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九巴翻側釀19死67傷 車長認誤殺危駕囚14年兼終身停牌 死者家屬不滿判刑過輕

更新時間 (HKT): 2020.07.07 18:00

多名死者家屬及傷者等人亦有到庭聽取判刑。其中父親在車禍中喪生的趙先生不滿判刑過輕,「19條人命判14年,一人一年都唔使,殺一個人一年都唔使」。他指母親至今「每一日都喊,睇緊心理醫生,食緊抑鬱藥」,他需要停工全職照顧母親,家中經濟支柱落在胞姊身上。他又謂今日到庭也沒向母親透露,「呃住媽咪,叫親戚照顧佢,我過嚟聽審」。他指若母親看到新聞報道,亦不會接受14年的刑期,「我相信每個家庭同傷者都唔會接受14年呢個咁輕嘅判刑」。他透露一直與其他傷者家屬聯絡,民事索償等已交予律師處理。

案件今在高等法院判刑。庭上透露,被告陳浩明(32歲)早於去年9月30日已在東區裁判法院承認19項誤殺和19項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據了解,部份傷者至今仍要覆診,有傷者永久失去左眼。有傷者今日到庭旁聽,但對案件三緘其口,只稱判刑太輕。

官:無論刑期多長均無法彌補受傷家庭承受的傷害

法官李素蘭判刑指,本案是一宗災難性悲劇,批評被告行為自私,完全置乘客的安危於不顧,行為極度嚴重和可怕,完全不能接受,不可原諒,必須透過法庭判刑阻嚇有關行為。

李官透露,車禍傷者除了身體受到傷害外,更飽受精神困擾,部分人患上創傷性後遺症,感到不安和焦慮,並且發噩夢,懼怕巴士或乘搭巴士,造成極大困擾。李官並謂,部分傷者失去工作能力,無法如常生活,更需接受長期的治療,除了身體痛苦,心理和精神困擾亦揮之不去。

李官續指,當日是跑馬日,理應是一場歡樂的娛樂活動,惟車上乘客的生命、生活和家庭,卻因該程巴士而帶來巨變。她引述案例指,人死不能復生,事故中失去的生命無法以監禁刑期去衡量,刑期無論長短均無法彌補受傷家庭所承受的傷害,亦無法撫平他們的傷痛。

被告當時的駕駛態度猶如「發緊脾氣」

而巴士黑盒顯示被告當時的駕駛態度絕不尋常。李官指被告開車不久已多次加速和急煞,猶如袋鼠般「跳吓跳吓」,其中一次急煞時更非常貼近前方私家車,完全置車上乘客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危於不顧。

涉案巴士路程只有10至15分鐘,被告卻刻意導致車上的乘客不安寧。對乘客而言,是既漫長又可怕的經歷,他們驚惶失措,意識到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唯有緊握巴士扶手,而這一切全是被告一手造成。

根據傷者的說法,被告當時的駕駛態度猶如「發緊脾氣」,辯方今早解釋因被告患有亞氏保加症,只是不懂如何面對他人的批評,並非因責罵而憤怒。惟李官認為,被告案發時的行為,似乎是出於對乘客責罵他遲到的不滿而作出報復或「還拖」,明顯將不滿情緒反映在駕駛行為上。

本案為香港至今第二嚴重巴士交通意外

李官不接納辯方求情指,被告因不熟悉涉案路段及一時失去判斷力而肇禍,因他事前曾兩度駕駛涉案路線。而且巴士黑盒一直如常運作,當感應到超速時,會發出聲響和閃燈提示持續8秒,惟被告不予理會,又無視交通指示牌,直至發生悲劇。

李官指本案是本港至今第二嚴重的巴士交通意外,造成19人死亡、19人嚴重受傷,直言傷亡人數是本案的加刑因素。被告最大的求情理由是即時認罪,可獲三分之一的刑期扣減,經考慮後,就每一項誤殺罪判他入獄14年、危駕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則判監4年,同期執行。最後,李官指被告會將不滿的情緒反映在駕駛態度上,對公眾而言極度危險;為保護公眾免受如此風險,決定永久吊銷被告的駕駛執照。

辯方求情透露,被告自12歲起診斷患有亞氏保加症,不善與人溝通,難以理解他人的感受,面對批評時亦不懂得如何回應。

求情指被告從未接受該路線巴士訓練 僅乘私家車上「觀摩」

辯方指,被告案發時是兼職巴士司機,有關路線只於跑馬日行駛,被告從未接受該路線的巴士訓練,僅曾坐在私家車上「觀摩」代替接受路線訓練。根據巴士黑盒的數據,涉案巴士當日最高時速為每小時75.4公里,而該路段的時速為70公里,加上他不熟悉路線,因而肇禍。

辯方律師在庭上讀出被告向死者家屬及傷者等的陳情信,承認因個人疏忽導致今次嚴重交通意外,明白事故對死傷者和家屬帶來沉重打擊,自言「無論我做甚麼都無法補償」,除了還柙等候認罪、承認罪責外,希望透過法庭向所有受影響的人士致歉,「願死者安息、家屬節哀順變、傷者早日康復,以及死傷者的親朋戚友早日脫離傷痛」。

案發於2018年2月10日傍晚。當日超過100名乘客在沙田馬場巴士站等候872路線,其後被告坐上司機位時,部份乘客不滿被告遲到,用粗口喝罵他。被告只是望一望乘客,沒有回應。

多份沾滿血迹馬經報紙散落現場四周

據傷者透露,巴士行駛期間曾四度急煞,其中三次道路上根本沒有任何車輛;餘下一次則非常貼近一輛私家車。被告當時的駕駛態度猶如「發緊脾氣」,其間有乘客不滿被告以高速駕駛,一度出聲責罵,但被告毫無回應,並且持續高速駕駛。乘客驚惶不已,只好緊握扶手。被告最終在一次入彎時無減速或煞車,導致巴士翻側肇禍。

是次撞擊毀壞巴士左側車廂玻璃,車廂右側乘客壓住左側乘客,造成人叠人場面。巴士燈熄滅,伴隨乘客驚叫,車廂內情況混亂,多名乘客失去知覺,部份人血流滿面,血迹四濺。有女死者的頭部近乎完全脫離身軀;有死者的身體則完全撞碎,頭部嚴重受創。多份沾滿血迹、印有「2月10日」的馬經報紙散落現場四周,腦漿、身體組織、斷肢等亦如是。

19項誤殺控罪指,被告於2018年2月10日身為巴士司機,對車上乘客負有照顧責任,但他違反責任、沒為乘客安全採取合理謹慎的措施,嚴重疏忽而非法殺死19名乘客。有關疏忽行為,包括指他駕車駛至大埔尾村巴士站前右彎開端時,加速並超速行駛、轉入右彎時沒減速、沒充分或完全沒使用腳掣煞車,導致巴士翻側,先後撞到燈柱和巴士站上蓋。餘下控罪則指他同日在大埔公路危險駕駛九巴,導致19名車上乘客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案件編號:HCCC324/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