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疑為救手足折返襲督察 「岳男」拒捕罪成須還柙 求情透露腦內有水囊

更新時間 (HKT): 2020.06.15 18:24

被告的父母在庭外對裁決表示不滿,盛讚兒子是孝順仔,心痛兒子當日受傷,血流披面;又謂兒子腦內的水囊是計時炸彈,案發後身體「虛弱咗」,頭仍不時作痛。

官指警員施用合理武力 口供有「些少出入」但仍可信

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被告陳以晉(19歲),承認於去年9月15日在北角七海商業中心外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督察5327馬智聖、同日同地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攜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支伸縮棍。但陳否認抗拒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17678,辯方表明抗辯方向是警方當時所使用的武力,令被告認為涉案警員並非正當執行職務。

裁判官香淑嫻裁決時指,四名控方證人作供清晰、明白、簡單直接,四人口供在關鍵情節上互相脗合;縱然當中有「些少出入」,但在電光火石之間以及身處的角度,看到不同情況實在可以理解,不影響證人的可靠性和可信性。香官相信,被告從後用鋁棒擊打馬督察後,馬以警棍還擊,被告頑強抗拒,先踩馬一下並逃跑,又試圖攀過圍板,不成功後被截停仍不肯就擒,更搶奪警棍。

裁判官認為,以當時事態所見,不難想像「一日未上手銬,被告仍會伺機逃走」,而將被告雙手扣於身前,也不能將他成功控制。香官進一步指,被告遭馬追捕的一刻,已知對方是因他襲警而要將他拘捕,後來多名警員加入控制,被告亦清楚他們是要將他上鎖。裁判官裁定,警方當時用警棍擊打被告的大肌肉令被告痛楚,屬施用合理武力,而結果只令被告手腳紅腫。當時警方亦已一而再向被告發出口頭警告,被告必然自知會被拘捕,但仍不理會,上手銬時又十指緊扣,顯然作出抗拒的行動。

官:被告嘅頑強抗拒令自己頭破血流

裁判官指當時情況緊急,被告孔武有力,屬於屢勸不聽的頑強施襲者,警方不能循循善誘地逐步解釋;而被告卻仍十指緊扣,不肯就範,令警方不得不施用胡椒噴劑和點壓控制方式制服他,「被告嘅頑強抗拒,令自己頭破血流,十指緊扣係蓄意嘅動作」,故裁定他拒捕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明白自己做錯事,已深切反省,又親撰求情信指明白暴力是惡性循環,個人前途亦可能因本案斷送。他在案發後送院,揭發自己後腦有一個先天的「水囊」,而且在傷口附近。醫生更指根據其後腦傷勢,若當時被襲的位置稍有偏差,有可能令水囊撕裂,危害生命。醫生的報告亦指其頭部傷勢屬中度嚴重創傷。

其母的求情信則讚被告熱心助人,對香港社會事務十分關心,去年6月社會事件更牽動情緒,因情急衝動而犯案,希望法庭給予機會。

裁判官指被告用武器襲警,而且擊打警員五下,力度不輕,甚至令鋁棒彎曲,當時「一係無緣無故打差人,一係就係阻止差人執行職務」,慶幸沒造成警員重傷。法庭決定先索取被告的背景和勞教中心報告,本月30日判刑,其間被告還押。

受傷督察肩部觸痛腳踝骨折

據被告承認的案情,警方機動部隊當晚8時半到北角英皇道一帶,處理公眾示威活動和集結人士。包括督察馬智聖在內的成員,在英皇道組成防線。至約10時半,馬和隊員前往油街一帶驅散示威者,當時約10名集結該處的示威者四散,部份人包括被告走進七海商業中心與一個臨時露天停車場間的一條小巷內,馬帶頭進入小巷和停車場追截。

被告和四名人士當時躲藏在停車場的車輛之間。馬截停他們並表露身份,要求他們不要動。蹲在車輛之間的其中一人試圖起身離開,馬欲制止,並越過被告身邊。此時被告突然從背包取出「自拍神棍」並將棍拉長揮向馬。馬用左手擋開,右手則用警棍揮打被告。惟被告沒有停止,更先後五次打向馬,導致鋁質的「神棍」彎曲。

被告其後越過馬並逃走,「神棍」跌在地上。被告最終遭制服,其間受傷,送院治理,但不同意向警方披露醫療檢驗結果。警方事後於案發現場車輛底部檢取約46厘米長的伸縮鋁棍作證物。督察馬智聖送院檢驗,發現其左邊肩部有觸痛,右邊腳踝觸痛兼浮腫和骨折,需使用助行器,並獲兩個半月的病假。

而據控方傳召的警員供稱,被告力氣太大,他分別施以坐身力壓、箍頸捉膊等方式,也未能成功將他平穩壓在地上。及後他以全身力量將被告摔下,再兩次向其口鼻施放糊椒噴劑,但仍無法將他上手銬,最後他改以「更溫和」的壓點制法,被告才就範。

時任港島總區應變部隊副指揮官的林鴻釧今早作供指,案發當晚步入七海商業中心後巷,不見有人,遂沿路折返,中途聽到後面傳來叫聲,轉頭便遭被告撞上。林下意識用雙手擋格,惟被告衝力很大,林稱整個人被撞跌地上。

辯方指身體動作是出於自然反應而非想逃走

林又稱從地上爬起後,便見高級督察馬智聖與被告都在地上。他見馬正在追捕被告,於是與在場警員17678莫淯麟加入,合力將被告控制及拘捕。林形容被告「非常大力」,完全不合作,雖遭眾人捉住,仍極力掙扎打算逃走,林遂以警棍擊打被告腿部六至七下,最後「好困難先將佢按喺地」,再經莫「多番警告」,才將被告鎖上手銬。

林解釋,當時擊打被告腿部目的是令被告肌肉麻痺和痠痛,防止再掙扎逃跑。至於將被告按在地上,則是因對方極不合作,故要將對方上鎖。

馬智聖上周四證供表明,當晚見林將正在攀上圍板欲逃走的被告拉下,馬自己其後更與林鴻釧相撞倒地。惟林今日的證供卻堅稱,相信當晚迎面撞倒他的是被告,他亦無看到被告攀爬圍板和伸手拉扯。林在接受盤問時承認,當時自己沒有、亦無聽到同袍向被告表明要作出拘捕,或明言要求被告將手放在身後及要將他上鎖。

辯方今早結案陳詞指,控方證人證供指被告「好大力,想逃跑」,只屬主觀描述,事實是被告當時頭部受傷,被按壓在地之餘還遭擊打身體,不能排除其身體動作是出於自然反應,並非想逃跑;而所謂搶警棍亦只是被告想保護自己,避免受更多的打擊,加上警方當時無給予被告充足指示,被告無從知道警方想他將雙手放後上手銬,故證供不足以將他定罪。

【案件編號:ESCC2146/19 】

記者 蔡少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