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高牆的24隻民主雞蛋(李柱銘)

更新時間 (HKT): 2020.08.19 02:00

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後,民主陣營24位議員到底是留守或總辭,已成為社會上最大的爭議。筆者也曾捫心自問,假如我是他們其中一位,我會如何選擇呢?

首先,以個人角度來看,我既不想延任,下屆亦不會爭取連任。因為過去四年的議會工作,比起過往任何一屆立法會,都艱難得多。民主陣營作為議會內的「永遠少數」,我們的議政空間早已被扼殺得所餘無幾,但我們支持者的要求卻是今時不同往日,令我着實難以回應。最顯著的不同,就是過往我們的支持者以和理非為主,但現在越來越多支持者都認為議員無論在議會內外,都必須作出激進行動,才可博得他們的掌聲。然而,大家都有目共睹,由於跟「容易受傷的」警察/保安發生肢體碰撞,多位民主陣營的議員均因抗爭而官司纏身,而且如今《港區國安法》已實施,任何衝擊言行將帶來更嚴重的威脅和代價。筆者曾任議員22年,從未被主席驅逐出議事廳,就算明白目前議會的困境,但我仍然不會「勇武」,因而遭年輕選民唾棄,受千夫所指。在此前提下,相信民調都不會支持我延任。不過,我的良心卻不會容許我退下來,所以我一定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與其他民主陣營的議員共同接受挑戰。

議會內盡力抗衡

目前社會上就總辭提出的幾個理據,分析下來,均有商榷之處。有意見提出,民主陣營議員必須總辭,但就要留一個議員在議會,代表民主陣營質詢政府、索取資料……等。此意見提出者,具有相當的政治智慧,卻沒有考慮單單保留一席是不切實際的。因該議員必須在每一個議題上,都要代表民主陣營發言,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就算該議員沒有任何輕舉妄動,保皇黨也可藉詞該議員言行,顯示他沒有誠意遵守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的誓言,而提出並通過譴責動議,取消其議員資格。此外,在國安法威脅下,少數民主陣營的議員難保可能會被送中,便會失落佔議會1/3的關鍵否決權,故24位議員絕對是一個都不能少。

另外,有指議員本屆任期為四年,由於有現任議員參與早前民主陣營舉行的初選落敗,故被質疑其延任已失去民意授權。不過,現實情況並不容許該初選落敗的現任議員,退位讓予初選勝出者,難道任由議席出缺,才是符合民意授權?既然政府押後選舉,立法會任期延長,民意授權亦因而延長,該現任議員的選民肯定不會希望他們自動消失。

再者,有說總辭可在國際社會造成更大迴響。以筆者跟外國交流多年的經驗,外國政府在處理它們與中國的關係時,會考量許多因素。而民主陣營議員總辭,並不會是它們加大施壓力度的原因。對於外國官員/政客而言,反而會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因為民主國家的在野黨,若面對同樣情況,他們必然會盡力守住議會崗位去抗衡,以博取來屆選舉能扭轉局勢。其實,總辭甚至會帶來反效果,令國際社會以為民主陣營的議員都主動放棄議席,他們為何要得罪中共來為港人發聲呢?

民主陣營分化,只會令我們的政敵高興。筆者深信24位議員都明白,時勢迫使你們成為面對高牆的24隻民主雞蛋,你們根本沒有退下來的選擇。我衷心向你們致敬!主佑!


李柱銘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