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警取手令查fb專頁訂閱者資料 周庭提司法覆核指違法

更新時間 (HKT): 2020.04.16 22:09

【新增周庭及Facebook回應】

警方去年就6.21包圍警總示威案,以煽惑罪拘捕黃之鋒及周庭等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與周庭於今年2月獲控方告知,警方早於去年9月起以「搜查警總」名義,三次取得法庭手令,查看兩人存放於警總內的手機數碼內容,及後警方更取得手令,獲准到Facebook總部查閱周庭專頁的訂閱者(subscriber)資料。黃之鋒和周庭昨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裁定三名裁判官簽發的手令以及警方執行手令均屬違法。Facebook發言人表示,Facebook並無向警方提供周庭的任何資料,而警方甚至從未就事件察訪Facebook香港辦公室。

周庭受訪時表示,晚上7時許收到Facebook香港辦公室的來電稱,警方曾於今年初多次要求該辦公室交出周庭專頁的資料,但由於有關用戶資料由美國Facebook公司總部持有,並受美國法律保護,不受香港法庭命令約束,因此該辦公室拒絕警方要求,沒有交出任何資料。

周又指,Facebook過往曾經多次應港府要求提供用戶資料,希望Facebook澄清哪些用戶資料受美國法律保護,而哪些資料受限於香港法律。

周庭又於Facebook貼文,自言看到很多朋友因此事unlike她的專頁,「很感受到在香港這個專制的警察都市下,大家所面對的恐懼」,但願有天能擺脫這種無形的恐懼。

Facebook:並無向警方提供任何資料 警方亦從未就事件察訪香港辦公室

Facebook發言人表示,Facebook並無向警方提供周庭的任何資料,「就我們所知,香港警方亦從未就該事件察訪Facebook香港辦公室,而Facebook香港辦公室亦並非座落於證供內所述地點」。Facebook香港及台灣公共政策總監陳澍亦發文指,Facebook香港辦公室從未持有或儲存任何用戶資料。

根據去年11月法庭簽發的相關手令,警方要求搜查Facebook位於「太古坊華蘭路18號港島東中心66樓」的辦公室。不過,其實早於去年5月,Facebook香港辦公室已遷往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一座47樓,當時傳媒亦有廣泛報道。

據了解,Facebook香港無權處理、擁有、儲存、使用或披露任何Facebook香港或海外用戶資料。Facebook會嚴謹評估對於政府索取用戶資料的要求,以確定是否符合有效法律程序,並會因理據不足而拒絕提供有關資料。

本報向警方查詢最終有否前往Facebook寫字樓執行手令、又有否獲得相關賬戶資料。警方回覆指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作評論。

周庭:問題在於警方而非Facebook

周庭今日較早前曾批評事件反映警方「大晒」,藉向法庭申請搜查令,作為打壓示威者的手段,更要求Facebook交出用戶資料。她認為,問題在於警方而非Facebook。她又表示,日後會繼續使用網上社交平台發表政見,不會受今次事件影響。

周庭今於Facebook貼文,指警方早前要求Facebook交出去年6月21日示威當日周庭專頁上一個fb帖文資料,包括IP地址、用戶登記資料以及有關紀錄,以圖證明她有「煽動」他人參與該次集會。該帖文內容為「你有警察,我有人民 / 我們在包圍警察總部,大家快來聲援! #反送中」。周庭續指,警方為了「搜證」令示威者被定罪,可以用盡一切手段,希望大家多加注意資訊安全。

及後周庭與黃之鋒進行網上直播。周庭指現時本港警權甚大,「(警方)好多嘢都做得出」,而人民作為無權者,便會成為被打壓的一方,呼籲市民盡量小心。黃之鋒則呼籲市民要為手機安裝VPN,並準備多於一部自用手機。

周庭續指,事件反映警方為了搜證,「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侵犯市民私隱,「總之(警方)要拎晒所有資料先,邊啲有用、邊啲冇用都拎晒先,再去篩查」,但當中很多用戶資料均非搜證必要。黃之鋒則指:「我哋唔知Facebook有冇畀到(有關資料),得Facebook知。」

警搜查訂閱者資料 包括IP地址和登錄紀錄

黃之鋒與周庭於去年8.31前夕被捕。第一個涉案手令於9月3日由一名觀塘法院裁判官簽發,批准警方到警察總部22樓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查看所有相關數碼內容,有效期為一個月。其後另一名觀塘裁判官和一名東區裁判官先後於10月2日與31日簽發相似手令。

去年11月6日,東區裁判官簽發另一款手令,批准警方到位於太古的Facebook寫字樓,針對周庭Facebook專頁及其於6.21當天呼籲聲援包圍警總的一個帖文,搜查訂閱者資料、IP地址和登錄紀錄(Subscriber's details, IP Address and Log record)。

入稟狀指出,裁判官手令有規限行使權力的作用,然而案中手令均只提到與調查一宗煽惑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的罪行有關,沒有具體說明疑犯身份、日期、時間、地點等資料,令人難以分辨被搜查的數碼內容是否與所涉罪行有關。據保安局局長表示,去年6月至11月示威期間,警方檢取多達3,721部手機,申請人認為沒理由全部均符合《警隊條例》中簽發手令條件所指的「對調查有價值」。

應就每部手機申請獨立手令

而涉案手令沒有限制警方檢查手機的方式和頻率,換言之可無限次全天候查看資料。入稟狀又指,鑑於現今手機連線至網絡後可不斷新增資料,手令變相容許警方在申請人不知情下持續監察其通訊,包括電郵和訊息,令人質疑警方是否「釣魚式」等待證據。

入稟狀提到,警方破解黃之鋒的手機四位數字密碼後,曾七次查閱他的手機資料,總共花去21小時。至於周庭的Google系統電話,警方沒有工具檢取當中資料。

入稟狀續指,平時警方搜屋,須向屋主出示手令;若屋主不在,破門搜查完畢也要留下手令副本。然而,本案中手令的搜查地點為警總22樓,意味手機物主不會獲告知搜查事宜,監察搜查過程的權利被剝奪,無法以與案件無關或有法律保密權等理由,反對警方檢取某些資料。

入稟狀引用案例,指「數碼世界」應被視為與船隻和建築物類比的獨立「地方」,手令針對的地點不應是警總22樓,而是儲存涉案數碼資料的裝置,每一部裝置均須獨立的手令,故裁判官簽發本案的「搜查警總」手令,是錯誤應用法例。

覆核的建議答辯人為三名常任裁判官及警務處處長。黃之鋒和周庭要求法庭宣告,簽發和執行案中四個手令均屬違法,違反《基本法》和《人權法》保障的私隱權和通訊自由及秘密,並要求警方交還手機。

港府去年上半年向fb索取資料143次涉180賬戶 fb就66%要求提供資料

根據Facebook相關報告,港府去年上半年曾143次向Facebook索取資料,涉及180個賬戶,Facebook就當中66%的要求向港府提供資料。

對比2018年,港府於上半年曾174次向Facebook索取資料,涉及234個賬戶,Facebook就當中56%的要求向港府提供資料;下半年則曾212次索取資料,涉及230個賬戶,Facebook就當中48%的要求向港府提供資料。

Facebook表示會採取嚴格程序處理政府要求,檢查每項要求的法理依據是否充分,以及是否合乎相關法律與Facebook服務條款。若所要求的資訊牽涉太廣或含糊不清,Facebook會要求政府加以詳細說明、或者拒絕相關要求。

【案件編號:HCAL659/20】

記者 勞東來 劉偉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