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設計師被控襲警受審 胡椒噴霧致嘔吐 警員卻恥笑兼要求「舐乾淨」

更新時間 (HKT): 2020.06.22 18:41
防暴警員謝進鴻。
(蘋果日報)

被告鄺智偉(39歲)為樓盤單位設計師,被控於案發當日在九龍灣港鐵行人天橋的行人路以右膊撞警方盾牌,令警員謝進鴻面部觸痛受傷。案件由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綺薇審理。

警持盾牌接近被告

當日負責拘捕被告的防暴警員謝進鴻今供稱,當日他按命令到達九龍灣港鐵行人天橋的行人路,與同袍在巴士站候車處設立封鎖線,方便其他警員進行截停及搜查。謝與同袍並排以身軀作封鎖線,約於9時55分謝聽見同袍的喝止聲,他轉身看見被告正朝自己方向迎面走來。

被告當時一手拉著手推車,一手持白袋,謝遂警告他離去。被告當時正低頭行走,聽見謝的聲音後曾短暫抬頭,卻沒有停下腳步。謝作出第二次警告,惟被告沒有理會他,繼續低頭向前走。謝害怕被告撞到同袍,遂拿起盾牌接近被告,被告卻用右肩撞向謝的盾牌,導致謝的臉龐被盾牌碰到,謝宣佈以襲警罪拘捕被告。有警員立即從後制服被告,將其按在地上,及後帶被告到附近巴士站作調查,並將他押上警車駛往牛頭角警署。

辯方反對控方將被告警誡後的口頭招認以及警員補錄的記事冊呈堂。辯方指從沒有警員宣佈拘捕被告,卻無故以武力制服他,及後更直接向被告的臉部施放胡椒噴霧,並以液體淋向被告,導致噴劑流到被告眼睛、脖子以及上身,讓被告感到痛楚。

用一個半小時與上司商量是否需要入院驗傷

其間警員不斷恥笑侮辱被告謂:「你以為自己好X型呀?有X排同你玩。」警員又推被告的頭。被告要求休息,警員卻沒有理會,強行抬起他的四肢帶上警車。被告身體不適,在車廂內嘔吐,警員卻辱罵他「你似乜X嘢」,又要求被告舔乾淨嘔吐物。辯方又指,有警員誤導被告,指簽署記事冊不等於認同當中的內容。被告不敢提出清理身上胡椒噴劑及嘔吐物,強忍痛楚地抄寫聲明。他亦從未被警誡,故不知道自己有保持緘默的權利。

謝作供時表示,當日與被告一同乘坐警車返回警局,其間沒有留意車廂內發生的事,只記得有同袍指被告曾嘔吐。到達警署後,另一名警員編號15557帶被告去往男廁清理嘔吐物,謝則於男廁外等候。謝於盤問下承認,當日戴上面罩及眼罩。辯方指出,謝的面部既然被完全覆蓋,即時被告真的撞向他,謝亦不會因此而受傷,謝不同意。辯方亦指出,被告當時正朝向自己居住的屋苑大樓行走,而警方的封鎖線時正阻擋被告行走的小路。

謝承認曾經用了一個半小時與上司商量是否需要入院,辯方質疑:「你唔係撞到好痛嘅咩,有咩要傾?」謝回應指他沒有表面傷痕,故需要與上司商討。

警員聲稱用紙巾為被告清理嘔吐物

替被告錄口供的警員黃嘉俊供稱,被告被制服後仍然不斷掙扎,郭姓高級督察遂向被告施以胡椒噴霧,其後被告停止反抗,身體微微彎下。黃要求被告抬頭,並以清水為被告清洗,郭又指示黃警誡被告。

被告上警車後在車廂內嘔吐,黃指他沒有嘔吐袋,故用紙巾為其清理。到達警署後,黃警誡被告後於記事冊內筆錄書面供詞,被告承認:「我都係見近排警察濫捕,一時氣憤先撞埋嚟。」黃完成筆錄後將記事冊遞給被告閱讀,被告同意內容後簽署。

辯方盤問黃,質問他是否同意隨著施放胡椒噴霧的距離與方法,會對被施放者產生不同程度的傷害。黃回答他並不清楚,辯方問他是否曾經接受過施放胡椒噴霧的訓練,黃同意。辯方質疑:「你有受訓練,但唔知會對人嘅健康產生影響?」黃指被施放者有機會受傷。

辯方續問黃是否知道施放胡椒噴霧時要先警告對方,黃答謂若情況容許會儘量作出警告。辯方追問,當時被告雙手已遭警員控制,質問為何有機會但不作出警告。黃答謂,人類需要時間作出反應。

辯方再問黃是否察覺以水為被告清洗後,被告的痛楚加劇,黃不同意。黃承認被指示向被告警誡後,他沒有立即施行警誡,因當時被告身體明顯不適。辯方續問,既然被告不適,黃有否詢問他是否需要求醫,黃指他曾詢問,惟被告沒有答覆。

辯方直問黃為何沒有將上述時間摘錄於記事冊內,黃指事件與案情無關。辯方質疑:「咁點解你幫被告清潔胡椒噴霧認為有關就寫,你問佢睇醫生就無關?」並指黃根本沒有詢問被告。黃不同意。案件押後至7月7日續審。

【案件編號:KTCC1993/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