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舉能接任】法律界反應不一 有指立場趨向保守 資深大狀:政治環境法官無法改變

更新時間 (HKT): 2020.03.24 17:17
張舉能及馬道立(朱永倫攝)
(蘋果日報)

【更新】

對於張舉能接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業界反應不一,有人認為張的立場隨著官階「越升越保守」,期望他能在「坐正」後可以有改變,有大狀並指:「可以以前保守而家liberal㗎」。亦有資深大狀認為張是合適人選,並指「無論法官個人睇法如何,重點係佢嘅分析是否合理,同埋個法律理據」,坦言問題出自政治環境,法官判案仍要依據法律,「作為法官,都冇能力改變」。曾為張舉能執業時的「師父」、被張拜師學藝半年的資深大律師則余若薇表示,張有卓越的法律知識及豐富行政經驗,但願他在香港普遍對法治極懷疑、甚至抱有負面情緒時,能重燃港人對法治的信心。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與張官是同校師兄弟,比張官低兩屆,他以正直和公正不阿來形容對方。涂表示「佢係一個好intellectual同academic嘅人」,不斷追求法理、法據,看判詞是最大的娛樂和享受,「因可以動腦筋」。

涂謹申相信張官基於「法理」來審案

涂又透露張官和現任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等師兄於求學時的趣事,笑指兩人「好得意」,經常仔細鑽研判詞,碰見佳作時直呼「嘩!呢個官滴水不漏」、「嘩!寫得好」,猶如在細賞梵高的畫作。

涂指張官生活簡樸,定時返教會,「冇乜七情六慾,冇嘢可以引誘到佢」,相信他不論擔任甚麼職位,只會基於「法理」來審案,不會為討好他人而扭曲一向深信的法理依據,直言:「如果要佢寫一個唔合心意嘅判詞,佢真係情願辭職唔做。」

惟涂亦坦言,「唯一驚就係佢同社會距離好遠」,期望張官可透過不同的渠道了解民情和社會狀況。

另有大狀表示,張舉能在處理同志跳街舞是否須向警方申請娛樂牌照、難民上訴酷刑聲請時當局是否須要召開口頭聆訊等案例,判詞都寫得開明和顧及小眾,惟後來變得保守。張有份審理的梁頌恆游蕙禎宣誓風波一案,明確指出本港終審法院無權宣告全國人大常委會違反《基本法》。人大常委會曾對本港案件多次釋法。

不願具名的大律師表示,張舉能初任高院暫委法官時「判得都幾liberal(開明)」,在部份案件判決顯示對難民等小眾人士有較大容忍度,惟轉任上訴庭法官後立場趨向保守,近年在一些變性人結婚、長髮囚犯拒剪髮,甚至牽動議員議席的選舉呈請案件,判決時都較保守。

他稱讚張「極其聰明」,能力沒問題,但擔心聰明與保守兩者結合,會使維權案件變得「難搞」,坦言:「佢係乜嘢人,坦白講,真係唔知。」大狀明言,觀乎張近年判案的保守取態,相信張是令特區政府放心及「阿爺信得過」的人選,他期望張「坐正」終院首席法官席位後,「會唔會可以唔使咁保守呢?」

法律界冀望頂住外間壓力 捍衛本港司法獨立

資料顯示,張舉能曾以基督教敬拜會(The Praise Assembly)長老身份,為中原地產高層非法回佣案被告主持受洗儀式。大狀引述信奉基督教的政界人士意見指,敬拜會是基督教派系中較小眾的分支;大狀指出,香港為宗教多元化的地方,當然期望張判案時能顧及小眾權益,「期望係咁期望囉」。

另有不具名的律師亦指,根據張官過往審理的案件可見,其立場保守,並不開明,擔憂由他掌舵終審法院,整個司法界的風氣會越趨保守。他坦言,張官起初主力處理司法覆核的案件,理應對人權法和公共法非常熟悉,但他先後駁回同志申請受養人簽證的「QT案」上訴、以及同志公務員梁鎮罡爭取同性配偶福利的上訴,而後來有關裁決皆遭終審法院推翻,可見張官在有關事務上,仍相對保守。他指「人到高位,可能心態會轉變」,除了期望張官立場更開明外,法律界更冀望他可頂住外間壓力,捍衛本港的司法獨立。

但亦有專打民事案的資深大狀認為,張舉能是擔任終院首席法官的合適人選:「佢係個有遠見、有抱負、有承擔嘅人,我覺得佢完全OK」。

他表示,明白社會有聲音形容張舉能思維保守,但他認為,終院同時有五名法官處理一案,各有不同想法亦很正常,「尤其喺咁分裂嘅社會,好難完全一致」,「普通市民只係睇個結果(判決),唔會睇分析過程,而只係睇結果,一定有一邊唔happy」,他舉例,高院法官周家明上周就教育大學學生會時任會長梁耀霆,向港鐵索取去年8.31太子站和茘枝角站閉路電視片段一案所下命令,要港鐵交出片段的決定,「一樣有人唔開心」。

他強調「無論法官個人睇法如何,重點係佢嘅分析是否合理,同埋個法律理據」,觀乎他所知的案件,張舉能處理得案件十分公道,分析合理,「如果係我都會咁判」。

該名資深大狀表示慨嘆,現時社會常常對人作顏色評價,「講講吓就當真」,他認為問題出自政治環境,法官判案仍要依據法律,「作為法官,都冇能力改變」。

認為上到最高位可以be yourself

身兼深水埗區議員的大律師劉偉聰則表示,當張升上終院首席法官後其自由度將會大增, 「可以以前保守而家liberal㗎」。劉指馬道立未上任為終院首席法官前,所判的上訴庭案例與其上任後的取向有所不同。劉指「人係可以變嘅,尤其係你上到最高的位置後,你唔再需要驚上面去話你,咁你咪可以be yourself」。

劉認為法官做法保守可謂天性,否則難以勝任其職位。現時最大問題並非法官的取向,而是要面對殖民地時代所遺留的惡法;劉以暴動罪為例,若法官完全遵守法律的條文,亦不得不判處梁天琦罪成。不過,當法官詮釋條文時,劉指「如果有空間的話,liberal梗係好過conservative啦」。

劉指張舉能的判詞四平八穩,笑言「四平八穩可能咁樣先至...步步高升啦」。

專門處理人權官司的大律師黃宇逸亦以現任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例子,指馬在上任之前,曾在多宗有具大爭議性的案件代表政府一方,包括內地兒童爭取香港居留權的吳家玲案,故馬道立上任時法律界曾擔心他會太過保守或偏重政府。黃指,相比首任的李國能,馬道立任期內正值本港社會多事之秋,惟他的很多判決仍能較開明及保障人權,已算做得非常好。

記者伍嘉豪 蔡少玲 楊思雅 廖希呈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