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前空姐被指以雷射光襲警受審 辯方質疑警從沒搜出雷射筆

更新時間 (HKT): 2020.06.10 14:49

被告郭麗芬(28歲)現任金融經理。辯方指出,爭議點在於身份問題,強調被告沒有用雷射筆射向報稱遇襲的警員,而無論是被告被捕、抑或是事後被帶返警署搜身,警方都沒有從她身上搜出雷射筆。控方則指,當時人群中有人向警員射出綠光,而根據媒體所拍影片,警方在追捕被告過程期間,有綠色光從被告右手發出。

證物大小有偏差 爭議點在於警方有否拉錯人

辯方又指證物大小有偏差,質疑呈堂的雷射筆與當晚聲稱找到的雷射筆並非同一支。現時呈堂的雷射筆長15厘米,而警方聲稱在現場附近檢獲的雷射筆,根據證物警員所拍照片顯示,證物警員拍照時並非從0開始量度,而是由約1.5厘米開始,雷射筆的另一端則在13.6厘米的位置上。

主審裁判官陳慧敏當庭用間尺量度呈堂雷射筆,量度後證實長15厘米,但照片顯示雷射筆短過14厘米,且有關證物警員的確並非由0開始量度。除長短外,陳官確認雷射筆上字眼大致相符。她又指本案爭議點在於警方有否拉錯人,檢獲的雷射筆與呈堂雷射筆是否為同一支的重要性相對不大,但認為控方仍需要傳召有關證物警員到庭「解畫」,稍後處理。

警員稱雷射光照眼少於一秒 無痛但流眼水

事發時駐守油麻地特遣隊兼任西九龍應應變大隊第二梯隊的朱冠強稱,去年8月10日晚上與同袍在尖沙嘴彌敦道築起防線。示威者向為數約40人的警隊防線照射藍、紅、綠三色雷射光。朱續稱,當時有200名示威者在彌敦道及金馬倫道聚集,及後示威者沒有再用雜物堵路,警方防線亦停止推進,此時氣氛平和。

朱續供稱,此時50名較溫和示威者行至警方防線5至10米外,原本已停止照射雷射筆;但突然有一道綠色雷射光線從該批示威者中射出,射向他的左眼及鼻子。雖然射向他左眼的雷射光「少於一秒」,但他已感到眼前一白,「當時冇痛,但有流眼水」。

朱立即將被雷射筆照到一事通知身旁同袍,同袍亦謂看到事發經過。他見到綠光從相距約10米外的一名白衣女子發出,該女子當時以握拳形式拿著雷射筆,並將雷射筆放在右面,附近只有一道綠色光線。朱鎖定該女子,發現雷射筆的光源沒有中斷,照完他後再照向防線前排同袍約30秒。

控方改口 不打算將現場檢獲的雷射筆呈堂

朱又形容,現場街燈光線充足,「人群中只有佢一個穿著白色短衫,其他人穿深色衫或反光衣」,而由於該女子穿白衣,令他「更容易留意佢嘅舉動」。該女子在小隊指揮官向示威者作出警告時,一度停止使用雷射筆。然而,其後她用雷射筆再射約30秒,射中他頭部兩至三秒,又謂這雷射光「並非集中射我一個,射晒所有同事」。

朱與另一同袍行近該女子,至距離她5米時,她仍未發現兩人。朱見到女方仍拿著雷射筆射向警方,女方發現他倆後「急步走」,他於是從後追,用右手捉住女方背囊。惟女方沒有停下,「因當時情況混亂,我同佢都仆喺地下」。女方繼續向前爬,但終由他扣上手銬。

朱強調,由首次被雷射光照射、鎖定女方身份直至制服她,「佢冇離開我視線」。對於警方聲稱該女子在地上爬時仍拿著雷射筆,但從被告身上或手上卻找不到雷射筆,朱解釋:「當時有好多示威者用雨傘襲擊我哋,情況混亂,我睇唔到支雷射筆幾時離開佢隻手。」

控方及後在下午甫開庭,便稱不打算將涉案雷射筆呈堂作證物,主審裁判官陳慧敏聞言即問「點解」。控方解釋沒明顯證據指被告當時使用該支雷射筆,陳官強調是否接納為呈堂證物,應由法庭裁斷,又詢問控方是否能聯絡證物警員,控方指未能聯絡,陳官對控方稱「你唔入支(雷射)筆好奇怪」。

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KCCC2112/19】

記者 戴國輝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