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港大男生涉堵路襲警今開審 官准警匿名批評辯方欠同理心

更新時間 (HKT): 2020.07.27 16:22
拘捕被告的偵緝警員沈德華。
(蘋果日報)

網民去年11月發起「黎明行動」三罷及堵路,結果多人被捕。一名港大男生被指在大埔公路用欄杆堵路及襲警,被控襲警及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案件今開審。裁判官陳炳宙應控方要求,向聲稱於案中遇襲的警員批出匿名令,指法庭有責任保密警員身份,以免影響其心理及作供表現,又指高等法院的臨時禁制令對警員保護不足,更批評反對匿名令的辯方沒有同理心。

香港大學二年級男生鄭塏臻(20歲)被指去年11月11日在大埔廣宏街襲擊警員Y,並於同日在大埔公路元洲仔段迴旋處的公眾地方,與女子陳正亭用三條防撞欄佔領行車路。

駕車經過見堵路未有停車處理

拘捕被告的偵緝警員沈德華供稱,當日他駕車經過廣福迴旋處,發現行人路上有一對身穿黑色衫褲的男女,分別將三條約四呎長的黃色條狀物掟出迴旋處,其中一條幾乎掟中他的私家車。惟他沒有停車,繼續將車駛至廣福邨,接載警員Y上班。

及後沈再次途經同一迴旋處時,發現該對男女仍在現場,於是將車調頭駛近該對男女。Y隨即下車表明警員身份,並與男子糾纏,其間該男子「揈手揈腳」試圖擺脫Y。沈見狀下車協助,嘗試捉住男子,拉扯及糾纏期間雙雙倒地。

沈隨即用身體將男子壓在地上,並用手箍其頸部。其間男子不停掙扎,沈表明「我係警察」及拘捕該男子。同一時間,Y制服同行女子。約一分鐘後,有軍裝警員到場協助,將兩名男女押上警車。沈坦言,不清楚該男子何時脫下口罩,但男子與Y糾纏時仍有戴口罩;到沈協助制服時,男子已沒戴口罩。

被告被捕後曾高叫本人名字

沈又指,男子被制服期間,曾大叫自己的姓名及「一啲數字」,估計他是想向途人求助。沈指,當時他因用雙手制服男子,故「冇機會」即場確認男子身份。惟他表示,糾纏期間曾看到男子容貌,形容他相貌斯文、蓄黑色短髮、戴金色眼鏡、臉上有暗瘡印,身高約1.65米,身材中等偏瘦。不過,沈亦坦言「冇乜特別特徵」。

控方提出要求沈在庭上辨認涉案男子,遭辯方反對,指沈離開迴旋處後再折返,其視線曾經多次離開男子。辯方又指,起初私家車正在行駛,而沈是司機,同時需留意路面情況,故沈在車上對男子僅是「驚鴻一瞥」。

陳官認為,控方未能提供有關男子外形特徵的足夠基礎,故現階段不批准沈在庭上認人。控辯雙方其後商討,同意沈辨認他駕車折返迴旋處後看見的男子身份,獲陳官批准。沈隨即在庭上認出被告。

在辯方盤問下,沈供稱他當日身穿便裝駕著私家車,由最初看見該對堵路男女,之後再於私家車倒後鏡見到兩人,僅花了數秒觀察兩人的容貌。辯方質疑,沈起初連兩人的性别也分不清,倒後鏡細小、影像亦不清晰;沈表示不同意。

官指高院臨時禁令對警員保護不足

另外,控方今為警員Y申請匿名令,透露Y每晚收到數百個滋擾電話,擔心有人在住所附近埋伏,對Y及其家人不利。辯方反對申請,指匿名令或會降低傳媒的報道積極性,而高等法院早前已頒令禁止針對警員「起底」,再申匿名令是多此一舉。加上Y沒有接到死亡恐嚇,所受的滋擾不算嚴重,如有需要可求醫或報警。

陳官批評辯方說法缺乏同理心,直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強調如果Y的私生活受侵害,或會嚴重影響作供表現,導致不公平審訊。而且控方向辯方提供的文件中,並沒隱瞞Y的身份,看不到匿名令會對辯方造成任何不便。陳官又認為,高院的臨時禁制令並不限制傳媒報道,對Y的保護不足,或會導致另一波「起底」。考慮上述因素後,陳官最終批出匿名令。

【案件編號:FLCC5001/19、FLS3429/20】

----------------------------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