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法院再度停擺 法律界叫慘 律師樓少量裁員 大狀求減租

更新時間 (HKT): 2020.03.24 18:28
(資料圖片)

本來已準備好今周恢復法庭聆訊的司法機構,因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急增而宣佈法庭再次停擺,雖然首席法官馬道立今早主動提到,司法機構「有啲咩係需要做、可以做,我哋一定會做」,但不少停工多時的法律界人士叫苦連天,有大狀呻要「搵樓跳」,有年輕律師被裁,亦有律師遭客人拖數。

有執業逾30年的大狀直言,「今次真係好麻煩,壓力好大」,一心打算法庭本周可恢復運作,豈料再次關閉。他坦言,雖不至於生活困難,「但知道有啲後生都頂得好辛苦」,只能靠積蓄或兩三個月前的報酬生活,「收到嘅支票都係之前做落」。

有大狀收入跌九成

該不具名的大狀透露,未有聽聞法律界有大規模裁員,但得悉有律師樓要求員工放無薪假。他指是次疫情影響最大的,是專責刑事案的大狀和律師,「唔開庭基本就冇收入,文件都唔係話好多工夫」;至於民事案,雖則相對影響較小,但早前恢復運作的高院和區院登記處再次關閉,本周預計上庭的又再次押後,再次打亂所有安排。

他透露,有部份大狀收入減少一半、甚至大跌九成,幸好作為大狀,每月的固定開支豐儉由人,「租間房最平都係1、2萬」,在困境下相對負擔不重。

有大狀透露疫情下,行內開始出現少量裁員,他知悉有律師樓除了裁掉文員外,還裁了年資較淺的律師,「可能認為依家個時勢,少一個(律師)都應付到工作」。

他又指,刑事案的同行確有出現「零收入」情況;民事案件的大狀則留意到開始出現客人以整體經濟不佳、周轉問題「拖數」。惟他指,雖然行內擔心法庭重開無期,但強調理解法庭對公共衛生的考慮。

有大律師辦公室獲減租

由於較有規模的大律師辦公室,多數位處金鐘、中環等黃金地段,租金相對昂貴,部份大律師辦公室在疫情下,因分租的大律師生意銳減,難抵租金,大律師辦公室紛紛向業主提出減租要求。據了解,金鐘區曾有成功個案。

有大律師透露,早前生意大減,所屬大律師辦公室已要求原本十名辦公室助理分組輪流上班,變相減人工,但大家為求保工作,均沒有異議。現時大律師上庭時間更少,很少機會需要他們協助搬運文件,相信有機會進一步減省人手。

有大狀叫苦連天,大呻要「搵樓跳」,又謂「冇工開都仲要交租」,故「冇庭上就惟有勤力啲,日日去拜山(到監獄探監),費時俾人搶咗生意」。不過,探監後還要等案件審結,少說也要數個月後才收到酬勞,只能算是「遠水」,卻不能救「近火」,惟有繼續一邊「搲撈」,一邊祈求法庭盡快復工。

有大律師唉聲嘆氣,指有十年以上經驗的大狀,一、兩個月收入大減或尚可支持,但對新入行的大律師而言便倍感吃力。不過,他不支持法庭在現時疫情嚴峻下太快復工,「講生計都要balance至得,畀你上一日court,之後話有個確診個案去過你個庭,跟住你要隔離14日,咁咪仲大鑊!」他表示,法庭一旦全面開庭,到時將有大量人流,相信會更危險,他認為現時香港疫情進入新一波,5月初能全面復工已十分幸運。

批評政府沒果斷制定防疫政策

他建議司法機構現在可考慮仿效高院法官高浩文早前以電話會議方式處理案件,他指除民事案件可以此形式處理,刑事案件押後定審期、預審、甚至一些控方不反對保釋的案件,也可利用電話會議,或視像會議方式處理。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原本已為本星期法庭重開做好準備,豈料又再延期,「兩個字概括,就係『無奈』!」他稱法庭停擺多月令候審人士非常忐忑,「好擔心、好憂慮,唔知(案件)幾時完」。他亦坦言,本港各個行業受疫情打擊,法律界亦難獨善其身,「早前要求業主減租都唔肯,燈油火蠟樣樣都要錢」,幸而其大律師辦公室目前財政仍算穩健,未有裁員、減薪或凍薪壓力。他認為,政府應考慮設立基金支援業界,供有財政困難的律師樓或年輕律師申請。

陸又批評,如果政府更早、更果斷地制定防疫政策,一早便可控制疫情,不致擴散至現今意想不到的地步。惟事已至此,他認為政府需加強執法,打擊違反檢疫令的行為;法庭亦應加快處置有關案件,如相關被控人士選擇認罪,便及早判刑,以起立竿見影的阻嚇作用,「即拉、即告、即時接受懲罰,呼籲市民守法!」

記者 蔡少玲 袁楚楚 劉偉琪 楊思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