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反修例首宗暴動認罪 22歲救生員判囚四年 官指比梁天琦案更嚴重

更新時間 (HKT): 2020.05.15 18:11

判刑考慮整體暴力程度 非被告個人舉動

近百市民於散庭後一直在囚車位置等候,當有囚車駛出,他們隨即拍打囚車,高叫「撐手足,撐到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被告母親亦哭喊著拍打囚車窗外鐵欄,場面令人心酸。有人揮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其中有一名市民手持手寫標語,稱「手足辛苦你,我哋會抗爭到底!」

當載著被告的囚車離開法院大樓時,數十名市民一直緊追奔跑近200米,更跑邊叫口號,直至囚車駛至中環廣場旗桿對出位置,約10名懲教職員趕至維持秩序,囚車才順利離開。

辯方早前求情時指被告冼嘉豪當日行為與其本性不符,案發時他被群眾的氣氛影響,導致情緒高漲。法官胡雅文判刑時指,判刑需考慮被告的年齡、即時認罪及有悔意等因素,而判刑除了要懲戒被告不可再犯外,亦要向公眾作警示作用。

法官強調絕對不能容忍暴力行為,被告為眾多破壞社會安寧人士的一員,指或許參與人數眾多亦鼓勵及支持被告的行為,但若大眾其中一員作出暴力行為,其餘參與者亦容易被煽動。法官指本案相比梁天琦於2016年的旺角暴動案,此發生於立法會門外的暴動案顯然更加嚴重。

法官考慮旺角騷亂中楊家倫及鄧浩賢的暴動案例,認為不能將被告的行為與整場暴動分割。辯方求情指被告是不由自主犯案,該場暴動亦很快完結、被告亦沒有攜帶武器到現場,即使他頭戴眼罩以及頭盔,被告並沒有意圖傷害任何人。但法官引述案例指,會考慮整體的暴力程度,而非被告的個人舉動。

參與者某程度有預謀行事

辯方亦要求法庭只考慮被告於立法會門外的衝擊事件,而非門口以及門內的衝突。法官卻反對其建議,指被告承認被大眾一同衝破立會門口的氣氛影響,導致其情緒高漲,證明被告有參與此事。閉路電視顯示,被告的行為足以證明他贊同以及主動參與事件。

法官續指,暴力程度隨著每次衝擊逐漸升級,明言會將示威者向警方扔磚頭、水瓶等行為納入判刑因素。她指當時警員已被逼到牆邊,若非警方動用催淚彈,此暴力行為定會變得更加嚴重;她強調一個文明以及多元化的社會絕對不能容忍這行為。

法官指,暴動參與者以索帶綑綁路障、頭戴蒙面物品,又手持自製盾牌,當時更人有秩序地將雨傘以及鐵馬傳向前線。以上行為均證明參與者某程度有預謀行事。法官認為參與者不斷衝擊負責保護立會的警員,導致此場「直接攻擊」法治的暴動發生,將量刑起點定於六年。法官指雖然接納被告有悔意以及其良好品格,惟考慮到公眾利益,只給予被告認罪的三分一折扣,判被告入獄四年。

被告現年22歲,他原被控暴動及兩項抗拒警務人員罪,他早前承認暴動罪,控罪指他於去年6月12日在中環立法會綜合大樓公眾入口外,連同其他身份不詳人士參與暴動。至於其餘兩罪,控方不再予以起訴,留在法庭存檔。該兩罪指被告同日同地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警長34730和警員20338。

案情透露,案發當日下午3時許,大批示威者向立法會道和添美道的警方防線擲物,警方撤防線至立法會示威區公眾入口。其後警方於3時46分發射催淚彈,並開始驅散行動,大部份示威者後退,但此時被告仍向警員投擲雨傘等雜物,最終當場遭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警誡下他承認參與非法集結。事件導致八名警員受傷。

【案件編號:DCCC783/19】

記者 廖希呈 楊思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