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六旬司機否認襲警 反指被捕後傷痕纍纍實涉警暴

更新時間 (HKT): 2020.07.14 19:25
被告當日被捕時頭部流血。
(資料圖片)

報稱遇襲的警員A今獲法庭頒令匿名。他供稱今年1月19日下午4時許接報,有警員在遮打花園遇襲,遂與同袍由舊政府總部步行至皇后大道中,看見過千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佔據馬路,情緒高漲,不斷叫囂,並向警員掟雜物,警方亦已發射催淚彈驅散。A等人抵達遮打道及會所街交界後進行驅散。

當時大部份示威者已返回行人路,惟戴上鴨嘴帽、身穿黑色衫褲的被告施振英(60歲)仍逗留在路中心。A和同袍要求被告返回行人路,惟被告沒有理會,更撥開同袍向他示意的手。

片段顯示被告遭三警壓地上 警棍交叉架頸

A見狀即警告被告不要襲警。A指此時被告以雙手推他的胸口,「1至10級嘅力,大約係5級,足以令我退後咗一步」。A原本打算制服被告,惟被告揮拳從下而上打他下巴。當時A戴了防毒面具,他的顎骨因被面具撞到而感到痛楚。惟A供稱,兩次遇襲均沒受傷。

A及同袍先後將被告制服在地上,惟當時情況混亂,被告及警員都跌倒。被告經一輪反抗後,終被警員5854鎖上手銬,此時A看見被告後腦流血。及後A帶被告到附近行人路,並問被告知否如何受傷。被告雖沒有回應,惟仍清醒。

辯方盤問時播放網媒「社會記錄頻道」拍攝的片段,顯示被告遭至少三名警員壓制在地上,臉部朝天,當中約兩名警員以警棍向被告架頸,警棍交叉叠住。及後警員將被告翻身,地上出現血迹。

A在辯方盤問下表示,承認被告沒有手持武器或工具,亦沒有佩戴任何護具或頭盔,也沒有作出攻擊性或挑釁性行為。不過,A不同意被告沒有做出對他人構成危險的動作,亦不同意警方沒有逼切性要將被告趕回行人路。

截圖顯示警員A重心向前 不似被推

辯方向A展示片段截圖,指被告的頭部往後仰、重心向後;A則前後腳站立、重心傾前。A同意辯方就他的腳部及被告頭部的描述,惟對辯方形容二人當時重心說法表示不同意。辯方隨即指出,實情是A推被告,而非被告推他;被告亦不可能雙手推A,導致A退後。A一律否認。

另外,A看罷截圖後,承認案發時手持警棍,惟否認曾在被告面前揮動警棍,亦否認並非徒手控制被告或制服被告時曾使用警棍。及後辯方再播片,A同意當時在被告背後,亦同意有同袍曾上下搖動罐狀物,以及被告頭部向地,惟看不到罐狀物體有否接觸到被告。

據同意案情指出,被告在案發當天被捕後獲送院驗傷,證實他右小腿瘀傷、頭皮後方血腫及裂傷,以及前額和肘部擦傷,同日出院。A及後看過辯方提供的傳媒相片後,同意有警員曾向被告頭部發射胡椒噴霧。

警員稱看不見被告有否流血 「有啲紅色嘅液體流緊,唔知係咪血」

A於盤問下供稱,被告遭制服在地時,他看不到被告有否流血。看過辯方提供的相片時,他答謂:「有啲紅色嘅液體流緊,唔知係咪血。」對於辯方指被告遭制服地上時曾表示「我會自己起身,唔好㩒我喺地下,我嘅個頭流緊血,受緊傷」,A否認被告這樣說過。

A亦否認被告遭帶到到行人路邊後報稱頭暈,要求接受治理,亦否認有警員曾向被告用水「兜頭淋」,導致被告全身濕透。惟A供稱,發現被告頭部受傷後,曾著同袍為他用繃帶包紮。

拘捕被告的機場特警5854李煒杰,案發時隸屬特別戰術小隊。他在辯方盤問下稱,案發時看見被告慢條斯理地從行人路走出馬路,亦看見被告曾用雙手推了A一下。及後一名身穿黃色背心的人士走近被告和警員等人,李擔心對方是來「搶犯」,於是上前拉開該人。

李於盤問下承認,案發時看不到被告拳打A的一幕。他在控方覆問下解釋,被告和A的距離很近,因而只目睹二人糾纏,看不清楚他們有何動作。李在辯方盤問下亦承認,被告遭同袍用水「兜頭淋」致全身濕透,惟辯稱這是同袍應被告要求而做,為被告清洗頭部血迹。

裁判官香淑嫻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不自辯,亦不傳召證人。辯方將於周四進行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ESCC180/20】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