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年輕咖啡學徒燒國旗被判服務令 律政司求加刑今改判入獄五周

更新時間 (HKT): 2020.07.10 16:50

署理主任裁判官張潔宜考慮後,自言雖然當初判刑時已考慮過被告並非一人犯案、對他人構成危險,及以不同方式侮辱國旗等因素,但認同沒有給予足夠比重,並且忽略了國旗原本是掛在政府設施的公物,犯罪行為可視為輕蔑、藐視及惡意。

官自認判處服務令明顯不足且屬原則上犯錯

張官經重新審視案情後,同意被告行為嚴重,嚴重貶損國旗代表的國家尊嚴,案件亦涉及多項加刑因素,包括案發時有約40人圍觀、被告在公眾面前多番侮辱國旗、公眾人士或受鼓動而加入,以及夥同他人犯案、以不同手法侮辱國旗、行為構為對人身及財物的實際危險等;即使火勢受撲熄,亦非減刑因素。

張官接納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請,認為判處社會服務令明顯不足,且屬原則上犯錯。考慮到被告公然破壞公物、以及上訴庭早前在羅敏聰沙田燒國旗案例中所指的多項可加刑因素,應判處阻嚇性刑罰,即時監禁是唯一選項。張官以監禁9星期為量刑起點,認罪扣減至6星期,考慮到被告已執行48小時社會服務令,酌情再扣減一星期,改判被告即時監禁5星期。被告即時進入犯人欄。代表律師庭外指,現階段未決定是否就刑期提出上訴。

今午開庭時,張官先要求再播放一次事發片段,觀察片中火種被撲熄的一刻,以及被告是否知悉國旗屬政府公物。片段顯示,國旗是其他人從旗桿扯下,被告其後現身片段中,雙方無爭議被告知悉國旗為政府財物。

辯方:火種由被告撲熄 控方:被告以踐踏形式侮辱國旗並非撲火

而片段顯示最後由被告接觸國旗,火種熄滅。辯方指火種是由被告撲熄;但控方認為不是,被告只是再以踐踏形式侮辱國旗,目的不是撲熄火種。

控方今指裁判官判刑時原則性犯錯,判刑明顯過輕,又指國旗是政府財物,裁判官沒有考慮事件是夥同犯案。而被告更是以多種形式侮辱國旗,包括拉扯、焚燒、踐踏;加上被告是以白電油焚燒國旗,認為被告有預謀犯案。

裁判官詢問控方,一般而言,覆核時如由非監禁式刑罰改判監禁,是否會有刑期扣減。控方指,一般而言,上訴庭是因案件原審與覆核相隔很長時間,被告已有生活方式的改變,同意是扣減因素;但在本案中,由於是裁判法庭的覆核案件,排期時間較快,故不存在上述因素,法律原則上亦沒有明言一定要有所扣減。

裁判官又問,是否接受被告已執行部份社會服務令,亦是減刑因素。控方同意,但補充指雖然本案控罪不一定要判即時監禁,但認為須判阻嚇性刑罰,因本案案情嚴重,而控方認為即時監禁是適合刑罰。

被告已獲晉升為全職主任咖啡師

辯方代表大律師陳頴賢回應指,裁判官在判刑前已看過片段,亦已考慮過相關情節。被告在判刑後已六次履行社會服務令,其間已有明顯改變。辯方並呈上四封信件,包括由被告親撰的信件,顯示被告每周工作後,以工餘時間服務社會,亦已反省自己當時行為衝動,為事件感到懊悔。

辯方又指,被告今年6月已獲公司晉升為全職主任咖啡師,身份的不同為他帶來責任,責任令他成熟,即使他工餘無時間休息,亦無怨言。這兩個月來已令他改變很多,希望以後有更多機會服務公司、參加比賽,成為專業的咖啡師。而母親、僱主及其直屬上司亦有為被告撰寫求情信。

21歲被告鄧智樂被控於去年9月21日在屯門大會堂外連同其他不知名人士,公開及故意以撕毀、焚燒及踐踏的方式侮辱國旗,今年1月認罪。當時大狀求情指,精於畫畫的被告就如一張空白畫布,「畫咩上去,其實係可以控制到」,期望法庭判以非監禁刑罰,「幫佢畫上色彩的一面,而不是變成一片灰暗」。

新華網及梁振英曾就侮辱國旗罪籲依法懲治

張官早前判刑時指,國旗是國家的象徵和尊嚴,被告故意用火焚燒國旗,據案例可判即時監禁;但接納被告只是一時衝動犯案,亦已明白以燒國旗表達對政府不滿並非恰當做法,最終判罰240小時社會服務令。

據控方案情指,當日在屯門大會堂平台外,有康文署職員透過閉路電視看見有人從旗桿扯下國旗,其後被告與另外兩名不知名人士攤開國旗,用火槍及紙巾在國旗不同位置點燃,以及踐踏國旗,當時有40人圍觀,傳媒直播有關情況。同晚10點元朗有另一次人群集結,警員在鳳琴街驅散時截停被告,並搜出上述物品,其後將被告拘捕。

22歲冷氣技工羅敏聰於去年9月22日反送中運動期間,在沙田將國旗丟入垃圾桶和水池。新華網事後發表評論,指維護國旗尊嚴就是維護國家和民族尊嚴,呼籲香港執法機關依法懲治。技工去年10月承認侮辱國旗罪,及後被判200小時社會服務令。前特首兼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隨即在fb出帖,直指判罰過輕,敦促律政司上訴。律政司及後就刑期提出覆核申請,上訴庭上月底頒下判詞,指技工行徑惡劣,「嚴重貶損了國旗所代表的國家尊嚴」,改判監禁20天。

【案件編號:TMCC1896/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