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抗爭案首有教師襲警罪成 官關注心智是否可教書 還押小欖精神病院

更新時間 (HKT): 2020.06.12 18:55

被告楊博文(29歲)被控於去年11月11日在俗稱雞嶺迴旋處的上水掃管埔路迴旋處,襲擊警長54977鍾宏業。對於被告出庭自辯時供稱感覺到警員想掟他落橋,裁判官認為說法荒唐,甚至關注被告的精神和心智有沒有問題,懷疑其人格和心智會否有潛在障礙,以致做出失智行為。裁判官更稱不相信被告不仇警,關注其心智「仲可唔可以教書」。被告還押至本月26日判刑,其間索取背景、心理專家及兩份精神科報告。

警長作供曾改口? 官:為讓法庭更清楚才修正字眼

裁判官吳重儀裁決時指出,刑事案舉證責任在於控方,舉證標準要達致毫無合理疑點,而被告則毋須證明自己無罪。

事主警長作供時描述被告犯案情況時,曾提及「踢」、「撐」、「膝撞」三種說法,辯方質疑警長上衣沒有被告的鞋印,難以是「撐」,警長後來改口指是膝撞。吳官今指,警長供稱被襲後說「你做乜踢我」,另兩名在場警員亦聽到這句,該動作可能僅在一秒兩秒內、電光火石間完成,但警長在庭上被控辯雙方要求詳細描述,有如逐格重播。警長只是嘗試以較詳盡方式表達,及後為讓法庭更清楚才修正字眼,認為部份說法只因過度描述才會添加,但警長作供沒有誇大或不一致。

被告是否故意觸碰警長? 官:辯方沒有交代

至於現場至少有另外三名警員,兩人供稱看不到被告施襲動作,另一人則沒被傳召出庭。吳官指兩名作供警員在被告身後,被告當時想步向受襲警長,兩警員只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捉實被告。由於舉高膝頭施襲的動作太迅速,後方警員留意不到,並不出奇。警員與警長證供有異,亦顯示他們沒夾口供,實話實說,實事求是。

對於被告是否故意觸碰警長,吳官指被告作供時沒提及可能是出於無心而觸碰到警長,辯方陳詞亦無提出非刻意觸碰的可能性。除非對方高度僅如小童,否則被告難以意外地用膝頭觸碰到對方腹部。被告與警長身高相若,若非故意高舉膝蓋,被告不會觸碰到警長,因此裁定是故意施襲。

被告稱沒有和親友討論三罷及堵路? 官:係唔係住喺非洲或第三世界國家

裁判官繼而對被告的供詞作出多處批評,直指難以相信被告當時不知道有「和你塞」及三罷行動。對於被告供稱沒與家人或朋友討論過三罷及堵路,吳官則指:「本席懷疑,被告嘅親友係唔係住喺非洲或者第三世界國家」。吳官不相信年輕的被告沒留意社交媒體,當天應該輕易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

吳官又謂,若非被告激動反抗,警員便毋須說「你冷靜啲」,亦絕不需用武力制服被告以及使用手銬,故認為絕對不是警員主動襲擊被告,而被告一切傷勢皆是他反抗和掙扎所自招。另外,被告當時駕車戴着口罩,吳官認為他是想遮掩自己面容。

被告冷靜合作? 官:警員不會貿然講粗口

吳官更指,假若真的如被告所說,他當時是冷靜合作並交代自己教書,警員應會認為「老師係有文化、有教養、有啲質素嘅人士」,不相信警員會貿然以粗言穢語對待一名純粹路過的教師。

吳官再指,被告面對警員調查時變得激動和手舞足蹈,而他作供指警員想掟他落橋的說法更是荒唐。被告為人師表,守法意識卻薄弱,以身試法堵塞交通,自私自利,衝動狂妄,犯錯後又不遵照指示,更大話連篇,「都冇悔意」,明言必定判監。

被告不仇警? 官:觀察被告眼神不信他不仇警

就被告的警暴指控,吳官指被告自稱不仇警,但根據她本人的觀察,被告面容充滿憤恨,面對警察作供時,他的眼神充滿敵意,不相信他不仇警。吳官更補充指,她經常聽審,一般證人多數會以「警員」、「阿Sir」、「警察」、「差人」或「差佬」等字眼稱呼警方;但被告作供時,對案中不同警員編號背誦得非常熟悉,例如以「10196」直呼其中一名警員。吳官自言被告用警員編號作供,多次令她未能想起是指哪一人。

據警長鍾宏業早前庭上供稱,當日有懷疑想搜車,被告隨即變得激動並想離開,鍾見狀走到被告面前,欲以身體阻擋他離開。三名同袍亦捉住被告,被告激烈掙扎,提起右膝撞到他的腹部一下。而警員關渭銘則供稱看不到被告的動作。

辯方於審訊時所指,被告從無施襲,反而是遭鍾宏業及其同袍聯合毆打。鍾作供時承認截查時被告面部無傷,到他離開現場時,被告右邊面部變得紅腫。鍾同意辯方所述,在場調查警員有份造成被告傷勢,但不同意是襲擊,而是因被告掙扎反抗,各人需要「用唔同方法」制服被告。

被告指警員曾謂: X!你係唔係當我哋交通警流㗎?

辯方於庭上詳列眾警連環向被告施襲的過程,並揭露所謂提膝撞肚,可能是由鍾的同袍托起被告的腿時所引致。辯方道出被告版本,指警員截停時稱:「用電話喎你。身份證、車牌。」被告交出證件後開車門,卻突遭警員拉下車並推往一旁。被告稱正返工,鍾反問:「返工你又喺度兜?」被告否認後遭鍾以粗口責罵:「 X!你係唔係當我哋交通警流㗎?」另一警員亦謂:「X!和你塞吖嗱?你玩X完喇今次!」及後扯被告的頭髮。

辯方續指,警員將被告推至距離橋邊一呎,抱起被告右腳,被告失平衡,向後跌在橋邊欄杆上,向警員大叫一聲:「喂!」此時鍾問被告:「你做乜嘢踢我?」眾警其後將被告按地磨面、揸下陰私處、又將被告雙手向後拗、膝頸、從後插被告雙眼眼珠並刮眼,以及打被告背脊及臀部等。直至上手銬後,有警員說:「好喇好喇好喇,鎖咗。」

【案件編號:FLCC5275/19】

記者 伍嘉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