涉事書籍的兩位作者之一、大律師梅碧思日前受訪回應時笑指:「點解本書出咗六個月,佢哋先作出反應嘅?」她說:「香港係一個自由社會,言論自由係其中一個我哋要珍惜嘅權利,但我相信任何人都只會樂意聆聽有建設性同誠懇嘅批評!」

梅又稱,她雖不能代表翁達揚作出任何評論,但她與翁都是憑藉大律師的專業知識,認真撰寫此書,當中內容是根據法例、案例及法律文獻寫成,全部有據可依。

梅碧思又回想寫書緣由,透露她曾於傳媒工作,跑法庭新聞時眼見不少年輕人因為對法律的無知,或是對法律理解不足,往往因一時貪念而犯案,以致一失足成千古恨,斷送自由和光陰,故萌生寫書的想法。惟因她當時沒有專業資格談法律,才未有實行。

及後她修讀法律,晉身大律師行列。後來出版社找她出書,故一拍即合,她並找來修讀法律時的同學翁達揚合作,翁在得到律政司上級批准後,才動工加入寫書行列。

同事指應在調組前向上司申報

有律政司中人指,得知同事名字見報,也專程購買涉事書籍一看,認為事件確存利益衝突,並指「其實事件可以處理得好啲」。他解釋,雖然翁寫書時未調入「公眾秩序活動組」,但因著翁在書中自序的內容,他於得知要調組前,理應按照制度向上級申報;若上級考慮後信納翁不存在偏私,才沒有問題。

但亦有認識翁達揚的檢控官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書中說的都是法律常識,「冇乜咁出奇啫,唔係好特別嘅貼士喎」。他又指:「我唔係好明,批又係佢(刑事檢控專員)批,依家啲報道一出聲,你就縮成咁!懷疑(存在利益衝突)同真實係兩個世界嘅事!不過呢度(律政司)係咁,好驚傳媒講佢衰!」

他又指翁為人「好肯幫忙,好nice」,由裁判法院主控做起,檢控經驗豐富,平日說話中肯,不覺他行事偏激。

另有外間大律師表示,雖然不認識兩位作者,但從他了解的書中內容,不認為翁在事件上有利益衝突,「本書出咗咁耐,啲人依家無聊拎出嚟講啫!有冇conflict,任佢噏」。這名大律師稱,翁在自序中提到「香港人,加油!」的幾句話,可能有人認為他暴露了「黃絲」的身份,不過該大律師直言:「你估係啫!唔通咁就要炒?」

大狀:鄭若驊僭建「利益衝突得緊要好多」

有較資深的大律師則指,可能礙於篇幅所限,作者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罪」一章中,講及生果刀是否屬攻擊性武器方面的解釋,的確不夠全面。

至於翁達揚有否因為身份問題,在事件上存在利益衝突,他則認為即使有亦不嚴重,「鄭若驊僭建,利益衝突得緊要好多,佢就應該告啦」。大律師又謂:「你唔可以因為佢(翁)係黃,就話佢寫書實係洗人腦,點可以咁樣講?」

曾於律政司任職兼在大學教書的大狀潘展平表示,他從1995年至今均在香港大學任教,憶述申請外間工作時,通常須以書面形式通知直屬上司;若涉及寫書,署方不會審查內容。

大律師陸偉雄則指,有關著作的出發點,看來是教育小朋友,出發點是好。今次爭議或與社會運動發展有關,「申請同寫書嗰時可能冇事,所以批咗」,而有關檢控官申請寫書時,上級甚至其本人可能未知書本內容,但後來示威頻繁,令情況有變。

陸偉雄認為,當事人開始外間工作後,倘發現與公務有關或令人可能有利益衝突觀感,便應向上級查詢,甚至向上級提供初稿以作考慮。陸強調,此舉作用不是讓律政司預先審查書籍內容,「唔應該係審查,唔好改改改、改到佢批」,而是使上級對著作內容有所了解,分配工作及編排崗位時能避免利益衝突。

書中引終院案例提及和平示威的法律保障

翁達揚在書中的作者簡介中透露,自小喜歡據理力爭、不平則鳴,對公義抱持一份執著。他先後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和曼徹斯特都會大學,並於香港中文大學獲取法學專業證書資歷。他曾擔任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系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工商管理學系的客席講者,並曾到訪各區中學進行法律交流,強調邏輯思維的重要性。

他曾於裁判法院擔任法庭檢控主任多年,及後進修,2015年5月開始當見習大律師。翁在作者簡介中亦指自己曾任職多個執法部門,並擁有國際仲裁及英國認許法律行政人員資格,處理過的刑事審訊超過三百宗。翻查資料,翁達維曾處理2017年地盤工將嚴重智障兼自閉兒子遺棄新加坡案、前年國際重犯文子星因涉搶劫案被控後的保釋申請、以及去年無業青年在巴士座位插入縫紉針拮傷乘客案等。

書中談及「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罪」時,以警察搜出背囊內藏有水果刀為例,指水果刀日常只作切水果之用,若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有企圖用以傷害他人,不能說此水果刀就是「攻擊性武器」,但同時說明,用以「自衛」並不是開脫的理由。

在附加章節公民社會人權保障的部份,書中講述了和平示威的法律保障,引述終審法院判例指,並不是每種「阻礙公眾地方」如行人路的行為,都會構成罪行,法庭會根據阻礙程度、時間、地點和阻礙所要達到的目的,去衡量阻礙行為是否合理;警方在必要情況下,可進行合法拘捕。書中又提到警方在甚麼情況下,可使用手銬進行拘捕、搜查個人物品及搜身,以及上門搜屋等。

該書其他主要內容包括介紹香港法律制度、青少年須知的基本法律知識、法庭的冷知識、常見的刑事罪行,如欺凌、普通襲擊、謀殺和誤殺、非禮、強姦、販毒,甚至是賣冒牌貨、炒黃牛、虐畜等等。

記者 蔡少玲 伍嘉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