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山王遇車禍致下半身癱瘓 獲判賠償1632萬元

更新時間 (HKT): 2020.04.23 19:26

【更新】

曾是亞洲攀岩界位列第一及世界排名第八的香港頂尖攀岩選手黎志偉,2008年在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中以十秒極速攀上包山頂奪冠,榮膺「包山王」。不幸的是,他於2011年在屯門公路遇上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要靠輪椅代步。當日駕著電單車的黎疑先後遭兩架私家車撞倒,他早前入稟高等法院向兩名司機索償逾千萬元,法官今頒下判詞,裁定黎可獲1,632萬元賠償,金額由兩名被告共同承擔。根據本港法例,若司機有購買第三者保險,會由保險公司負責先賠給傷者;惟保險公司可在某些情況下,向司機追討該筆款項。

37歲原告黎志偉,控告唐洪國與徐紹輝。法官包華禮今在判詞中,接納街外證人的證供,相信兩被告在案發前不久以超過時速80公里的車速向前行駛。法官不接納首被告庭上指稱,在案發前不知道所駕的車輛有車燈失靈等問題。況且首被告承認事前飲過酒,事發後半小時在現場的酒精吹氣測試亦證明其體內酒精含量超標。法官認為首被告因酒精影響案發時作出適當反應的能力,以至撞倒原告。

原告要承擔25%的責任

法官又認為,首被告所駕的車輛雖冒出白煙,但無阻擋第三線的路面視線,故此隨後駛至的次被告若有保持留意路面情況,原可避免撞到原告,故裁定兩名被告對車禍均有責任。

不過,法官同時指,原告對意外亦有責任,指他在案發前雖因前面路面情況,減慢車速並由二線切入三線,但他沒有顧及後方情況。倘若他當時稍為右望,便會因知道有車正於三線駛前而不切線,也不會被撞倒,故他要承擔25%責任。

意外除造成原告肺挫傷、椎骨骨折、右膝裂傷外,其脊髓損傷亦導致下半身癱瘓。骨科專家認為,原告有可能因病情影響壽命。雖然他在一般情況下可自我照顧日常生活,但意外後無法回復過去熱愛運動的生活,更遑論以運動員身份繼續攀石。意外亦為被告帶來排尿障礙,出現失禁問題。

法官讚揚原告有克服障礙的巨大決心

法官在判詞中提到,雖然經歷嚴重傷害,但原告仍十分頑強。事發五年後,原告在其他人的協助下,能夠連人帶輪椅拉上獅子山,有逾40位朋友、學生和攀石教練見證壯舉。原告又將自己的經歷拍成電影《獅子山上》,以描繪「獅子山精神」。法官自言未看過該部電影,但讚揚原告作為世界一流運動員,仍擁有克服障礙的巨大決心。

法官形容,原告是一位天生的運動員,2000年便已登上國際攀石冠軍,18歲贏得北京錦標賽,之後數年更躍升為世界頂尖專業攀石手之一,贏了無數獎項。此,原告於2006年開展教練生涯,攀石生涯不單為他帶來成為香港精英運動員的成就和滿足感,亦帶來經濟收入。原告與妻子原本計劃生育兩名子女,但今次意外打斷他們的計劃,連運動員生涯亦告結束,當時原告未足29歲。

原告在訴訟中提出多個索償項目,當中包括要求配置「機械腳」。法官指機械腳在歐洲司法管轄區的索償案中出現過,但對香港卻是個新穎的主張。有關的裝置可協助脊癱的人士站立、走路、上樓梯以至日常活動。

原告要求配置「機械腳」 官批出400萬元

原告是港大矯型及創修外科學系機械腳先導計劃的首批試驗病人,並對測試十分滿意。雖然被告一方認為有關技術尚在開發中,不同意列為賠償項目。惟法官不同意,並接受原告一方的專家意見,認為原告適合使用機械腳,認為如此可恢復他一定程度的活動能力,故按照現時每套機械腳造價約99萬元、以及隨後每五年均須更換等費用,批出這方面的賠償共400萬元。

此外,就原告另覓居所費用索償411萬元租金,法官同意以原告的情況而言,現時居住的屯門單位面積太小,適當的單位實用面積應為543平方呎。而且,被告現時需要坐輪椅出入,即使安裝了機械腳,活動能力亦受限制,故希望搬到區內港鐵上蓋物業亦屬可以接受。法官最終全額批准原告是項申索。

經評估後,法官裁定原告應可獲賠償總額逾2,176萬元,包括上述機械腳費用及租金開支、痛苦傷害賠償180萬、醫療及聘請家傭等開支594萬、過去及將來收入損失490萬、喪失工作滿足感及社交的賠償共30萬,以及妻子提供協助的服務價值60萬等等。基於原告要負責其中25%的責任,故實得賠償額為約1,632萬元。

本案車禍發生於2011年12月9日。原告一方指,他當時駕駛電單車沿屯門公路向西行,突遭首被告駕駛的私家車從後撞倒,原告被拋出車外,跌在馬路上,再遭次被告駕車撞倒。首被告承認曾在事件中撞倒原告,但指是原告突然切線才造成意外,認為原告對事件有責任;而次被告則否認撞倒原告。

原告妻子自言生活壓力迫人

首被告唐洪國早前庭上透露,他從事物流業,專駕重型貨車,2011年案發時已有26年駕駛經驗。案發後他於現場接受酒精呼氣測試,結果超標,每100毫升呼氣中含28微克酒精,遂因涉嫌血液中酒精濃度超標被捕。但兩個半小時後在警署再量度時,酒精含量降至17微克,最終沒有被控以酒後駕駛罪。

後來首被告因案發時所駕的私家車被驗出車頭大燈和高燈失靈,在裁判法院被判罪成罰款。次被告徐紹輝則曾因本案被控不小心駕駛罪,首被告亦於審訊時作供,最終獲裁定罪名不成立。

而原告妻子在證人供詞中提到,丈夫在車禍後留醫近半年,其間二人的兒子出生,原本對照顧兒子和家庭開支的盤算驟然落空。黎亦由攀石運動員變成半身不遂,夫婦均要重新適應轉變。日常起居諸如刷牙,黎最初也要妻子代勞,遑論協助照顧兒子或分擔家務。

黎妻續指,小孩可由老人家協助照顧,但家計開支重擔只能落在她一個人身上,生活壓力迫人。她又透露,過往與丈夫酷愛行山遠足和釣魚等戶外活動,惟自從丈夫出事,此情不再。

逾千萬賠償 近年罕見

近年涉及千萬元賠償額的人身傷亡訴訟,並不多見。翻查報道,一名運輸公司東主於2009年乘坐泥頭車途經大埔林錦公路近嘉道理農場外落斜時,被拋出車外,送院不治。死者前妻及女兒2011年入稟高等法院索償,纏訟7年後,法庭前年判泥頭車司機須賠償1,057萬元。

另外,一名衞生署女牙醫稱早年在北區醫院工作期間,要負責大量剝牙手術,導致右手勞損,出現俗稱「滑鼠手」的腕管綜合症,無法做手術,放病假後卻被安排連續做三個手術,令她病情加劇,38歲便被衞生署飭令提早退休。高院去年裁定前女牙醫勝訴,政府須向她賠償2,081萬元,當中大部份屬於收入損失。

此外,一名內地婦人懷有死胎後來港進行手術,取出胎盤後卻大量出血,差點導致腦缺氧;輾轉入住瑪嘉烈醫院,證實出現缺氧性腦病,近乎成為植物人,只有最低程度的知覺,餘生都要卧床。其丈夫為此向醫院管理局索償,局方對事件負責,高院於2013年下令局方須賠償1,148萬元。

保險公司會先向死傷者賠償 上限一億元 事後可要求司機攤分

國際專業保險諮詢協會會長羅少雄表示,在車禍案件中,假如肇事司機有違法或不當駕駛行為,例如醉酒或超速等等,承保第三者保險的保險公司在賠償給車禍事主後,或會向肇事司機追討責任,攤分賠償。

羅少雄又指,保險公司一般會在法庭訴訟結束並確定應付賠償額後,才會賠償予事主。不過,等候賠償期間,事主可先申領社署的交通意外傷亡援助基金。基金不會理會事主在事故中是否有責任,惟事主收到保險賠償後,須還款給社署。

人身傷亡第三保的賠償上限為一億元。羅指保險條款會註明在醉酒駕駛、超速駕駛、使用機件不良車輛等違例情況下,肇事司機須負上賠償責任。即使司機沒有被定罪,保險公司也會考慮事故的具體情況,要求司機負上責任。例如司機飲酒後就算沒有超標,未觸犯法例,也可影響駕駛,保險公司有權追討,惟屆時司機的責任當然不及確實違例般大。

【案件編號:HCPI1235/14】

記者 蔡少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